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五十一章:庆帝召见,会死的事

  庆国纪元七十二年,距离李承辞遭到刺客暴动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的时间。
  这六年来大大小小发生了很多事情,可以说这六年来过的是既精彩又平淡。
  精彩的是李承辞在朝中的势力已经日渐增加,而且在这六年里他发明了很多,有利于天下百姓的东西。
  同时李承辞也创立了自己的数据婉若辞书楼。
  在京都也是赫赫有名,只要庆国子民来京都办事或者旅行的,几乎都会来婉若辞来逛上一逛。
  这婉若辞书楼上上下下有整整八层,下四层上三层,最顶上一层是平常人不能踏入的。
  可以说这婉若辞书楼是京都除了皇宫以外最引人注目的景点了。
  这下四层楼分别是听书,论书的地方。
  第一层和第二层有专门说书的说书人说书,一般都是平民百姓来此听个故事消遣一下的。
  这第三层和第四层就是用来谈论书籍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有点钱财但是并不富裕的书生。
  他们花点钱在这里和同为书生的才子们一起谈论这里的书籍。
  这上三层都是一些有钱家的弟子出没的地方。
  上三层的第一层是买卖书籍的地方,这里除了富家子弟以外,也有书生以及普通百姓,算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这上三层的第二层同样也是贩卖书籍的地方,不过这里的书籍的价钱都很贵。
  所以一般的百姓们是不会上这里买书的,这里一般都是一些有钱的子弟。
  这上三层的第三层是最为安静的看书的地方,在这里看书的每一个人都是身份地位极高之人。
  因为有规定,这上三层的第三层非富家子弟或者是大官子弟可以踏入的。
  在这里看书的大部分都是那一些朝廷命官之子女,或者是富甲一方的商人子女。
  至于是最高的一层,也是最为神秘的一层。
  无论是谁包括皇室子弟都不可以随意踏入。
  没有人知道这第八层里面待的人是谁,只知道这里面的人位高权重,哪怕是皇家世子都不敢得罪。
  此时平常人不敢踏入的第八层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此人正是李承辞,此时他的年龄已经满十六岁。
  长相更加是出众,这庆国第一美男子的身份也被他坐实了。
  坐在从系统兑换的真皮沙发上,李承辞透过观景台看向远方。
  此时的京都乌云密布,天气非常的阴沉,看起来黑乎乎的,而且空中也是电闪雷鸣。
  这种的一幕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除非少许人喜欢这种天气,一般人都非常讨厌。
  李承辞便是和普通人一样,较为讨厌这种天气。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总感觉心神不安。
  “这天气,怕不是出现了大事哟。”
  李承辞虽然不相信鬼神,但是也是不得感慨,貌似每一次大事发生之前总是会发生各种神奇的事情。
  “咔嚓!”
  一声雷鸣,顷刻之间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了一样。
  “殿下,陛下紧急召告!”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老太监侯公公的声音。
  “进来吧,侯公公。”
  李承辞话音一落,侯公公便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这种天气,父皇他召见我有何事?”
  “回禀殿下,这……这老奴也不敢说呀。”
  “哦?是什么样的大事,连您都不敢说。”
  “殿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这可是关乎我们庆国所有子民啊!”
  言听此话,李承辞也是微微一皱眉,关乎整个庆国子民,看来自己的父皇这一次真的有急事,召见自己。
  “好吧,你我现在就去。”
  点了点头,李承辞稍微收拾了一下自身,随后便跟着侯公公走下婉若辞书楼。
  乘坐马车以飞快的速度赶到了皇宫。
  来到皇宫御书房外,李承辞尚未推开门,便听到了里面自己父皇的声音。
  “事情你们应该都了解了,你们有何见解?”
  “回禀父皇,这……”太子的声音紧随其后响了起来。
  随后二皇子的声音也同样响了起来:“回禀父皇,儿臣身体不适,恐怕这件事情儿臣也没有办法。”
  “哼,你们是没有办法,还是不想去?当朕不清楚吗?”
  听着御书房内传来的声音,李承辞心中更加的不解了。
  到底是什么事,竟然能让自己的父皇发怒。
  而且听自己父皇的话,貌似是有什么大事,要自己等人去做。
  “殿下,您还是快点进去吧!”
  就在李承辞发呆思考的时候,候公公催促了起来。
  “咔吱!”
  推开了门,李承辞走进了御书房,随后反手关上了门。
  “儿臣见过父皇。”
  走向前,李承辞对子庆帝行了一礼。
  “辞儿你来了,坐下吧。”
  见到李承辞来了,庆帝微怒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李承辞也是点了点头,随后做到了庆帝的身旁。
  “不知父皇有何事,为何突然召集儿臣前来?”
  李承辞也是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不需要隐瞒。
  要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隐瞒的话,此时庆帝已经把太子和二皇子赶了回去。
  “辞儿,朕想问你一件事情,你怕不怕死?”
  此话一出,李承辞也是一愣,不过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儿臣自然是怕死,不过为了庆国,儿臣不怕。”
  “当真不怕?”
  “父皇,这是自然。”
  见到李承辞如此坚定,庆帝点了点头,不过面色却依然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
  “既然如此的话,那朕派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去做一件事,而且这件事很有可能会丢了你的命,你可去?”
  “这自然……”
  “先别急着答应,你可曾想过这件事会真的要了你的命?想好了再回答,你可以选择去或不去。”
  李承辞话还没有说完,庆帝就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又是一脸严肃的说出了一些让李承辞都懵的话。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自己丢了命?
  又到底是什么地方必须让当今皇子之间前往?又为何要去做会丢了性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