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一章:以人之命,震慑军心

  “禀告将军,前锋出现了一队兵马,好像是我们南詔国的士兵。”
  负责前往幽州城支援的军队,自然有打头阵的人。
  这打头阵的人在这峡谷之中缓慢前行,随后便撞见了幽州城兵败逃亡的三千逃兵。
  只是此人没有上前询问,而是在发现他们的第一时刻,就掉头向着大军退了回来。
  “嗯?我国的士兵?”
  这五千大军领头之人名唤张生,一身修为乃七品境界的高手。
  也算是徐阳手下的得力大将,此次便是他领兵来支援幽州城的徐军。
  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切已经晚了,这个时候徐军已经兵败了。
  “是的将军,若是属下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徐军将军已经兵败了……”
  此次前来支援幽州城的士兵都是徐阳军中顶尖的存在。
  他们每一个人都修为最少也是在四品境界以上。
  而且除了修为高超以外,他们的体质还有头脑都非常的出色。
  这打头阵的探查兵在看到那些逃兵的时就已经猜出了幽州城发生的所有事情。
  他敢断定此时的幽州城已经被敌人给重新夺了回去。
  “哼,一群废物!我早就说了这徐军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太子殿下还不相信,这下倒好不仅丢了姓名,还丢了幽州城!”
  张生虽嘴中滔滔不绝的骂着,但是脸上却没表现出一丝的愤怒。
  反而嘴角轻微上扬,完全一副早就猜到了表情。
  “将军恕属下多嘴,弟兄们都知道这徐军不过只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为何将军当初不拦着太子殿下……”
  张生的身后是两名身穿夜黑一白两色盔甲的副将。
  “哈哈哈,你们两个跟了我那么多年,还能不知道我的心思?”
  两名副将听到张生的话,也是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没错他们猜的出张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若是没有徐军这一劫,他们的将军又如何表现?
  战场厮杀是记功劳的,想要在战场厮杀之后平步飞升,那就要看你的功劳多不多。
  若是你的功劳可敌万军,那你的官职最少也要升三级,更别提还有赏识。
  如今徐军不仅丢失了幽州城,还损失了两万南詔国的士兵,这定然是一个大过!
  但是若是张生可以带人夺回幽州城而且在把李承辞给杀了,那可想而知他这一次的功劳有多大。
  他就要利用这一次的机会,只要这一次他宰了李承辞夺回幽州城的话,那他就算是辉煌腾达了。
  “本将要用这一次机会,一举成为太子殿下身边的手腹,到那时本将也能成为十将之一!”
  “哈哈哈,属下在此提前恭贺将军,此次只要一举夺回幽州城,再把李承辞的人头带给太子殿下,那将军您的功劳可当属第一呀!”
  “对对对,只要有了这一大功,将军您定然能成为十将之一!”
  不得不说,这大多数将军身旁的副将都是溜须拍马之人。
  这一通马屁拍的让张生差点找不到边了。
  “哈哈哈,等我升为了十将之一少不了大家的好处,各位兄弟们随本将杀回幽州城!”
  一声令下,张生带着他的军队加快了速度。
  而幽州城兵败的三千逃兵坐下的战马也因为没有补充饲料,很多都倒了下来。
  就倒在这峡谷之中两脚抽搐不停的拉稀……
  懂马之人,一眼就知这些马已经活不了了。
  长时间的奔波,而且身上还驮着一个身穿铠甲的士兵,能撑到现在已经算不错了。
  “前方可是徐军手下的南詔士兵?”
  终于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两批军队碰面了。
  这些逃兵在看到张生大军中手举詔字的军旗瞬间就崩溃了。
  没错崩溃了……
  高度紧张的情绪在这一刻放松了,也可以说是崩溃了。
  他们不过是一些新兵,第一次经历如此恐怖的屠杀,心中自然十分的恐惧。
  掺杂着无限的恐惧和紧张,再见到自己国家的同胞后,再也忍不住了……
  “您是张将军?”
  逃兵的领头人在征兵的时候见过张生,心中对这个魁梧大汉自然是有印象的。
  “你是?”
  “回禀将军……我叫赵虎,在徐军徐将军已经战死幽州城后,我就带着这些人从幽州城……”
  “逃兵?”
  张生没等赵虎话说完,直接一句逃兵堵住了他的嘴。
  战场之上只要将军没有下令撤退,士兵离开就算是逃兵。
  “我……”
  “不用说了,你应该知道逃兵的下场!”
  “可是将军……”
  “来人拖下去斩首示众!”
  没等赵虎解释,张生一句令下他身后的两名副将就跳下了战马。
  赵虎看着这两人心中瞬间大感不妙,刚想要逃可是就感觉背后一痛……
  两把冰凉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肚子,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
  “扑通……”
  赵虎的尸体摔在了地上,这让原本放松了的逃兵们,瞬间心头升起了一丝凉意。
  此人也太狠了,大家都是南詔的人而且都是此次来征战庆国的士兵,这个做将军的为何如此狠毒?
  “哼,你们这些新兵要知道,战场之上,以军令为山,将军都没有下达命令撤退,尔等就敢擅自逃离?”
  “可是将军……”
  “噌~”
  逃兵之中有人刚想插口,可是只见张生抽出腰间的剑直接对着此人刺了过去!
  剑脱手之后,直接刺入了那明刚想开口的士兵的腹中,此人也是应声倒地,没有的气息。
  “本将在说话的期间,不喜欢有人打扰,谁要是敢在打扰本将,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人看着倒地的逃兵,一时间也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你们给本将记住了,他的下场你们给本将记住,若是下次还有人敢当逃兵的话,后果自负!”
  张生抽中了自己的佩剑,看着剑上的血露出了一丝邪魅之意。
  ………………
  “此人倒是心狠手辣,比徐军那个蠢货要聪明了很多,知道这些逃兵有的第一次擅自而逃的习惯,自然有第二次,此次利用那三千逃兵震慑军心,倒也是挺聪明的。”
  峡谷之上李承辞把一切都看在了眼中,嘴角上扬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