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二章:天降石雨,火烧峡谷

  “戏也看了,该准备的也准备了,是本殿下出场的时候了。”
  李承辞笑了笑抽出腰间的青莲剑,直接从十几米高的山崖之颠一跃而下。
  以他的轻功这十几米的高度还是蛮轻松的,毕竟他可是用整整五千次元点兑换的凌波微步。
  而且除了凌波微步这一部轻功功法以外,他还有梯云步这一部轻功功法。
  两者搭配,十几米的高空根本不是事。
  “什么人?”
  耳边传来的声音,张生一脸警惕的抬起了头。
  这一抬头也是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我就是你想杀的庆国五皇子李承辞,怎么不欢迎我?”
  李承辞缓缓的落在了一处陡壁上,刚好距离地面还有几米高的距离。
  南詔士兵们在听到李承辞的话也是瞬间做出了拔刀的姿势。
  只要李承辞落地,他们便会拔刀直接冲出去!
  “你就是李承辞?也没有信里面说的那么恐怖嘛?”
  张生身后两名副将,其中的那位身穿黑色铠甲的副将走了出来。
  打量了一番李承辞,发现此人穿的长的比较帅一些,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
  根本就没有信里说的那么恐怖,看来自己不必如此担忧了。
  不过相比于他,作为主将的张生却是一脸的警惕。
  因为他知道李承辞绝非长得帅那么简单。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李承辞的境界比自己还要高。
  要知道自己可是七品境界的高手,可是眼前的李承辞他竟然让自己看不透……
  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李承辞会那种隐藏自己修为的功法,第二种就是他的修为比自己要高。
  相比于第一种,他宁愿相信第二种可能性……
  要知道一部功法可是非常难得的,而且能隐藏自己修为的功法绝对是少之又少的……
  其实还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李承辞的出场方式。
  他是从足足有十几米高的峡谷之巅上飞跃下来的。
  要知道这可是有着足足十几米高的高度,这可不是一般高手就可以飞跃的。
  除非是那种修为特别高超的八品甚至是九品高手……
  当然除了修为高超以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轻功非凡。
  确实有人境界不高,但是轻功非凡,可是李承辞给他的感觉并非普通人……
  不知道是为何,自己总感觉李承辞盯着他的眼神,就如同一只猛兽一样。
  就如同一只饥饿的猛兽想要将自己吞噬一样……
  “呵呵呵,你就是他们的将军对吧?我是来通知你一件事的,今日半刻钟之后便是你们的死期!”
  “大言不惭!就凭你一人也想让我们上千人等死?难道你还能以一敌千不成?”
  张生还没有说话,但是他那位身穿黑色铠甲,脾气暴躁的副将却抢先怒了起来。
  “看来你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呀,我能做到以一己之力杀五百暗探,那我自然能做到以一敌千!”
  李承辞笑了笑,以一敌千,他确实是做不到,但是武力做不到但并非他不能用计!
  “不好,此地乃是埋伏圈,大家快撤出去!”
  听到李承辞的话,张生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所有的南詔士兵在听到张生的话瞬间也是慌张了起来。
  但是常年的厮杀和战场上的经验,他们知道千万不能慌。
  一旦慌张了,那就真的乱套了,所以他们也是井条有序的掉头。
  可是奈何他们是老兵自然懂得这些,可是那三千幽州逃兵可不会这么想。
  原本井条有序的五千南詔士兵,因为这三千幽州逃兵疯狂逃窜的原因,一个个也是乱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慢慢体验一下死亡到来之前的恐惧吧,本殿下就先撤了!”
  李承辞也是第一次扬天大笑了起来,随后之间他一跃腾空直接飞向了峡谷之巅上。
  没错他这一次下去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混乱。
  同时也就是想要嘲讽他们一番,或者说是给他们带来恐惧。
  他曾经发誓要为幽州百姓们报仇,那自然是要说到做到。
  不过想要让他直接杀了这些人,他心里不痛快。
  他就要提前告诉这些人,再过不久就是你们的死期。
  再加上张生刚才慌乱之中说的话,这些人不慌是不可能的。
  在知道自己进入了敌方的埋伏圈,而且敌方亲自告诉了自己他要什么时候出手。
  这是一种痛苦,就比如自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死亡……
  自己一点点靠近死亡的时间,自己心中就越慌张,这应该也算是心理战术了。
  回到峡谷之巅上,李承辞看了一眼众人,发现他们都准备好了之后轻轻挥了挥手。
  “放!”
  一声令下,上万士兵把身前的巨石推了下去。
  顿时峡谷之中,如同下沉了石头雨,一颗接着一颗的石头从峡谷之巅上滚落的下来。
  “啊!”
  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在峡谷之中回荡。
  一个接着一个的士兵被石头砸到了脑袋,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头破血流。
  他们也想要躲,但是没有办法,本来峡谷之中能活动的距离就非常小。
  再加上此时人群乱了,一个个四处乱窜,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空中落下的石头,实在是太频繁了……
  “撤,赶快撤!”
  张生作为七品高手自然反应飞快,但是身上还是被空中落下来的石头给擦伤了。
  没办法……
  这石头落的实在是太频繁了,哪怕他作为七品高手,也没办法一秒之间瞬移几米吧?
  “躲?你躲得掉吗?”
  李承辞笑了笑,随后只见上百个士兵一车接着一车推着大量的易燃的稻草。
  随后只见他们把稻草从车子里倒进了峡谷之中。
  而李承辞取出了弓,又取出了一把箭,然后他又取出了一张白纸穿在箭上,随后有在上面撒上了白磷粉点燃了起来。
  一切做好之后,李承辞一箭射了出去!
  这一箭刚刚好好射在已经落入峡谷中的稻草上。
  顿时间熊熊大火燃烧了起来,原本地上很多被石头砸晕的士兵,根本没有清醒起来就被火焰给吞噬了。
  这一刻,峡谷中燃起了阵阵红光,同时一声声火烧肉的嗞嗞声,和痛苦的惨叫声响彻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