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27章:最强作死,唯有郭宝坤

  来到一品居,在小二的带领下范若若三人坐了下来。
  四处打量了一下一品居,范闲点了点头说道:“这一品居不愧是京都第一酒楼,在装饰确实领先于其他酒楼不止一步。”
  范闲也来到京都有几天的时间了,这几天他也进过其他的酒楼,可是这么一对比一品居确实在装饰上就远超其他的酒楼。
  “姐,要不然我们换一家酒楼吧,这家实在是太贵了。”
  范思辙可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京都公子哥,他可是知道这一品居可是京都最贵的酒楼了。
  在这里吃一顿饭,恐怕自己那一点家底都要被吃光啊。
  “是你自己要说做客的,而且一品居从来都是爆满,想要在这里用膳都要排好几天,所以就这里吧。”
  范若若笑了笑,这笑容如同春风一样让四周男子都是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可是这个笑容在范思辙看来,简直就是如同恶魔一样。
  不过没有办法,自己说出去的话,自己就算哭着也要撑下去呀。
  “客官这是你们的菜,还有你们的酒。”
  就在范思辙还在苦苦哀求的时候,只见几位小二直接端着上等的佳肴和美酒走了过来。
  这让几人有些懵逼,自己等人才刚刚坐下根本就还没有点菜呀。
  “你是不是上错了?我们还没有点菜呢。”
  范思辙也是刚好怒气没有地方撒,现在倒好有人送上门了。
  “这位客官你误会了,这是我们掌柜的送给范小姐的,这桌菜和酒都是不要钱的。”
  小二笑了笑,并没有因为范思辙的态度改变自身的态度。
  言听此话,范思辙从原本的一脸怒意立马就转变了。
  “想不到还有这种好事,姐,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一品居掌柜的?”
  看着范思辙一脸欠打的样子,范若若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抱歉,这桌菜我们会自己掏钱的,至于你们的掌柜的,我并不认识,所以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范若若自然是不认识这一品居的掌柜,她虽然从小生活在京都但是来自一品居的次数最多不超过五次。
  别说认识这掌柜的了,她连这掌柜的是谁她都不知道。
  所以这突然来的好意,她根本就不会去领。
  “唉,唉,唉,别呀姐,这么多的好菜,好酒就这样拒绝了?你可真败家呀!”
  范思辙看着这一桌的上好佳肴就被小二重新端走了,心中也是肉疼。
  他并不是没有来过一品居,他也曾经来过两次。
  这一品居内饭菜的口味那简直是美味佳肴。
  而且那几次吃的饭菜都是不怎么贵的菜肴,可是那个味道依然让他流连忘返。
  现在这一桌的上好佳肴就这样白白飞走了,他能不肉疼都假了。
  更何况这一桌的上好佳肴这得值多少钱呀?
  “这种免费的好事你也相信,平白无故的受别人的好意,你只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
  范若若也是无语了,自己这个弟弟简直太贪财了。
  言听此话,范思辙也是十分无奈的撇了撇嘴。
  不过没有想到,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那几名小二又重新端着另外几种上好佳肴走了过来。
  “范小姐你不必担心,我家掌柜让我转告你,他认识你,你也认识他,所以你不必担心他有所企图。”
  几名小二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饭菜放在了桌子上。
  而范若若还想拒绝,可一旁的范闲却拦住了她。
  “若若,既然人家掌柜的一片好心我们就不要拒绝了,这位兄弟替我像你们家掌柜的道声谢。”
  小二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范闲的话直接就离开了。
  小二离开过后,范若若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范闲。
  “哥,这平白无故的,恐怕事有蹊跷啊!”
  范若若还是有些担心,平白接受人家的好意,自己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
  而且万一这个什么掌柜的,对自己等人有企图,就比如在菜里面下毒一类的那可怎么办?
  范闲也是看出了范若若的担忧,不过他却摇了摇头笑了笑。
  跟随费介学毒那么多年,他早就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之体。
  而且刚才他已经仔细检查了这些饭菜,这些饭菜里确实是没有下毒。
  可能真的只是人家掌柜的一片好心,又或者这掌柜的也是普通少年,见到若若想要献殷勤吧?
  “若若你放心,我已经检查了这些饭菜,这里面没有下毒,我们就放心食用吧。”
  “对啊对啊,姐,这可能真的只是人家掌柜的一片好心,咱们总不能三番两次拒绝人家吧!”
  见到范闲与范思辙如此坚持,范若若只能叹了叹气答应了下来。
  拿起饭筷,三人刚准备用膳,可就在此时大街上却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诸位,本人乃是礼部尚书之子郭保坤,在下不才乃宫中编撰,郭某自幼习书,最重礼数,各位既是读书的人,自应该多读圣贤之书,这种虚构鬼神,污秽杂书简直是有辱私文。”
  如同原著中的一幕出现了,只不过此时郭保坤手中的书从红楼变成了聊斋。
  身在一品居阁楼上的范若若听见此话,也是一瞬间怒了。
  “胡言乱语,你简直是乱扯此书乃承……”
  范若若刚想要说出李承辞的名号,可是突然想到李承辞跟她说过这本书无论如何不要让别人知道是他写的。
  因此范若若话说一半直接停了下来。
  “是哪家不懂文学女子,敢在此处出言不逊?”
  郭保坤听见有人反驳自己,也是直接反怼了起来。
  “她是你祖宗,你敢骂我姐,郭保坤你给我等着。”
  范思辙也是直接怒了,这郭保坤敢辱骂她姐,看自己不扒了他的皮。
  一气之下,范思辙直接从一品居阁楼冲了下去。
  “姓郭的,你懂什么呀?这本书那么多人都爱看,这里面的故事是那么的新奇,这可是一本好书,你还想禁书?”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范家的蠢货。”
  郭保坤看了一眼范思辙,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他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这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