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3章:今日有我,无人敢拦

  傍晚黄昏落下……
  李承辞与范若若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了马车里,现在皇宫赶了回来。
  进入皇宫后,两人拂去了身上的灰尘。
  说来也是巧合,两人刚进皇宫就正好遇见了林婉儿。
  看着林婉儿着急的样子,李承辞急忙的跑了过来。
  “婉儿,你怎么了?”
  看着突然出现了李承辞,林婉儿放松的吐了口气。
  “你……你……你干什么去了?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找你和若若妹妹都半天了。”
  林婉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显然因为寻找李承辞累坏了。
  看着林婉儿的样子,李承辞与范若若心中有些自责。
  两人实在是玩的太开心了,所以忘了时间。
  “对不起,婉儿姐姐。”
  范若若也是跑了过来道起了歉,毕竟若不是她一直都在买东西,可能还不会耽误那么长的时间。
  “若若没事,你们现在回来就好,我们赶快去永乐殿吧,刚才我去看了一眼,人都快到齐了。”
  “嗯,我们走吧。”
  李承辞也是点了点头,随后拉起两女的手便小跑了起来。
  为了照顾林婉儿,李承辞也是非常细心地运用了轻功,减少了林婉儿奔跑的劳累。
  …………
  永乐殿乃庆国最高宴事所用之地,此地风景极美。
  在一处庞大的湖泊上,一座接着一座的凉亭连接在一起。
  七七四十九座凉亭形成了一幅荷花图座落在湖泊上。
  湖泊中荷花盛开,各种各样的风景鱼成群结队随处可见。
  湖泊中的水也是清澈见底,这湖泊四周种植的各种花草,还有名贵的树木竹林。
  湖泊上的四十九座凉亭,分为最大的庆典亭坐落在其他四十八座凉亭中间。
  这也是皇室贵族宴席之处,除了最大的庆典亭,还有十二座庆丰亭,这是文武百官等重大官员的宴席之处。
  庆丰亭外围还有十六座庆年亭此乃文武百官的妻妾子女的宴席之处。
  接着便是最最外围的庆莲亭分为二十座,这是一些非常有钱的商人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子女,以及其他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宴席处。
  这七七四十九座凉亭从湖泊上方看便是一副莲花图。
  二十座庆莲亭是荷花最外层的荷花瓣,十六座庆年亭是荷花内层花瓣。
  这十二座庆丰亭是保护着荷花花心处的花瓣,唯独这中间唯一一座的庆典亭是荷花唯一的花心。
  穿过最外围的庆莲亭,李承辞三人来到了庆年亭,本想着接着离开不过范若若却停了下来。
  “承辞哥哥,这里是庆年亭是我们这些官员子女待的地方,我待在这里就可以了。”
  范若若虽然有着京都第一才女的称号,但是终归只是户部侍郎范建之女,她的身份是无法进入庆丰亭和庆典亭的。
  这一点她自己还是知道的,所以来到这去年亭她便停得下来。
  看了一眼不舍得范若若,李承辞没管旁人的看法,直接拉住了她的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与范若若一脸不解下,李承辞拉着范若若与林婉儿的手一步一步向着庆典亭走了过去。
  这一刻,范若若终于明白了李承辞的意思。
  看着眼前霸道的李承辞,她的芳心也是在快速跳动,虽然心中无比感动,但是她还是想要挣脱。
  不过奈何她的力气太小,根本挣脱不了李承辞抓着她的手。
  “承辞哥哥放开我,你这是坏了规矩…陛下可能会生气责怪你的。”
  “不要说话,今天只要我在这里,就没有人敢拦你。”
  这一句话直接让范若若无话可说,看着李承辞的后背,范若若心中无比的感动。
  穿过庆年亭,李承辞三人来到了庆丰亭。
  三人的出现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过看到李承辞身后拉着的范若若心中也是十分震惊。
  范若若毕竟有的京都第一才女的称号,而且还是范建之女,众人自然也是认识她。
  看着她的出现,众人心中自然十分的震惊。
  不过最为震惊的还是服部侍郎范建,刚才还在和其他大人嬉笑讨论,可转眼看到这一幕,他是真的被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范大人……那个不是你的女儿吗?”
  “对啊,那不是若若么……”
  范建也是呆愣的点了点头,同时嘴里还在自言自语。
  直到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不过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范若若已经被李承辞带走了。
  范建虽然和庆帝的关系极好,但是他也知道在今天这个场面自己万万不可乱了规矩。
  若若已经被五殿下带到了庆典亭,自己就是想去把她带回来,也不可能啊!
  现在他只能祈祷,希望不会发生什么事。
  …………
  庆典亭内,皇室所有的成员已经聚齐。
  庆帝,后宫所有嫔妃,皇太后,长公主,太子,二皇子,四皇子等等都在。
  除了庆国的皇室,伴同詔帝一同前来的皇室嫔妃以及他的子嗣也同样齐聚于此。
  “侯公公你去找一找辞儿,看他到底干什么去了,现在就差他了。”
  庆帝脸上挂着轻微笑容,扫了一眼大殿发现全部到齐,就只差李承辞一人了。
  “老奴领命。”
  “不用了父皇,儿臣来迟了,还请父皇勿怪。”
  侯公公刚刚领命准备去寻找李承辞,可是就在此时李承辞的声音已经传进了庆典亭。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李承辞拉着范若若与林婉儿的双手走了进来。
  “辞儿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平常你这个时候应该早就到了,好了讲会入席吧!”
  庆帝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轻描淡写地笑了笑。
  不过看着范若若,庆帝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
  “看来辞儿是真心喜欢这个范若若,竟然敢违背规矩带她来,不会再样也好,朕倒是想要看看,这接下来的事,辞儿你该如何解决?”
  庆帝看着李承辞的眼神,多了一丝看戏的神色。
  这也着实是让李承辞又些懵逼,自己父皇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为何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