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一章:断崖山间,挑破身份

  断崖山。
  虽然名为断崖山,但是此地却是一个四面环山,寸草不生的一个平地。
  此地四边都有不高不低的小山,山上草木极盛。
  可是这唯一的一条路边,却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形无草木之地。
  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树木花草,只有泥土和石块。
  这是一处埋伏的好地点,四周都可以藏人,而这条路上没有可以作为躲藏的掩体。
  “殿下,我的为何停在此处?”
  李承辞一行五百人的军队停在了此处。
  众人不解,难道此地有人在埋伏不成?
  “没事,只是有些话想和各位谈一谈。”
  在众人的眼中,李承辞脸上的笑容十分的邪魅。
  这让他们心中大感不妙,京都暗中有所传言,五殿下李承辞的喜怒一般都会表面在脸上。
  看他的这个样子,绝非好事,难道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的遭了。
  心中千般恳求,自己不要被李承辞点到。
  可是还是被他点名,随他一起征战幽州城。
  本以为这只是巧合,可是看现在的这副情景,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这下真的要惨了,我一个人如何面对这四百多人?”
  南詔派来的人有整整五百人,这些人花费了多年的时间,才打入南庆军营。
  如今却有可能暴露了,这让他们心中十分的恐慌。
  不得不说这南詔太子徐阳的性格简直是太谨慎了。
  他派来的这五百人,除了知道自己是太子所派,其他的同党的身份一概不知。
  可以说这五百人,完全分不清谁和自己是友是敌。
  徐阳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
  这一点李承辞自己就推算出了,完全不需要系统。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这么做的理由是,这五百人万一其中有一个人暴露了,他也不知道其他四百九十九人的身份,就无法暴露出去。
  这么做确实是有好处的,这是同样也有坏处。
  自己一个人在敌国当暗探,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自己,这简直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任务。
  可以想象这些人,这些年来过的日子肯定无比的谨慎。
  这也导致了,如今李承辞带领的这五百人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敌人还是友军。
  “呵呵,幽州城上万百姓被你们国家的士民给屠杀了,你们觉得我作为庆国的五皇子,是不是该替他们报仇?”
  李承辞冷冷一笑,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转而便成了一种非常冷酷的表情。
  而且身上的杀意也爆发了出来,显然是动了杀心。
  “不好……果然被发现了!”
  南詔的暗探们这一刻,心中也是十分的恐慌。
  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李承辞发现了。
  可是同样他们也十分的不解,自己明明十分的谨慎了,为何身份还是暴露了?
  而且还是被李承辞发现的,这完全是没有理由啊?
  若是身旁熟悉自己的人,发现自己那倒也是有可能。
  可偏偏是李承辞,这一个刚和自己接触没有一个月的人。
  不过这些暗探们也是十分的聪明,从刚刚李承辞的话中,他们抓到了一个重点。
  “你们!”
  没错就是你们这两个字,难道这里除了自己,还有其他的南詔暗探?
  “殿下您在说什么啊?”
  人群中依然有人在强行的解释者,也有人在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可是李承辞对此却没有丝毫的在意。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敌国的暗探。
  因为这些人都是自己利用系统探查出来的。
  一次性就花费了他整整5000次元点,也着实让他心疼了一番。
  不过好在这些年里,他做的任务比较多,如今依然有整整八万次元点。
  这些次元点已经够自己把这些敌国的人赶出庆国领土了。
  “你们就别装了,知道我为什么亲自挑选你们吗?”
  “难道你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不成?”
  人群中还是有聪明的,他知道此时在座的所有士兵都是自己人。
  “这不很明显吗?”
  “哈哈哈,李承辞你不会是我们南詔的大敌,就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你竟然能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揪出来。”
  率先出口的那人,长相十分的普通,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也就是这种人最适合做暗探的身份,特别是在军中当内奸。
  “真的没有想到,大家都是自己人,刚才我可是吓了一跳啊!”
  “对啊,真的没有想到,老张想不到你也是南詔的人。”
  “哈哈哈,我也是没有想到,老杨你也是自己人。”
  身份被挑破,在场的所有人也不再做隐藏。
  反正大家都是自己人,那自己还装个什么?
  “不得不说,你们的演技确实不错,能在我庆国军营呆这么多年。”
  李承辞笑了笑,不过心中也是感叹,这些人还真的是不错。
  能一个人在敌国军营中做暗探,而且不被发现,这可以说是非常艰难的。
  “虽然不知道演技是什么,但是我等还是要谢殿下夸奖,不过在下倒是想要知道,殿下以您的才智,不应该犯这种傻事才对?”
  李承辞挑明了在场的所有人身份,那么这些人肯定会抱团。
  他们知道了,这些人都是自己人,那肯定就不会恐慌了。
  因为这里可是有整整500个自己人,那自己还怕什么?
  若是李承辞不挑明自己等人的身份,让自己等人自相残杀的话,那应该才是最好的良策呀?
  “这个无需你管,你们只要知道,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李承辞那张俊俏的脸上浮起了笑容,给人一种自信非凡的感觉。
  “哈哈哈,真的是可笑,李承辞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看看我们身后,这可是整整500个人,就凭你自己一个人一双手,就想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杀了?简直是痴人说梦。”
  “哈哈哈,看来我还是高看了李承辞了啊,没想到他也会白日做梦?”
  “对对对,一直呆在军营,天天都能听见你的事情,本以为你是那种大敌,但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啊?”
  “呵呵呵,一人一剑春风下,一剑一人血染花!”
  李承辞纵身一跃跳下战马,取出腰间青莲剑,目光锁定了在场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