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5章:南庆烈酒,文阳公主

  三杯酒下肚,南詔三皇子的表现确实是让庆国皇室心中有些慌。
  “这都第三杯酒了,那个人有完全没有醉倒的征兆啊。”
  “对呀,这可如何是好?”
  “完了呀,这还有两杯酒那个人要是不醉的话,那岂不是说……”
  这一刻,众人议论纷纷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在最后的两杯酒,也是无法放倒南詔三皇子了。
  看来这一次五殿下真的赌错了,这次怕不是落了面子。
  众人的议论纷纷,却没有给李承辞带来任何的慌张。
  反观他还是一脸的平静,甚至嘴角轻微上扬,还是一副自信的样子。
  “请!”
  李承辞丝毫没有受其他人影响,反手又到了一杯酒。
  “好……”
  此时剑南春在南詔三皇子体内起了作用。
  从刚开始的一点点慢热,到现在身体里感觉如同火烧一样。
  南詔三皇子徐孙此刻心中也是慌了,作为一个常年酒徒的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些醉了。
  “为了南詔的面子,为了父皇的面子,拼了!”
  心中暗自鼓励,徐孙接过酒杯再次一口饮下。
  这一杯酒下肚,徐孙的脸上开始泛红。
  甚至整个人都开始有些晕晕转转的,不过他还是硬撑了下来。
  看着徐孙的表现,李承辞脸上的笑容更甚。
  “还有最后一杯,你确定你还能撑的住。”李承辞笑着说道。
  徐孙听着此话,本想反驳可是奈何眼前的景象已经分成了两份。
  “喝……得下。”
  口中断断续续地回答,徐孙左摇右晃的想要接过酒杯。
  不过奈何徐孙左摇右晃的,根本接不住酒杯。
  “这最后一杯酒,我想你怕不是喝不下了吧?”
  李承辞淡淡的笑了笑,他之所以如此断定徐孙喝不下五杯。
  那是因为剑南春的度数,剑南春的度数哪怕在前世都算偏高。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酒度数都很低,所谓的烈酒度数也最多不过五十。
  习惯了度数比较偏低的酒,突然喝度数达到七十多的剑南春,而且还狼吞虎咽根本不给自己缓一缓的时间,他要是能连喝五杯,那李承辞还真的佩服他呢。
  不过显然自己猜对了,仅仅是第四杯酒,就已经在他头脑晕眩。
  这最后一杯酒,他就算是能喝的下,也肯定喝完之后就晕。
  不过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喝不下最后一杯了。
  “三哥你坚持住呀,你平常的酒量哪去了?”
  “对呀,这才是第四杯,你把最后一杯喝了我们就赢了呀。”
  “嗯……好……”
  虽然口中坚持,但是徐宋的样子已经出卖了他。
  刚才他的脸色只是微微泛红,可是此时已经完全醉红了。
  “五。”
  “四。”
  “三。”
  众人不解,为何此时李承辞突然读起数字?
  “二。”
  “一。”
  这最后一秒钟落下,只听见扑通一声。
  这一刻,众人终于明白为何李承辞回突然倒数数字。
  最后一秒钟时间落下,徐宋直接应声倒地摔在了地上,哼哼大睡了起来。
  “晕了?”
  “他晕了!”
  “哈哈哈,看来你们南詔国的酒量也不过如此吗?”
  “对呀!我还以为他们的酒量有多好呢,也不过四杯酒就喝晕了。”
  众人看着眼前一幕,心中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还有一杯酒,就差这最后一杯酒,他们可就输了呀。
  不过原本已经放弃了的庆国皇室,没曾想到就是这最后一杯,徐宋喝不下去了。
  “詔帝,看样子是我赌赢了。”
  李承辞转身看了一眼詔帝,发现原本还是笑脸的他,此时脸色已经铁青。
  没有办法,原本已经以为稳胜的,可是没有想到在这最后一杯酒却突然发生了这一幕。
  “哈哈哈,看了庆国的美酒真的是够烈呀。”
  既然赌约已输,詔帝心中也无可奈何。
  只能想办法扯开话题,这样才能保住自己脸面。
  而庆帝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
  “来人把南詔三皇子带回去让他休息,这派些人照顾他”。
  “是,陛下!”
  庆帝一声令下,只见把守在庆典亭外的士兵走了进来,随后拖走了徐宋。
  “让她们上来。”
  就在此时詔帝拍了拍手,随后只见一群长相十分美丽的女子伴随着乐声走了进来。
  李承辞大致的看了一眼,总共十一位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还有一位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
  这位身穿蓝色长裙的女子长相也是绝美,哪怕是于范若若和林婉儿相比也是毫不差。
  不过李承辞却没有丝毫的兴趣,确实他也喜欢美色,不过他并非那种见一个就喜欢一个的人。
  他的心中只有两位女子,那便是范若若和林婉儿。
  她们两人已经占据了李承辞所有的心房。
  …………
  不过不得不说,这群女子的舞蹈确实是挺好看。
  在场的所有皇子和其他皇室世子,无论是庆国还是南詔都是眼巴巴的盯着这些女子。
  特别是那一位蓝衣女子,每一位皇室子嗣脸上几乎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不过倒是还有一位例外,那便是李承辞,虽然他也再看这些女子,不过他的眼神中并没有贪婪。
  反而是欣赏的眼神,就好像是在欣赏一种完美的艺术一样。
  这着实是让文阳公主意外,平常的那些男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带着色色的意思。
  哪怕是自己的皇兄皇弟们也同样如此。
  本以为天下男人都是这样,未曾想到这李承辞竟然不为自己的美色所动。
  “也好……总算不是让我太过于讨厌。”
  文阳知道此次自己父皇带自己来庆国的目的。
  他要用自己讨好庆国,这样自己的国家才不会遭到庆国攻击。
  想用用自己和亲,而庆国和自己和亲的人就是李承辞。
  可是李承辞可是让自己哥哥成为废物的罪魁祸首!
  自己怎么可以嫁给他?
  从小到大,只有徐阳哥哥对待自己是真心,现在他被李承辞害成了那个样子……
  自己的父皇不是想办法为皇兄报仇,反而想要自己与李承辞和亲,自己只能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