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八章:幽州百姓,不为战俘

  “哈哈哈,真的是没有想到,你一个堂堂庆国皇子,竟然也会在乎这些百姓的命!”
  徐军也是忍不住的嘲笑了起来,在他看来李承辞简直是傻。
  这些人不过只是一些普通百姓罢了,真的还没有自己的一条狗值钱。
  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庆国皇子,竟然会为了一群普通百姓的命担忧。
  真的是可笑至极,要是自己的话,哪怕是十万普通百姓,自己也会毫不眨眼地保自己的性命。
  “他们是庆国的百姓,是我父皇的百姓,是本殿下的百姓,他们的命与庆国同样重要!”
  李承辞的眼神越加冰冷,脑海中也才疯狂运转。
  该用什么法子把这些人给救出来?
  “真是可笑至极,这个世界竟然有人把一群普通百姓的命看得如此重要!”
  徐军脸色也是严肃了下来,他没想到李承辞竟然能把这些普通百姓比作庆国。
  “您真的是五殿下吗?”
  跪在地下的幽州百姓中有一位白发斑斑的老者一脸激动的看着李承辞。
  “在下正是李承辞……”
  李承辞点了点头,他的身份不需要隐藏,而且也没办法隐藏。
  自己就是这些人的希望,要是自己说自己不是李承辞,那这些人可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哈哈哈,老民说了庆帝陛下是不会抛弃我们幽州百姓的,你们看我们庆国的未来亲自来了!”
  “哈哈哈,五殿下我们真的没有想到,今年是您亲自来了。”
  看着这些一脸激动的百姓们,李承辞心中有些愧疚。
  自己要是再强一些就好了,如果再强一些自己就可以……
  “五殿下您来了我们就放心了,哈哈哈朝廷没有放弃我们,庆国没有放弃我们,大家别拖了,五殿下的后腿呀!”
  “老张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哈哈哈,我们不会拖了殿下后腿。”
  “对,能在最后一刻见到五殿下一面,也知足了!”
  听到这些话,哪怕徐军他再傻也知道这些人要干嘛了。
  这群疯子!
  庆国的人难道都是疯子吗?
  先有高高在上的皇子为普通百姓之命放下兵刃。
  现在这些人有甘愿为了不拖后腿想要自尽!
  “闭嘴,糟老头子,你给我闭嘴!”
  徐军看着人群中的老者,直接一脚踢了上去!
  老者虽然被一脚踢翻在地,但是脸上依然是满足的笑容。
  “大家我们是庆国百姓,是庆国的子民,今天就让我们为庆国一战吧!”
  “庆国百姓幽州之民永不为战俘,杀啊!”
  “为五殿下而战!”
  “为五殿下而战!”
  “为五殿下而战!”
  抱着必死之心,所有幽州百姓站了起来向着四周的南詔士兵冲了过去!
  “噗嗤!”
  “啊!”
  刀剑入体的声音,百姓们痛苦喊叫的声音……
  李承辞再也忍不住了,他的身上爆发着恐怖的杀意。
  在他的四周,其他的白袍军们甚至能感受到阵阵冰冷。
  他的双眼血红,他的拳头紧握,他的眼角流了一滴泪水。
  “杀!”
  一个字从他的嘴中发出,他身后的白袍军冲了出去。
  在所有的白袍军的心底,他们被李承辞召唤到这个世界,那他们就是李承辞手下之人。
  李承辞是庆国的皇子,他们便是庆国之人。
  如今如此之多的庆国百姓用他们的血来让李承辞不受威胁。
  他们又如何不怒?他们要是不会这些百姓报仇,那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当白袍军!
  三千白袍军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一个个双目赤红的杀了上去。
  而李承辞那让人觉得恐怖的目光锁定在了徐军的身上。
  徐军同样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杀意锁定了自己。
  当他扭头看向李承辞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冲了过来。
  “徐军,我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千刀万剐!”
  李承辞的身影从徐军的身旁穿了过去。
  他的声音传到了徐军的耳朵里,他的剑尖刺到了徐军的身上!
  李承辞没有一剑杀了他,仅仅只是用剑尖点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不致命,但是非常的痛,因为李承辞剑尖点的地方是他的穴位。
  “啊!”
  痛,无比的痛!
  痛得让徐军大喊了起来,但是没有作用,此时的南詔士兵们正在接受白袍军的洗礼。
  根本就没有人来管他,所以他只能痛苦地呐喊。
  “为我幽州百姓承受痛苦吧!”
  又是一剑刺出,徐军感受到了双倍的痛苦。
  一剑接着一剑,足足有上千剑徐军终于没气了。
  此时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在这个时辰内几乎所有的南詔士兵已经毙命了。
  “殿下……属下无能,有大约三千人逃走了……”
  李忠义十分自责地收起了佩剑单膝跪在了地上。
  “无妨,他们跑不了!”
  李承辞的目光看向了远方,眼中尽是冰冷。
  李忠义等人也不敢说话,他们相信李承辞绝对不会说没有保障的话。
  黑夜已经退去,太阳已经微微升起。
  “检查一下,有没有装死之人?若是有的话直接补刀。”
  李承辞可不会大意,战场之上还是有很多孬种喜欢装死的。
  他说了要为幽州百姓报仇,就自然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人。
  所以哪怕只是地上已经躺满了尸体,他也要检查一下。
  “属下领命!”
  “对了,检查一下幽州百姓有没有活的,若是有的话赶快带过来。”
  李承辞也不确定这俩千幽州百姓有没有活口。
  若是有的话,自己就从系统那里兑换药品赶快治疗。
  希望还是能有活下来的,这样自己心中也能好受一些。
  收起了佩剑,李承辞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走向了远方。
  ………………
  一个时辰转眼就过去了,黑夜也慢慢退去了。
  三千白袍军已经检查了所有的人,发现没有李承辞的踪迹也是十分担心。
  众人一番寻找之后,发现在幽州城内的一处小巷后的古街上。
  李承辞背靠在一处青墙上抬头望着已经升起的太阳。
  看着身体略为单薄的他,众人这才想起自己的主人不过也只是十六岁的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