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九十章:解药条件,三座城池

  这三天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了,很快南庆与南詔的大军碰面了。
  看着敌国病殃殃的士兵们,李承辞也是不屑的笑了笑。
  怪不得自己以前看小说的时候那些主角喜欢杀人诛心。
  现在到了自己这才明白,杀人诛心的恐怖。
  单纯的杀人其实影响不大,但是你要是用计诛心这才是恐怖。
  原本这些南詔的士兵这攻克了幽州城之后,各个士气十分充足。
  那时的他们还颇有一副精气神充足的样子,可是在经过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事情之后,现在的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就如同病怏怏的废人一样。
  反观李承辞手下的三万南庆士兵,个个精气十足看样子就知道他们的士气很足。
  别的不说,就是让一个普通人来看,都会觉得南庆这边赢定了。
  无论是在士气上,还是两军的军心上,李承辞这一边都更盛。
  “李承辞你个卑鄙小人!本以为你是君子一枚,但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下毒!”
  徐阳面色一狠直接怒骂了起来,这是想要败坏李承辞的名声。
  不过李承辞并没有因为他的怒骂而愤怒。
  反而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看起来和往日没有什么两样。
  想要激怒他,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
  自己当初被徐阳激怒,那也是因为他先后两次算计自己。
  但是此时不会,在这战场之上保持冷静才是为上之道。
  怒会扰乱自己心智,这一点孙子兵法上面也有记载。
  “徐阳你就别费心机了,沙场之上本就没有什么君子,我只不过是在保护我庆国百姓。”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随便徐阳怎么骂他,反正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他身后的庆国士兵们没有一个觉得他做错了。
  此时的庆国士兵们虽然挺震惊李承辞的所作所为。
  但是仔细想一想,这完全没得毛病呀……
  这本来就是沙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方,何来君子姿态?
  “哈哈哈,我们殿下以其人之计算计了你们,你们不反思自己的愚蠢,反而觉得我们家殿下用计卑鄙简直可笑。”
  李忠义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经过他这一席话,众人身后的三千白袍军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兄说的对,依我看徐阳贼人你貌似更加小人吧?三番两次算计我们家殿下,而且还策划了幽州城之事,我看你才是小人!”
  狱山河平常就喜欢嘴炮,现在完全不顾徐阳会不会暴怒,直接开始怼了起来。
  而李承辞也没有阻拦他们,虽然他不知道古代打仗严不严肃,但是他知道自己打仗不会那么严肃。
  事先之前嘴炮一番也不错,这样能侮辱对方,也能提升自己士兵的士气。
  而徐阳本就因为李承辞下毒的事气得怒火攻心。
  现在又听到狱山河和李忠义的话,心中的怒火瞬间爆发了。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南詔军营中的毒依然没有解决吧?”
  “嗯?”
  徐阳听见李承辞的话也是不由一愣,心中暗想他怎么会知道?
  原本他以为三天的时间足够徐郎中他们制作出解药。
  可是这三天的时间自己手下的那些郎中根本就没有制作出解药。
  如今整个大营中死伤已经整整过于二万五千人,若不是发现了源头是湖泊中的水,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中毒。
  不过虽然发现了这毒的源头是湖泊中的水,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解毒。
  而且最为过分的是他们没法喝水了!
  这附近只有这一个湖泊,可是这里面的水有毒,他们根本没法饮用。
  这三天军中所用的水都是前些日子积攒下来的水,现在军中所盛的水已经不多了。
  准确来说已经算是没了,所以说徐阳此时也是十分着急。
  再这么下去,自己手下的人没被毒死,反而要渴死饿死了。
  “李承辞你到底想要怎样!”此时的徐阳虽然心中十分愤怒,但是他确实不敢出手。
  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一个个状态如此不佳,根本不可能会胜。
  而且自己军营中还有三四千人因为中毒而昏迷了。
  现在军中死亡已经过两万,这剩下的三四千人很有可能也会死。
  他现在真的非常需要解药,不是为了这三四千中毒的士兵,而是为了解开湖中的毒。
  “你想要解药?这个我可以给你,不过我需要条件,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李承辞也是眼珠子一转,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计策。
  他可以断定徐阳十分迫切的需要解药,而且他不敢打。
  所以自己可以用解药来威胁徐阳,从而从他那里获得好处。
  而徐阳也不是傻子,他自然能听得懂李承辞话中的意思。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依然说道:“你想要什么条件?”
  见到敌方上钩,李承辞嘴角轻微上扬,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邪魅。
  “这样吧!拿你们南詔国边疆的三座城池来换解药。”
  李承辞此话一出,徐阳包括他的身边的几位将军们也是不由得握紧拳头想要出击。
  三座城池!李承辞简直是在狮子大开口啊!
  “你怕不是想太多了吧?三座城池,你觉得你一瓶解药真的能值这么多吗?”徐阳怒道。
  “难道不值吗?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现在你手下那些人的状态能与我手下的这些人一战吗?”
  李承辞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南詔士兵,心中更加的不屑。
  想不到自己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这些人依然还是这副好死不死的样子。
  真的是应了一句话,烂泥扶不上墙!
  “太子殿下这万万不可呀,三座城池要是交给他们,陛下肯定会责怪的!”
  “对呀太子殿下,三座城池这个条件太过分了,要知道三座城池,可是不小的领土……”
  “就这样白白的交给他们三座城池,太子殿下属下心有不甘呀!”
  徐阳身边的几位将军自然也是心有不甘,白白的送上自己国家三座城池,他们又怎能愿意?
  因此他们只能苦口婆言的劝导起来,在他们看来,大不了就是一战,到时候谁赢谁负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