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十六章:雪儿出关,痛苦回忆

  一番思考过后,范二夫人实在是想不通。
  最后只能是认为自己这个侄儿,比较喜欢若若吧!
  就连自己第一次见到若若的时候,都忍不住夸奖她可爱漂亮。
  所以李承辞应该是喜欢若若,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的。
  其实这样也好,若是长大之后可以让若若嫁给李承辞。
  那他们范府就又多了一个庞大的靠山,也能给自家老爷在官场上有更大的发言权。
  “那……那我收下了,谢谢五殿下。”
  范若若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又看了一眼对她微笑的李承辞,心中也是多出了一股暖暖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哪怕是她的哥哥范闲也没让她感受到这种感觉。
  少女与少年的第一次相遇,互相在对方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想必日后,这颗种子可能会膨胀发芽,长成苍天巨树。
  但也有可能枯萎,所以范若若与李承辞日后会怎样,他们都不知道。
  哪怕是李承辞也不能保证自己真的能获得范若若的喜欢。
  虽然他有系统存在,但是他不希望自己要用那种卑劣的手段。
  强迫一个人爱上自己,那和强上一个人有何区别?
  时光匆匆,转眼几人便闲聊了半天。
  “看这天色已晚,本殿下就先行回府了,姨娘保重身体,辞儿有空还会再来看望姨娘。”
  仰望星空,此时天色已晚,李承辞的身份也不好住在范府。
  所以便打算回府了,算了算日子,今日也差不多是雪儿姐姐出关之日了。
  “辞儿,天色已晚,不如我派人备马车送你回去吧?”范二夫人说道。
  “不用了姨娘,虽然天色已晚,但是我认识回去的路。”
  李承辞笑了笑,其实以他现在奔跑的速度,哪怕是马车都比不上。
  如果坐马车的话,在京都街上恐怕最少也要一柱香的时间才能回到府中。
  但是如果他用轻功避开旁人,顶多半柱香的时候就回到府中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路上小心一点。”
  见到执意如此的李承辞,虽然范二夫人心中有些担心,不过还是任由李承辞自己打算了。
  “表哥,有空还来找我玩啊,堂哥你可答应我的教我经商之道,可别忘了。”
  经过半天的交流玩耍,此时的范思辙已经成为了李承辞忠心的小弟了。
  这半天,李承辞除了和范若若聊天提升好感度以外,剩下的就是在逗范思辙。
  范思辙真的是太好玩了,怪不得长大后总是会做出一些让人觉得好笑的事。
  真的,若不是李承辞知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世界,他一定会说,范思辙完全就是郭麒林(麟)本色出演啊!
  不过在这方世界,郭麒林是不存在的,范思辙就是范思辙,它是真实的存在。
  他就是自己的表弟,是一个被自己耍了还粘着他的小屁孩。
  他不是任何人扮演的存在,她就是他自己。
  同样,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是他们自己,他们并不是任何人扮演的存在。
  虽然他们的样子和自己在影视剧中看到的样子是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这种想法是心境的一种提升。
  同样也是这些天经历的事情,李承辞自己感悟的。
  “范思辙你想学习经商之道,那首先要学会算数,把算数学精通了之后,你自然就懂得一切了。”
  李承辞笑了笑,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范思辙虽然在别的事情上容易犯傻,但是在赚钱经商这一块绝对是个天才。
  “嗯?不懂,不过我还是会听表哥的话,好好学习算数的。”
  范思辙年幼不懂,但是他懂得听话。
  “若若,我给你的玉牌,你一定要好生保管,这是随意出入我府中唯一的玉牌。”
  李承辞说的是实话,除了辞疑宫中的所有下人们,还有护卫等等辞疑宫的人。
  其他人想要进入辞疑宫,都必须经过严查。
  所以,想要随意进入辞疑宫,就必须有李承辞腰间的玉牌。
  李承辞曾经说过,他腰间上得一清一白两件玉牌可代表他。
  所以,整个辞疑宫里的下人们,都认识这两件玉牌。
  “嗯,我会好好保管的,五殿下,过两天我便会亲自上府。”
  范若若也是真心想要前往辞疑空,她想要听那些故事。
  “好,我在府中等你,对了,还有以后就别叫我五殿下了,叫我承辞哥哥就行。”
  李承辞说完之后还没等范若若反应过来,就直接推门离开了。
  李承辞离开许久,范若若才反应过来,原本白皙的脸蛋,这一刻出现了一丝红润。
  ………………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李承辞带着高兴回到了辞疑宫中。
  就在他刚刚走进房间内的时候,房间内传来了一道声音。
  “还知道回来?”
  听见这道声音,李承辞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道声音他太熟悉了,这是他的雪儿姐姐。
  “雪儿姐姐……你……你出关了?”
  李承辞转过身来,一眼就看见了一脸严肃坐在椅子上的雪儿。
  “怎么?我出关了你不高兴?”
  雪儿的声音有些冰冷,这让李承辞心中发毛。
  李承辞可以说在这个世界,谁都不怕,哪怕是他的父皇庆帝,他也只是尊敬。
  但是面对雪儿他是真的怕,没办法,从小就被雪儿操练。
  可以说雪儿对待李承辞非常的严厉,而且总是会想到奇特的法子历练李承辞。
  李承辞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自己三岁的时候,躺在房间内睡觉,雪儿直接一把火给房子点了。
  当时要不是他跑的快,铁定要被烧伤。
  李承辞在那一刻是无比的愤怒,在他看来雪儿这是诚心要杀他。
  不过仔细想一想,雪儿不是这样的人,她要是想杀自己,就不会在自己母后去世之后,一直守护自己。
  事后李承辞非常冷静地问雪儿,为什么这么做?
  雪儿的一句话让他知道,他这一辈子都离不开雪儿。
  “我不想在你的身上再次经历娘娘去世给我带来的痛苦。”
  这句话,让当时仅仅只有三岁的李承辞瞬间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