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一百章:南詔使者,传说中的人彘

  “回禀殿下,南詔国的使者已经在主帅营等待一天了,不知殿下现在可否去与其一见?”
  李承辞刚从狱牢中走出来,守在狱牢外的士兵就迎接了过来。
  此人只是一位普通的士兵,从昨天里面之后便在这一直等待着。
  等待了一晚上,终于主帅李承辞殿下终于出来了。
  听着这位士兵的话,李承辞轻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向着主帅帐篷走了过去。
  主帅帐篷中……
  此时李承辞的帐篷内已经坐满了人,除了李忠义等人便是一群身穿黄色长袍的人。
  “不知李承辞殿下何时才能与我等一见?”
  这南詔的使者也是等着急了,他们昨天便到了,可是这南庆的人却让他们在这等待。
  而且最过分的还是一等便是等了整整一晚上。
  不仅让众人心中十分生气,不过他们也不能表现出来。
  因为他们害怕!
  因为他们是失败的一方,他们没有资格去生气。
  “抱歉各位,让各位久等了。”
  此时一道十分动听的少年声音从帐篷外传了进来。
  随后只见帐篷被拉开,一位长相如仙似俊俏的少年走了进来。
  “想必您便是庆国的五殿下李承辞了吧?”
  众人见着走进来的少年,心中便已经断定此人的身份。
  他们早就听闻庆国的五皇子李承辞长相俊俏非凡,就如同那神仙落下的仙人一样。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甚至还超乎了他们心中的想象。
  “五殿下……”
  “一些没用的话就不用说了,直接直奔主题吧。”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反正李承辞看着这几位长相如同狐狸一样的南詔使者心中便有一些恶寒。
  这南詔的大官难道就长成这个样子?
  虽然不能断定南詔的官员都长这个样,但是李承辞心中便已经断定詔帝不注意礼面。
  怎么说也是作为两国交好的使者,不说找一些俊俏的官员,最起码长一些长得像人的吧?
  这几个家伙长的就跟那成了精的野狐狸一样,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府邸极深。
  “不知五殿下是想要聊些?”
  这几位使者也是十分的尴尬,原本他们还打算像往常与其他国家使者谈论一样互相夸赞一番。
  但是没想到这庆国的五殿下竟然如此不给面子。
  不过他们心中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这一次并不是像往常一样是和其他国家交好。
  这一次他们代表的是南詔赔礼道歉的态度。
  “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我南庆此事的条件了吧?”
  言听此话,这些使者中一位长相最为老态的人站了出来。
  “这个我们已经知晓,此次前来我们便代表南詔的态度,五殿下此次提出来的条件,我们南詔一一答应。”
  “对!我们愿意答应你们的一切条件,只要你们愿意放了我们的太子殿下,保证让他可以安全的回到我们帝都。”
  “这个当然可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现在我就派人把徐阳带出来,不过大家应该心知肚明,他竟然落到了我的手上自然要受一些皮肉之苦,所以还请各位不要见怪。”
  李承辞笑了笑,为了庆国的利益他没有选择杀了徐阳。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可以折磨徐阳,不可以让其终身一生活在痛苦之中。
  再说詔帝只是说了,只要徐阳可以活着回去就行。
  他可没有说自己不可以伤害徐阳,到时候就算他生气也拿自己没有办法。
  “这个是自然,我们能体谅,那那还请五殿下把我们的太子殿下带出来吧!”
  这些使者也是没有想到,此次商谈竟然如此顺利,庆国这边竟然没有人难为他们。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只是普通的交际官,他们可不想被为难。
  “李忠义你亲自带两个人把徐阳给抬上来,记住要轻一点,毕竟他还受着重伤。”
  “属下领命!”
  说完李忠义便带着两位白袍军离开了帐篷。
  刚才两人的对话也着实让南詔的使者们心中一寒。
  重伤?还需要抬着出来……
  恐怕他们的太子殿下这一次是受了很重的伤。
  “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太子殿下身受重伤……恐怕我们回到帝都也是难逃一顿皮肉之苦啊。”
  南詔的使者们不傻,他们知道若是徐阳身受重伤回到帝都的话,那么詔帝绝对会暴怒。
  到时候恐怕自己等人也会受到牵连,虽然不至于丢掉小命,但是皮肉之苦肯定是要受的。
  大约十几分钟后,帐篷再一次被拉开了。
  随后只见两名白袍军抬着竹子做成的担架走了进来。
  在这担架上躺着一个人影,不过在这人影上却盖着一层白布。
  “李承辞殿下?这……”
  看到这一幕,着实是让几人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还会盖着一层白布?
  难不成太子殿下已经死了?太子殿下要是死了的话,那自己的小命还能保得住吗?
  一时间几位南詔的使者心中也是发慌了。
  “这个嘛,由于我不小心下手太重,还得徐阳受伤过重,所以盖上白布是怕吓到几位。”
  李承辞微微的笑了笑,眼神扫过几位使者,心中在等着看好戏。
  几名使者听到这话心中才好受了一些,只要没死就好……
  “多谢李承辞殿下担心了,我等并非胆小之人,这点还是不需要担心的。”
  几名十者,其中一位年轻一点的使者笑了笑开口说道。
  随后只见他走向了担架前,一脸笑意地掀开了白布。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声音在帐篷中响起。
  这让众人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当他们望向担架上的徐阳的时候,都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这还是个人吗?
  担架上的徐阳已经完全不像一副人的模样了。
  看着众人的态度,李承辞满意的笑了笑,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不仅仅只是南詔的使者,哪怕是狱山河几人都吓蒙了。
  不过李忠义与贾诩倒还好,他们确实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殿下!真的有你的,想不到您既然使用的是传说中的刑法……”
  “对啊!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人彘吧?”贾诩吞了口唾沫说道。
  没错此时的徐阳已经被做成了人彘!
  人彘这种刑罚在这个世界上并未出现过,可以说徐阳是第一个被做成人彘的。
  人彘!
  此时的徐阳双手双腿都已经被削断,只剩一个头颅和身体。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的眼珠子被挖了下来,还有他的嘴巴张不开了,同样他的耳朵也被割掉了。
  可以说从此以后他看不见,听不到无法说话。
  甚至明眼人还能看到他的喉咙处有明显的针线。
  要是贾诩没有猜错的话徐阳恐怕连味觉也没了……
  除此以外,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不仅连味觉丢失了,很有可能他的声线也被破坏了。
  PS:本来是打算这一章回京都的,但是没想到一章的时间描写不出来,所以还请大家勿怪。
  ps:如果不出问题的话,明天可能就会上架了,而且明天就会结束战争支线,主角便会回京都,所以还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