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五十九章:兵分三路,一人征战幽州城.

  “殿下前方便是洛州了,你看我等要不要再此休息片刻?弟兄们都赶了一天的路了,体力恐怕也跟不上了呀。”
  杨怀看了一眼身后的长龙,发现长时间的赶路,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
  虽然这个月份天气不冷不热,但是长时间的赶路,又要押送粮草兵器,已经有很多的士兵们出现体力不支。
  特别是那些没有修行过,只是体力上比普通士兵要强的一万多士兵。
  他们只不过是普通士兵中的佼佼者,但本质上只是普通人。
  如此长时间的赶路,他们能坚持住,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对啊殿下,我们已经快速赶路十七天了,弟兄们的体力肯定跟不上了。”
  这十七天以来,大军为了尽早赶到洛洲,几乎每天只休息五个小时,很多人都已经撑不住了。
  若是平常只休息五六个小时没问题,可是如今大事压身,心中又非常紧张,众人身体素质自然是跟不上了。
  李承辞坐在战马之上,看了一眼前方的三条分路陷入了沉思。
  最右边的这条路是直达洛州最近的路,也是唯一的一条路。
  中间这条路是绕过洛洲边界,直达信阳边界的一条小路,这条路可以直达幽州城。
  这条路不为人知,来人十分的稀少,因为无论是去洛洲还是信阳的百姓都会从另外两条路走。
  这最左边的这条路可以直达信阳,然后再从信阳的一条官道一路直通骆周城。
  骆周城同样属于边界,但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特殊,只要通过骆周城便可直达洛洲中心。
  因为在骆周城中有一条大路,此路可一路直达洛洲中心。
  正是因为这个地理位置特殊,所以南詔国太子徐阳才会绕路直接攻打骆周城。
  “殿下?殿下?”
  “嗯?”
  耳边传来王若风的声音,李承辞这才回过了神。
  “大军听令,从此地开始兵分三路,王若风你领一万士兵从此路进入洛洲。”
  就在刚刚发呆那段时间,李承辞心中已经想好了计划。
  王若风的目光随着李承辞的手指方向看下的最右边的路。
  虽然心中不解,但是李承辞的话就是命令,他绝对是尊从的。
  “属下领命。”
  “你就不问问我,为何只要你领五千士兵前往洛州?”
  “回殿下,您的命令无论如何属下都会领命。”
  “好,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这么说的目的。”
  李承辞笑了笑,王若风对自己的忠心度那可是满的。
  所以刚才的那句话,他自然是相信的。
  只不过虽然有时候这种无条件的相信是一件好事,但是有时候也会碍事。
  “若风,父皇他派给了我三万精兵,这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二都是比普通士兵要强的存在,虽说他们确实非常不错,但是还没达到我心中的要求……”
  “殿下,您是想让我在洛洲在培养他们一番吗?”
  “不,并不是。”
  李承辞摇了摇头,如今总是大战在即,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去磨练这群士兵了。
  “那殿下您的意思是?”
  王若风也是十分不解,自家殿下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又不满意这群士兵,又不去培养他们……
  “我并不是不满意他们,反而是十分满意他们,我需要让他们……”
  李承辞眼神一撇,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对王若风使了个眼色。
  王若风跟随李承辞这么多年了,自然懂得他的意思。
  旋即驱使着战马来到了李承辞的身旁,身体微微倾斜,将耳朵靠在了李承辞身边。
  “我需要你……”
  李承辞与王若风的动作自然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不过他们也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在那里看着。
  “原来如此,属下领命!”
  王若风的面色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自家殿下交给自己的事情可真的是太过于重要了。
  “好了,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一定要记住。”
  李承辞笑了笑随后又看上了狱山河与疯不觉两人。
  “疯子,山河!”
  “属下在!”
  “十七天了,整整十七天了,根据我的推算,南詔大军恐怕前两日就已经到了骆周城,现在骆周城没有传来开战的消息……”
  “所以你们两人趁着这段时间,带领剩与二万四千五位士兵直奔骆周城,去支援他们。”
  此战的第一步,李承辞已经吩咐王若风去做了。
  这第二步,便是此时李承辞下达的命令。
  根据他的推算,这些天的时间南詔大军绝对已经到了骆周城的城外。
  想必这几日便会传来南詔大军开战的消息。
  骆周城易守难攻,而且士兵充足,虽然也不过万人,但是南詔太子徐阳也不可能轻松拿下。
  不过骆周城易守难攻也同样给他们带来了坏处。
  那就是南詔大军进不来,他们同样也出不去。
  这就麻烦了,因为若是他们出不去的话,那粮草又该怎么办?
  骆周城上万士兵和百姓又该吃什么?
  所以骆周城的位置有好处也有坏处,他们可以拖延时间,但是最多也不过一两个月。
  一两个月后粮草吃完,满城百姓和士兵可能会被活活饿死。
  所以李承辞的大军就必须赶过去,把骆周城后门的南詔士兵给全部清除了。
  只有把这群人给清除了,庆国派来的粮草才能从骆周城的后门运进城内。
  “可是殿下,您又要?”
  疯不觉两人也是有些担心,他们已经猜出了李承辞的目的。
  可是那么做的话十分的危险的啊!
  没错,他们猜的正是李承辞接下来要讲的话。
  “我要亲自领兵五百,为幽都城的百姓们报雪海深仇!”
  幽都城上万百姓被屠戮,李承辞心中忍无可忍。
  如今的幽都城内尚且有徐阳留下的两万南詔士兵,他准备亲自去将这些人给杀了!
  “可是殿下……”
  五百士兵对战两万士兵,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疯不觉和狱山河自然是想要阻拦李承辞。
  “没有可是,我已经收到了消息,徐阳已经放了那二千幽都城的百姓,现在他们正在幽都城内呢。”
  “殿下,不是我等阻拦你,可是你明明知道这就是他的圈套呀?”
  “哼!圈套又如何,幽都城的百姓真苦苦的等着我呢,此战我必须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