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二十二章:三日之内,北齐必须交人!

  “回禀父皇,儿臣确实挺喜欢范大人之女范若若,不过如今孩儿尚小,只不过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李承辞也是实话实说,他确实喜欢范若若。
  不过他现在的年龄确实还小,对范若若虽然喜欢但是并无他念。
  “范建你也听到了吧?辞儿他确实喜欢你的女儿,不过如今辞儿与范若若年龄尚小,所以你不必担心。”
  “属下明白了。”
  范建和庆帝的目的达到了,自然是打算放过李承辞了。
  他们两人的目的,其一就是想知道李承辞是怎么想的。
  这其中第二个目的就是让朝堂文武百官知道,李承辞与范家范若若交好,只是单纯的李承辞喜欢范若若而已。
  并不是李承辞想要借助范若若与范建结交。
  “好了,尔等还有什么事情要禀告?”
  今天早朝的目的已经达到,庆帝也打算退朝了。
  不过就在此时,李承辞站了出来说道:“回禀父皇,儿臣有一事要禀告父皇。”
  “说。”
  “儿臣已经从刺杀而成的刺客嘴中得到了他们的组织信息。”
  李承辞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庆帝,虽然说狱山河还有疯不觉两人的手法非常高超。
  但是在自己的父皇面前,那个刺客是被人杀了,还是自杀,他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所以与其让父皇亲自来询问,还不如自己主动交代出来。
  “哦?是何等组织?”
  庆帝也是来了兴趣,敢刺杀自己儿子的组织,恐怕也不是什么名不见传的小组织。
  “回禀父皇,这个刺客的组织名为暗影,其聚集地在北齐,暗影组织的成员大部分都是北齐之人,不过他们的刺客首领确实南詔之人。”
  言听此话,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大臣也是议论纷纷了起来。
  “竟然是南詔?”
  “南詔向来与我国交好,怎么会派人来刺杀我国皇子?”
  “真没想到啊,原本我还以为是北齐的人,没想到现在是南詔人。”
  “咳!”
  庆帝一声咳嗽,瞬间朝廷安静了下来。
  “辞儿,你说这刺客首领是南詔之人,那你可知他的姓名?”庆帝问道。
  “回禀父皇,此人极其神秘,哪怕是暗影刺客组织的成员,也只是知道他的代号:天,修为是九品高手,其余的一概不知。”
  “九品高手,这种级别的高手绝非默默无闻之人,应该是南詔哪位高手吧。”
  庆帝心中也是来了兴趣,九品高手,无论是在朝廷还是江湖,都绝非默默无闻之人。
  此人不敢以真姓名问世,所以要么他的身份很高,要么就是非常的有名气。
  “父皇,此人的身份儿臣也在调查,可是儿臣也是除了知道刚才的一点信息以外,其余的一概不知。”
  李承辞这说的倒是真话,他已经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全部说的出来。
  自己从系统那里购买了逼供药水,这才从刺客口中得到的这些消息。
  除了这些消息,那个刺客也是一概不知,所以哪怕药水用完了,刺客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既然如此的话,来人飞鸽传信通知北齐,让他们三日之内,把这个暗影组织抓起来交给朕,否则别怪朕亲自派人出手!”
  此话一出,文武百官也是浑身一颤,来自庆帝的帝王威压,简直是太浓烈了。
  此后,又是一番大大小小的事情讨论完后,今天的早朝便结束了。
  李承辞也被庆帝留下,在御书房谈论了起来。
  “辞儿,你有何打算?”
  “父皇,儿臣此时也并无任何打算,虽然儿臣知道了,那刺客首领的信息,但是儿臣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就算是报复,儿臣心里也有所不甘。”
  李承辞的报复往往是非常恐怖的,宰了刺客首领?
  这对他来说并不解气,他就是想要知道刺客首领真实的身份。
  从而对他下手,而且他总觉得此人身份不简单,这一次就算北齐真的把暗影刺客组织交上来,这里面也未必有他。
  “嗯,此次北齐是不会交出他的,此人的身份还需要你自己去调查,朕不会去帮你,这算是对你的磨练,你可有怨言?”
  庆帝早就知道了,刺客组织的全部信息,只是没有说出来。
  他要磨练李承辞,李承辞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文采韬略。
  这样可能会让他心生傲慢,从而走向一条不归路。
  所以庆帝打算用此次事件来磨练李承辞。
  “儿臣多谢父皇理解,儿臣本来还想向父皇请求,把此事交给儿臣来处理。”
  李承辞原本是真的打算向庆帝请求,将此事交给他自己处理。
  现在庆帝说出了这样一席话,那他就不用请求了。
  “好了,你回去吧。”
  “是,父皇,儿臣告退。”
  李承辞拜了一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李承辞离开之后,老太监侯公公就进来了。
  “陛下,这五皇子……”
  “侯公公,你说朕的皇子之中,是不是属辞儿最得朕心?”
  “陛下心里怎么想的,老仆自然不知,不过陛下确实是有些偏袒五殿下了……”
  …………
  走出皇宫后,李承辞遇到了一直等着他的林若浦。
  “殿下。”
  “林相。”
  两人互相行了一礼后,便无交谈,直接上轿离开了。
  相府之中,林若浦说出了他的目的。
  “殿下,婉儿她的病……”
  这两天由于天气的转换,林婉儿的病也突然加重。
  所以今天林若浦在朝堂之上说的话其中也有这个意思。
  李承辞心中也是有些愧疚,这两天因为若若的事情,确实是忘了去看林婉儿。
  “林相,今天午后我便亲自去皇家别院给婉儿治病。”
  “老臣谢过殿下。”
  听见李承辞的话,林若浦心中也是甚是高兴。
  虽然自己没办法去皇家别院,但是林家的仆人说了,林婉儿这两天病情加重,很有可能撑不过去了。
  这也让林若浦心中非常的担心,所以今天早朝之上便请求了陛下。
  “好了,林相,若是没有旁事,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下需要用的物品。”李承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