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五章:林相入伙,林婉儿之病

  “五殿下……你我现在不正是好友吗?应该不需要太熟悉吧?”
  林若浦并不是不想和李承辞交好,可是奈何自己丞相的身份,绝对不可能太过于李承辞靠近。
  否则庆帝那边,自己无法交代,到那时庆帝怪罪下来,自己可承受不了庆帝一怒。
  “哈哈哈,林相的担心在下清楚,皇子与丞相结党必定会招惹父皇的注意,到那时恐怕丞相的位置不保,您说对吗?”
  李承辞一席话,着实是让林若浦心中一惊。
  好一个五皇子,竟然直接就看透了自己心中畏惧的地方。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看透了,也说透了,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
  “五殿下,你也知道,当今太子刚刚上位不久,若是此时五皇子拉帮结派的话,定然会遭到太子全力针对,恐怕那时陛下也会对殿下您产生另类想法。”
  “林相此言有理,可是林相您觉得本殿下何惧太子?至于父皇那边本殿下会亲自去告知。”
  李承辞此时已经完全不惧,太子之能,对他产生不了太大的威胁。
  不过太子背后的长公主李云睿到时能对他有些威胁。
  长公主李云睿这个人才是太子一党中最为可怕之人。
  此人心机深重,不过若是李承辞有林若浦的支持的话,倒也不惧李云睿,太子一党。
  “殿下,可曾想到太子背后的长公主?”林若浦说道。
  “长公主,论心机,论手段,在下自问自己都可与其匹敌,不过,长公主手中掌管内库,这倒是让我有些难办。”
  “五殿下雄心大志,不过五殿下有没有想过,若是老臣加入五殿下门下,老臣又能获得什么好处?”
  不得不说林若浦此时真的是有些心动了。
  放眼五大皇子之中,五皇子李承辞确实是当属第一人。
  而且李承辞无论心机还是手段绝对都非当今太子能比。
  五位皇子之中,恐怕唯有二皇子的心机能与其匹敌。
  不过林若浦心中虽然有些心动,不过想要说服他可没有这么简单。
  要知道,一旦他林若浦真的成为了五殿下一党。
  那可就代表他把整个林家未来的希望全部压在了李承辞身上。
  若是李承辞斗不过太子,斗不过二皇子,那他林家可就功亏一篑了。
  “林相放心,只要林相可以支持我,那我可以保证,庆国不灭,相位不倒!”
  李承辞此时也是下定了决心,这个承诺,哪怕是庆帝都不敢保证的。
  林若浦在听完这一句后,同样是瞬间被震惊的无话可说。
  庆国不灭,相位不倒……
  “五殿下,你真能做到如同保证的这一番一样?”
  林若浦思考半天之后,才小声的说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竟然心中下定决心,李承辞定然会做到如同保证一般。
  “好,既然五殿下做出如此保证,那老臣愿意支持殿下!”
  林若浦此时心中下定决心,其实他心中清楚,宰相之位想要不被替换,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入皇子一党。
  辅佐自己看中的皇子,使其登基继位,才能保证自己的地位不被替换。
  而如今五位皇子之中,他林若浦唯一看中的也只有李承辞。
  再加上李承辞对他的保证,他林若浦支持李承辞又如何?
  “哈哈哈,林相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搞定了林若浦,李承辞心中的欣喜可想而知。
  有的当朝丞相的支持,自己现在的势力,虽然尚且不有及太子。
  不过,也并非太子可以随意招惹的存在了。
  “林相,据传林相之女体弱多病患有痨疾是否?”
  完成了一个任务,李承辞自然要想办法见一见林婉儿。
  “五殿下,小女确实如此,因为其身份,老臣无法将其接回林府,也无法派人对其照顾,所以,落得了一身病,老臣也是心中愧疚啊!”
  林若浦对于自己的女儿林婉儿到也是真心愧疚。
  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的自己的女儿无法认祖归宗,享受她应该享受的。
  还害的她落下一身病,现在又沾染上了无法医治的劳疾……
  果然,果然还如同原著中的一样,林婉儿染上了肺痨。
  肺痨这种病,在这个时代几乎已经被判定是必死无疑的绝症了。
  不过,在前世倒是可以医治的,不过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而且肺痨这种病属于慢性传染病类,李承辞也是十分好奇,依照影视剧中的林婉儿的情况,她的病绝对已经进入了晚期了。
  可是肺痨进入了晚期,这么长的时间,却没有一个人被她传染。
  这倒是挺稀奇的,不过这一次,李承辞不会允许林婉儿再出现那种状况了。
  让人看起来实在是太心疼了,一位大家闺秀,长相非凡,而且十分知书达理,却偏偏得了这一种绝症。
  好好的一位姑娘,却因为这种病,荤腥不能吃,不能吹风,整个人看起来都病怏怏的。
  “不知林相可信得过在下,这下也曾在宫中,与各位太医学过医术,不敢说医术绝顶,但是肺痨之病还是可以医治医治的。”
  既然想要改变林婉儿的命运,那自然是最快开始最好。
  否则等范闲来了,自己才去刷好感度,那岂不是已经晚了?
  “这?”
  林若浦也是一愣,不过仔细想一下,还真的可以让五皇子去治一治。
  他也是早有听闻五皇子李承辞医术天赋极高,年纪轻轻医术却早已超过宫中太医。
  若是让他来给婉儿医治,说不准,还真的可以出现奇迹。
  “若真的是这样,那老臣谢过五殿下了。”
  一念至此,林若浦也是对李承辞行了一礼。
  “林相您客气了,林相愿意支持在下,那我和林相便是一党,医治林相之女,也属在下分内之事。”
  “不管怎么说,老臣还是要谢过五殿下的。”林若浦说道。
  ……
  林若浦与李承辞又交谈了许久之后,终于走出了书房。
  “林相不必相送,至于令女的病,我自然会去医治。”李承辞说完之后,便拜别了林若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