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六章:大军向前,护盾先行

  徐军那掺杂着无限恐惧的命令,让城墙之上的弓箭手们反应了过来。
  他们大多都是新兵,新加入军营不久,此次出征由于兵马不足,所以他们是一群新兵,才会跟着一起来的。
  虽然前段时间也经历过了这种厮杀的场面,但是那毕竟是自己国家的人杀戮庆国人。
  他们当时并没有感觉任何异样,此时看到自己国家的将领,被别人一箭射穿脑袋,这才明白这并不是儿戏。
  战场之上,应当拼尽全力,否则自己觉得也会像那人一样被射穿脑袋。
  因此城墙之上的弓箭手们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射得中。
  取出背后的箭搭在弦上,卯足了全身的力气把箭射了出去。
  第一箭见划破虚空,产生了嗖的声音。
  第一箭已经射了出去,随后只见上百支箭紧随其后。
  虚空之中如同下了箭雨一般,上百支箭从空中落下。
  嗖嗖嗖……
  “放箭,都给老子放箭,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徐军怒火的声音被弓箭给掩埋住了。
  不过城墙之上的弓箭手们,也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如同不要钱的把背后背的箭射了出来。
  只不过,他们的箭最多飞出了不到200米就落了下来。
  漫天的羽箭插在土地之上,李承辞和他身后的白袍军的将士们,身上完好无整。
  众人就如同看小丑表演一般,脸上带着嘲笑看着南詔的士兵们。
  终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徐军终于冷静了下来。
  看着还在射箭的弓箭手们,叫停了他们。
  不能再这样射下去了,虽然他们的箭充足,但也耐不住如此的浪费。
  “都给老子停下!你们不要再射了,你们这群饭桶根本射不到他,这样做只会白白浪费箭!”
  “是将军!”
  众人连忙收回了手中的弓箭,他们早就反应了过来。
  他们自己的水平有多少他们自己心中清楚。
  之所以没有停下来,那是因为徐军的命令。
  是徐军让他们射箭的,他们就是不射箭的话那就是违反军命。
  所以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射箭。
  直到现在徐军喊了停,他们才收回了手中的弓箭。
  “殿下他们停下来了。”
  “哈哈哈,这个徐军终于反映了过来。”李忠义笑道。
  坐在白马之上的李承辞面色并没有露出喜色。
  反而闭上了双眼,面色十分的严肃,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众人看着李承辞的样子,知道他应该是在思考计策,所以也不太开口打扰他。
  反观城墙之上的徐军在下令停止了射箭之后,依然没有露头。
  看来他还是不傻的,知道老老实实的蹲下来。
  徐军虽然心中万般着急,但是他也不傻,他知道自己站起来很有可能会像副将一样被一件射穿脑袋。
  战场是场十分安静,李承辞的白袍军也只是坐在战马之上蓄势待发。
  城墙之上的南詔弓箭手也停止了射箭。
  两方一时之间都没有出手,直到此时李承辞开口了。
  “李忠义你带五百人向前突进二百米,摆出防御阵法,给后面的兄弟挡住他们的弓箭手。”
  城墙之上站满了弓箭手,每一位弓箭手都蓄势待发。
  他们根本冲不过去,虽然以他们的修为可以十分谨慎地避开这些箭。
  但是李承辞他们的军队是整整三千人,是一个很大的目标。
  对方要是把弓箭手撤下,上投石机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受伤。
  所以李承辞打算派五百人先行上前突进。
  只要能突破200米,在架起他从系统那里兑换的盾牌。
  哪怕他们使用投石机也无法突破五百人的盾牌防护。
  “是殿下!”
  “来人,和我一起冲过去。”
  跳下战马,李忠义等先锋部队取出背上背的护盾,架在手臂上做足的准备。
  由于战马的体积太大,他们若是骑上战马冲锋的话,很有可能对方射不到他们,反而射骑战马。
  骑马冲锋本就需要注意集中,若是他们的战马中途被射杀,很有可能会直接摔在地上。
  这可不是小事,从战马上摔下来很有可能会被其他的马踩踏。
  所以众人跳下战马之后,一切准备完便举着盾牌冲了过去。
  “将……将……将军,他……他们冲过来了!”
  巡查的士兵突然发现一直安静的南庆大军突然徒步冲过来了。
  这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就连秉告的时候都是断断续续的。
  “什么!他们冲过来了,你们还愣着干嘛?赶快射箭,射死他们呀!”
  徐军抬头一看,果然南庆的士兵真的冲了过来。
  慌忙之下他想到的是射箭,对方冲了过来,定然是想要与自己决战了。
  “当,当,当!”
  极速的箭雨落在了由铁做成的护盾上面发出了当当当的声音。
  南詔弓箭手虽然射出了上百支箭,但是全都落在了盾牌上。
  “将军,他们把我们的箭给挡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他们哪里来的盾牌?没人跟我李承辞此次还带了盾牌呀!”
  徐军也是有些懵了,自己接收到的信上明明写着李承辞此次并未带大量兵马。
  可是对方那白压压的一片人马,绝对不止五百人。
  这一点已经让他有些意外了,可是更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还带了盾牌。
  这信上明明写着,李承辞亲自挑选了五百人马带着少量的粮食向着他这边赶来了。
  上面标注着李承辞等五百人为了能赶快来到幽州城,身上只带了兵器,并未带任何防具啊!
  “难道?难道他们已经!”
  这一刻徐军彻底的醒悟了,自己太过信赖这些暗探了。
  以为有他们的消息,自己就可以掌控李承辞的所有信息。
  自己天真的以为知晓了,这些信息就可以轻松拿下李承辞……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大错特错,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恐怕那些暗探已经被灭了。
  “该死!收起弓箭,用石头砸他们!”
  徐军终于聪慧了一点,明白弓箭起不了作用选择用石头。
  高空之上抛石头,这其中的力量可想而知。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切已经在李承辞计算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