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九十五章:最终决战,徐阳想逃?

  庆国大军在李承辞的带领下,已经兵临南徐城。
  看着足有九米多高的城墙,李承辞心中开始思索起了计划。
  而就在此时,在这城墙之上出现了三道身影。
  “真是没有想到啊李承辞,本来我还想主动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先行早上的门,这样也好,也省的我军赶路!”
  城墙之上的徐军已经十分激动了,看着李承辞职他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杀了。
  “是吗?看来你还是忘了五个月之前的教训,李承辞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可有什么遗言?”
  李承辞此言中的挑衅之意,只要是个人都能明白。
  而徐阳自然也能听出挑衅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在乎。
  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现在就想杀了李承辞一雪前耻。
  他当上太子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侮辱。
  这还是他第一次领兵出征被敌方打成这样,他的自尊心不允许。
  所以此时的徐阳彻底陷入了一种想要疯狂报复的心态。
  已经和往日谨慎的他天差地别,现在的徐阳就如同一个想要反咬李承辞一口的恶狗。
  “哼!废话不要多说,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此言一出,徐阳身下的城门发出一声巨响,随后只见城门被推开了。
  城门大开,这南徐城内的景象一眼没入李承辞等人的眼中。
  成千上万的南詔士兵手中拿着盾牌和长矛欲要进攻。
  看到这一幕,李承辞也不打算废话了,既然徐阳想要决战,那自己就了结了他。
  “诸位庆国士兵随本殿下杀进去!”
  “杀!”
  李承辞的话激起了所有庆国士兵的士气,瞬间所有的庆国士兵冲锋了起来。
  “哈哈哈,杀,给我杀了李承辞!”
  站在城墙之上的徐阳面色如同鬼怪一般诡异。
  南詔的士兵这听见徐阳的话后也是冲了过来。
  大战只在倾刻之间,瞬间庆国的士兵很南詔的士兵厮杀了起来。
  成千上万的士兵混战在一起,可想而知这场面有多么混乱。
  这一刻,所有人的人都杀红了眼,无论是庆国的士兵,还是南詔的士兵!
  他们不管敌方有多强,他们只知道要杀了对方,这样自己才能活下去。
  沙场之上,一位接着一位的士兵倒了下来。
  血红色的鲜血随处可见,地上躺满了尸体,同样遍地都是人身体上的器官。
  左肢,右肢,头颅,身体,左腿,右腿,甚至是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洒满一地。
  这空气中飘满了鲜血的味道,就是这鲜血的味道激发了所有人的杀意。
  不过明显的庆国的士兵战力更加强大一些。
  不过奈何庆国的士兵战力再怎么强大,也终究有人死亡。
  不过李承辞手下的三千白袍军并无一人伤亡。
  他们的姿态十分雄伟,每一次都是以一敌十的存在。
  他们的剑,刀,亦或者是长枪都如同艺术一样在战场上飞舞。
  他们每经过一处,便有大量的南詔士兵被其屠杀。
  不过徐阳手下的十大将军也同样是那种一敌五的存在。
  庆国很多的普通士兵都惨死在了他们的手上。
  不过此时这些敌国的将军被李忠义等人给盯上了。
  李忠义,狱山河,疯不觉,王若风,以及白袍军中的一位八品高手张云与敌国十大将军打了起来。
  而李承辞此时却消失在了战场之上,而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南徐城内。
  两军开战,作为主帅的徐阳却并没有现身在沙场之中。
  而李承辞正式发现了这一点,才快速摆脱了纠缠自己的敌国普通士兵。
  来到了这南徐城内,李承辞开始寻找了徐阳起来。
  “是不是用雷达――是――否。”
  李承辞自然不会傻傻的去找徐阳,只要断定徐阳在这城内,他便可以用雷达去寻找。
  虽然用雷达一次需要1000次元点,不过这对此时的李承辞来说并不算多贵。
  “是!”
  一什次元点使用完后,瞬间雷达便在李承辞到脑海中启动。
  虽然雷达的范围不能将整个南徐城全部覆盖,不过方圆千米还是可以的。
  “徐阳这是想要逃?”
  雷达的热感应探测到的徐阳的位置,不过李承辞发现徐阳的位置在快速移动。
  这让李承辞有些摸不清头脑,按道理此时的徐阳应该是在和他厮杀,可是徐阳却突然消失了。
  自己探查到了他的身影,他却正在高速移动。
  他显然是在施展轻功奔跑,可是他又是要去哪里?
  他不是想要杀了自己吗?为何选择逃跑?
  “不好…………他是想要去寻找救兵!”
  李承辞突然想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徐阳可能并不是逃跑。
  而是去寻找救兵,徐阳虽然他报仇心切,但是不代表他傻。
  他此时手中的兵力不过只有三万多,可是自己手中也有三万多。
  而且他手中的那三万士兵肯定是没有自己手中的这些人强大。
  所以他知道这一战必败,刚才那不过只是在拖延时间。
  他是想要进入碳州寻找救兵,这个碳州是南詔国五大洲之一。
  这里的兵力最少也有三四十万,而且碳州的中心就距离南徐城几十多公里。
  这个距离不算近,但也不算是太远,只要速度够快的话,顶多三四天就到了。
  若是真的让徐阳赶到了碳州,那他肯定会搬救兵过来的。
  就算他不搬救兵,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何这五个月他没有去搬救兵?
  所以一时间李承辞也实在是琢磨不透徐阳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管了!还是先追上去把他抓住为好。”
  李承辞摇了摇头,虽然心中有所不解,但是还是打算先追上去。
  只要自己速度够快,能在徐阳没有进入碳州把他给抓住的话,那一切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李承辞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心急了。
  虽然他不像徐阳那样想要置自己与死地而走火入魔,可他也确实非常想要弄死徐阳。
  他虽然不喜欢主动招惹人,但是谁要是招惹的他,那也就别怪他疯狂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