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4章:对赌美酒,三杯酒下肚

  “嗯?”
  这一刻灵光一闪,李承辞突然想明白了一切。
  自己父皇看自己的眼神,确实就是即将看好戏的眼神。
  至于他要看的好戏,那就是自己与南詔公主的好戏。
  自己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简直是该死。
  “轰隆隆!”
  就在此时,突然发生阵阵巨响,只见阵阵烟花冲向云霄。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空中爆炸,释放出了美丽的形状。
  这一刻,宫女们捧着果盘,以及各种美食走了上来。
  同时歌姬以及音师也开始演奏了起来。
  庆国大典在这一刻开始了,此时中了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
  吃着美味佳肴,看着漫天烟花,耳边听着动人歌声。
  大约就这样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
  “来人,上美酒。”
  庆帝一声令下,只见有是一批宫女手捧盛酒的玉盘入场。
  “此乃我庆国独酿美酒,可属实不多,詔帝你可要好生品尝品。”
  庆帝举起了手中的玉杯,对着詔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一口饮下。
  而詔帝也是笑了笑,随后倒了一杯酒准备饮了。
  不过众人没有想到,就在此时詔国的某位皇子却大笑了起来。
  看着此人脸色通红的样子,众人知道此人已经喝醉。
  “哈哈哈,美酒?美酒就是这个颜色的?这无色之酒岂能是好酒?观其色我看就是普通的水罢了吧?哈哈哈。”
  “哈哈哈,三哥说的对呀,刚才我饮的那几杯酒口感普通,真的对不起美酒的称号。”
  “四弟你说的没错,他们庆国哪有什么好酒?只有我们南詔才能盛产美酒。”
  这南詔的三皇子与四皇子这一唱一和,着实是引起的战火。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他们两人话中贬低庆国美酒的意思。
  这着实是让庆国皇室十分的生气,只不过出于面子,没法爆发罢了。
  而庆帝也是从一脸微笑,变成了一脸的冷漠。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爆发,因为再事先就已经猜到了这些。
  南詔此次前来定然不会放过贬低庆国的事,只要他们一有机会肯定会贬低庆国。
  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赢庆国,但是他们可以恶心庆帝。
  而南詔三皇子与四皇子的所作所为,绝对是詔帝事先通知让他们做的,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他的脸上连一点神色都没有改变。
  “庆帝勿怪,他们也只是喝醉了所以才会口出狂言,还请庆帝勿怪。”
  詔帝也是故作一副赔礼道歉的样子,不过庆帝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做给他看的。
  “无妨。”
  庆帝也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两人。
  虽然庆帝没做表示,可这并不代表李承辞不会反驳。
  这詔帝想要用此事落了庆国的面子,他可不会允许。
  “你说这酒无色就无味,可你又没尝你又怎么知道?”
  听见有人反驳,已经喝醉了的三皇子一脸怒气地说道:“众人皆知,酒色越浓,味道越越,此酒无色,空有香味,味道定然不佳。”
  “哼,你说此酒无味不过只是你眼光太小罢了,而且本殿下可以明确告诉你,此酒度数很高,味道也很烈。”
  “不可能,我乃好酒之人,尝过的酒无数,此酒口感好坏,我只需观其色便知。”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敢尝试,本殿下敢断言,你尝试此酒之后不会再说这样的话。”
  “你真的敢断言?那好,我便来尝尝这酒味道如何,若是这酒不够烈,不够美味,那你就要承认庆国产不出好酒,你说如何?”
  “口感好到让你流连忘返,酒烈到让你五杯必醉。”
  “好,这可是你说的!若是我五杯还没有醉,没有倒下,那便是你输了。”
  “可以,不过若是你五杯倒下了,你就要承认你南詔的酿酒之法不如我庆国。”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眼前发生的一幕,众人是真的没有想到。
  哪怕是庆帝和詔帝也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不过对于这两人的赌约,他们都是十分赞同。
  若是从前庆国美酒的话,庆帝可能还不会允许李承辞定下这种赌约。
  不过此时他倒是十分放心,李承辞让他品尝的剑南春,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那口感极佳,那度数确实十分高,自己这种平常不喜欢酒的人,仅仅喝下一杯就有一些晕头转向。
  若不是自己的修为,可能自己现在就已经醉了。
  同样詔帝也是十分有信心,自己的这个三皇子,他可是十分了解的。
  平常就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是半天,喝的酒度数也非常的高。
  他的酒量更是极佳,刚才那一副醉了的样子,只不过是自己让他装的罢了。
  “请。”
  李承辞当着众人的面亲自倒了一杯酒送到南詔三皇子的面前。
  此人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接过了这杯酒,随后放在鼻尖闻了闻酒香。
  那也是不得不夸奖这酒香确实浓,不过这也并不能代表这酒便是好酒。
  “咕噜。”
  二话没说,整整一倍直接灌入肚,就连品尝都没有品尝。
  “哈哈哈,这口感确实极佳,不过这度数也太低了吧?这是做给娘们喝的吧?”
  喝下剑南春,南詔三皇子一时间也是有些震惊。
  尝试过无数美酒的他,再饮下剑南春的那一刻,也是不得不夸此酒口感独特属实难得。
  只不过虽然他喜酒,是一个酒徒,但是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哪怕再好的酒也比不过一国脸面。
  “别急,这仅仅是第一杯罢了,这还有四杯。”
  话音一落,李承辞举起手中玉壶又给他倒了一杯。
  南詔三皇子这次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了下去。
  “这味道上和口感上我确实是小看了此酒,这点我承认,不过这酒的度数也不过如此吗。”
  两杯酒下肚,他感觉自己身体没有丝毫的变化,因此他也自信了几分。
  “别急,别急,还有三杯酒,全部喝完再说。”
  李承辞说完之后,又提起手中玉壶给他倒了一杯酒。
  “咕噜。”
  这第三杯酒下肚,南詔三皇子终于感觉到身体里有所变化。
  不过只是有轻微的变化,所以他也并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