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36章:千古诗句,李承辞亲笔

  “五弟你对这个范闲竟然这么有自信,这倒是让我对这个范闲挺感兴趣了。”
  李承泽倒也是吃了一惊,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五弟可不是随意夸人的主。
  这个范闲不过是户部侍郎范建养在澹洲的一个私生子。
  也不过是最近才来京都,自己五弟从小生活在京都,就算是领兵出征,那也是前往洛洲参战。
  这期间根本就没有去过澹州,那这么说的话五弟也不过只是认识范闲几天。
  仅仅是这几天的时间,这个范闲就得到了五弟的夸奖。
  看了这个范闲可能是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这样的话自己以后就多观察观察他吧。
  说不定这也是一个奇才,自己以后可能还有什么事要用到他呢。
  “好了二哥我就不与你闲聊了,算时间这些才子才女应该也做好了诗,我就先行离开了。”
  李承辞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走的时候还顺手拿了一串菩提。
  看着李承辞离去的背影,李承泽也是陷入了沉思。
  …………
  回到大殿内,李承辞发现已经有很多的才子才女做好的诗。
  而郭保坤貌似也做好了诗,此时刚刚收笔。
  “云青楼台露沉沉。”
  “玉舟勾画锦堂风。”
  “烟波起处遮天幕。”
  “一点文思映残灯。”
  如同原著中郭保坤做出来的诗一样,还是那一首诗。
  这首诗只能算是还行,但是也就一般般。
  不过在其他人的眼中,这确是一首好诗。
  在场上的不少才子才女也纷纷称赞。
  而贺宗纬更是十分捧场的夸赞了起来。
  “郭保坤枉你从小饱读诗书,你真的是对不起你读过的那些书籍。”
  李承辞从大殿门口走进大殿,这边走还一边贬低着郭保坤。
  而一磅的范闲也随即开口贬低了几句。
  “范闲你够了,五殿下乃是世人公认的少年诗神,郭公子的诗与五殿下的诗相比确实不值得一提,不过你又有什么资格评判郭公子?”
  一旁的贺宗纬知道自己惹不起李承辞,自己也没有那个资格。
  但是范闲确实不同了,他只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夫,自己还是招惹的起。
  “范闲,这两人如此看不起你,你难道不该教训教训他们?你可不能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
  李承辞也是懒得废话,再这样下去这几人恐怕又要多逼逼了。
  反正这诗会最后的结果都是范闲拔得头筹,这期间就不要浪费那么多时间了。
  “竟然五殿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用这一首诗来与在座的各位相比吧!”
  范闲自然也是懂得李承辞的意思,他也懒得和这种人废话了。
  这两人不就想打压自己嘛,自己现在就让他们知道自己可不是随便可以打压的。
  看着范闲起身站了起来,贺宗纬却有些着急了。
  他并不是担心范闲能写出比郭保坤好的诗,而是自己还没有展露出自己的诗呢。
  原本他是打算在贬低范闲几句,然后引起所有人的目光。
  到最后才把自己最为满意的一首诗作出来,这样绝对能成为此次诗会的头筹。
  不过貌似众人的目光已经不在他的身上,简直是该死……
  “竟然是比试,那怎可没有赌注呢?范闲,郭保坤不如你们来赌个大的怎样?谁若是输了从今以后谁就永远不要再做诗,你们敢吗?”
  李承辞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光看这两人比诗其实并没有多少乐趣。
  但是要是有赌约的话那可就不同了。
  就比如原来轨迹中两人的赌约一样,范闲要是输了的那他以后不在作诗。
  而郭保坤也是一样,他要是输给了范闲的话以后再也不作诗。
  “可以。”
  范闲也是丝毫没有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对于他们两人的比诗他是十分有信心的。
  “这……好吧!”
  郭保坤倒是有几分犹豫,不过仔细想一想,自己怎么会输给一个乡野村夫?
  因此郭保坤犹豫了片刻之后也是答应了下来。
  赌约已定,范闲直接一首登高直接写了出来。
  这首诗一出,在场上的所有人除了李承辞都被惊到了。
  这短短的几句话,把人的一生全部概括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范闲从今日起将会名声大震。
  “范闲呀范闲,你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外挂,不过我好歹也是庆国的少年诗神总不能让你盖过我的风头吧,今天不知兑换谁的诗呢?”
  看着人群中的范闲,李承辞也是不得不感慨,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外挂存在。
  这一首登高,自己曾经也学过但是自己后来都给忘了。
  可是这个范闲竟然能在脑海中记住那么多年。
  不过李承辞看着范闲装逼,他肯定也要打压打压他。
  毕竟自己才是庆国的少年诗神总不能被范闲盖过了风头。
  “既然大家都做好了诗,那我想我也应该作首诗吧!”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随后走到了人群中。
  在座的所有才子才女们听见李承辞的话,也是瞬间激动了起来。
  “请。”
  众人十分自觉的散开,给李承辞让出了位置。
  而李承辞也是拿起笔,沾起墨动起了笔。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
  “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
  “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
  “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
  “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
  “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
  “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
  “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
  “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
  “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
  “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
  “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
  “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
  “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
  “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
  “落月摇情满江树。”
  一首长诗满篇字,这首诗足足站满了纸上所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