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6章:天仙下凡,在赌美貌

  一舞终了,庆典亭内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这一舞着实是吸引了在场上,庆国所有皇室子弟的目光。
  甚至有一些皇室子弟心中还生起了一丝邪念。
  不过心中升起邪念的皇室子弟都是一些旁系皇室。
  并非直系皇室子弟,像太子和二皇子以及李承辞心中都没有什么想法。
  “此女舞姿甚好,不知此女是詔帝?”庆帝问道。
  “哈哈哈,庆帝妙赞了,此女乃是吾之女,名号文阳公主。”
  言听此话,在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再次放到了文阳身上。
  虽然早有听闻南詔的文阳公主美貌非凡,但是没想到眼前这位女子就是文阳公主。
  要是眼前此女便是文阳公主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们没有机会了?
  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詔帝想要用文阳公主和五殿下李承辞和亲的。
  所以若是他们真的要和亲的话,那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
  自己可不敢跟五殿下抢女人,毕竟人家是皇子,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皇室嫡亲罢了。
  而此时李承辞的目光也因詔帝的话转向了文阳公主的身上。
  这一刻他才认认真真地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位女子。
  长相确实不凡,身上有一种邻家少女的气质,并非一般公主那样身上散发着高贵傲娇气质。
  身高大约一米六三左右,身材总的来说还是不错。
  可这又怎样?只要自己不答应和亲,哪怕是自己父皇也不会逼迫自己。
  更何况詔帝?要知道在名义上他只能算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此女便是文阳公主呀,果然是如同传言所说美貌非凡,但朕没有想到文阳的舞蹈也是绝美啊。”
  庆帝在说此话之时,还把目光转移到了李承辞身上。
  他倒是想要看看辞儿到底会有什么表现?
  “哈哈哈,不是吾高看吾女,文阳之容貌当为天下第一,这吾还是有自信的。”
  詔帝看了一眼文阳公主,对自己女儿的容貌,他还是有十分自信的。
  放眼整个南詔国,他就从未见过能与自己女儿美貌相比并论的。
  “哈哈哈。”
  此时刚端起酒杯准备饮下的李承辞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天下第一?
  这詔帝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自己的舌头。
  文阳公主的长相确实美貌不凡,可是要说天下第一那绝对还没够资格。
  论美貌林婉儿范若若两人完全不输文阳公主。
  论气质,文阳公主虽然有着这个时代非常难得的邻家少女气质,可林婉儿和范若若也不弱。
  早年因为重病加身,林婉儿身上形成了一种天然的怜弱气质。
  这种气质是致命的,很容易引起男子想保护她的冲动。
  而且林婉儿身上还有一种特殊气质,这是一种不服输的气质,这两种气质加在一起简直完爆文阳公主。
  再说范若若,范若若从小饱读经书,天生就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再加上她的美貌,还有她的知书达理完全让人省心的性格,再一次完爆了文阳公主。
  这并非李承辞高夸,而是因为林婉儿和范若若真的便是这一种女子。
  在他的心中天下女子分为五,这第一便是林婉儿和范若若并列。
  这长相可以排在第二的,应该是司理理那种女子。
  这文阳公主的美貌也只能排在第二,至于第一就不用想了。
  “不知李承辞殿下是为合意?难不成你觉得文阳公主配不上这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
  这南詔想要咬人的心,还真的是不停,此时又被南詔的四皇子徐若天抓住了机会。
  刚才李承辞大笑,很显然是在嘲笑文阳配不上天下第一。
  这是一次机会,一是利用自己妹妹的美貌的机会。
  这徐若天心中也是十分赞同文阳,天下第一美女的事实。
  而李承辞竟然觉得文阳配不上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那他就必须找出比文阳还要美貌的女子。
  否则就说他失礼,在这种场合还没有一点严肃之心。
  “文阳公主的美貌确实非凡,但是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可就有些过头了。”
  李承辞手中端起一杯酒,缓缓饮下随后走到庆典亭中央处。
  对于李承辞此话,庆国的皇室子弟们还是赞同的。
  他们也确实承认,这文阳公主的美貌不凡。
  但是说做天下第一美女,确实是有一些过头了。
  此时已经回到自己位置的文阳公主,也是因为李承辞的话,对他产生了好奇。
  “这李承辞好生奇特,他应该知道我会与他合亲,可是为何又要在这种场合贬低自己?”
  一时间,文阳公主也是被李承辞给吸引了。
  虽然她对自己的美貌也非常有自信,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确实配不上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呼。
  这世间美女无数,有些美貌非凡的女子都不被世人所识。
  “你说文阳公主配不上天下第一的称号,那岂不是说你见过比文阳公主还要美貌的女子?”
  “自然见过。”
  “哈哈哈口说无凭,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你说这世间有比文阳公主还要美貌的女子,那你倒是让我亲眼见见呀?若是我亲眼见过了,那我就承认你庆国有比文阳公主还要美貌女子。”
  心生一计,徐若天也想学他的皇兄一样和李承辞对赌。
  刚才自己的皇兄是因为大意,可自己不同。
  这是稳赢的事,以自己妹妹文阳公主的美貌,他就不信这天下还真的有比自己妹妹还要漂亮的女子。
  除非是仙女下凡,否则这世间的女子在自己妹妹文阳公主的面前都不过只是不值一提。
  “我发现你们南詔的皇子真的都很喜欢赌啊,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也总得有赌约吧?”
  李承辞也是心生一计,这南詔三番两次想要踩庆国一脚,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
  不如自己就将计就计,反咬他们一口,让他们为自己的小聪明附上代价。
  “赌约…这个…对了,你想要赌什么?”
  徐若天一时间也是想不到该拿出什么样的赌注,所以又怕堵住甩给了李承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