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1章:庆国美酒,与桃花酒

  这两种酒,其中一种并不算是庆国本土的酒。
  但是它又算是庆国的酒,这种酒名为桃花酒,是李承辞从南詔国夺回的桃花城特产。
  此酒入口如桃花清新,口感清甜度数不高,适合女子与酒量不佳者。
  这另外一种酒自然是李承辞从系统那里兑换的美酒。
  此酒在前世也算是非常有名的一种美酒,名为剑南春。
  此酒度数偏高,口感芳香浓郁,醇和回甜,清洌净爽,余香悠长。
  “这酒香味倒是十足呀。”
  庆帝不喜酒,但是不代表他不喝酒,在某些隆重的事情上他也会喝两口。
  虽然不是太过于懂酒,但是对着酒的味道他还是懂上几分的。
  如今整个书房内都飘散着阵阵酒香,就连他这个不喜欢喝酒的人都可以断定此酒绝对不错。
  走上前,庆帝端起了一个杯子轻轻地抿上了两口。
  “嘶!”
  “这……这酒真的不错,就连朕这种不喜欢喝酒的人,都觉得这酒爽口。”
  仅仅只是两口,庆帝心中便大喜,同时决定盛宴上就喝此酒。
  庆帝喜喝茶不喜酒,原因自然是酒有些辣口。
  可是这杯酒不仅不辣口,不上头,反给人一种非常爽口的感觉。
  “父皇,您再尝一尝这种酒。”
  李承辞微笑着端起了另一杯酒递给了庆帝。
  而庆帝也是接过了,又抿了两口桃花酒。
  喝完之后也是夸赞了两句:“此酒虽然不如另一杯,但也是难得的美酒,不错,不错。”
  见到自己父皇喜欢,李承辞心中也下定了决定。
  “父皇,这两种酒一种名为剑南春,是儿臣亲自监管酿酵,这另外一种酒,也就是您刚才喝的那种清甜的酒名为桃花酒。”
  “桃花酒?此酒不是桃花城特产的美酒吗?”
  听着此酒的名字,庆帝回想起了李承辞攻下的是几个城池中的桃花城。
  对于的桃花城的特产桃花酒,他还是知道的。
  “是的父皇,如今这桃花城已是我庆国的领土,儿臣觉得我们应该大大推广桃花酒。”
  这南詔国的百姓有很多都喜欢喝这桃花酒,如今桃花城成为了庆国的领土,他们很多人都不敢再买桃花酒喝。
  这可是少了很多的利益,李承辞也看到了这其中的利益。
  若是他在打开桃花酒的贩卖渠道,再把这些酒专卖给南詔,这岂不是又可以再赚一笔?
  “这确实不错,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这个剑南春属实可口,若是可以大量贩卖的话,朕可以断定这是一个不菲的利益。”
  庆帝把目光放在了剑南春上,眼中还闪过一丝光芒。
  听着自己父皇这话,李承辞也懂了其中的意思。
  在庆国开阔剑南春,这样又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以剑南春的味道,庆国百姓绝对喜欢,所以绝对可以大卖。
  “父皇,儿臣懂了。”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随后与庆帝对视了一眼。
  这一幕,着实是让一磅的侯公公心中感慨,不愧是父子俩……
  “父皇,儿臣现在就派人去我府中把所有的酒都运过来。”
  “嗯,去吧。”
  转身离去,李承辞离开了书房之后便找到了王若风。
  把该说的都告诉了他,让他和狱山河亲自押送美酒。
  看着王若风离开的背影,李承辞不得不佩服自己。
  自己先前的猜测还有所作所为还真的做对了。
  若不是自己提前从桃花城中运输的大量的桃花酒,还有从系统那里购买了大量的剑南春,那今天这事还真的没有办法了。
  不过好在自己提前准备了,现在辞疑宫中的地下酿酒场里存放的洒足够应付此次盛宴了。
  这一次盛宴结束后,自己应该去买几处房子了。
  一切忙完之后,李承辞重新回到了林婉儿和范若若的身旁。
  两女看着李承辞回来了,也是好一阵询问。
  李承辞也只好一一回答,毕竟她们最关心自己。
  …………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了,詔帝等人的车队出现在了皇宫外。
  不得不说此次詔帝的诚意还是不错的。
  十几辆马车装着金银财宝,大量玉佩首饰,还有各种高贵的服饰和丝绸。
  在这马车之后还有大量的牛羊以及战马,甚至李承辞还看到十几位少女。
  对此李承辞心中还是比较厌恶的,这个时代女子就应该被当做赔送品吗?
  “欢迎詔帝,此次詔帝前来庆国,朕自然要好生接待。”
  “庆帝客气了,此次吾能来见证庆国风光,是吾之庆幸。”
  “哈哈哈,别在这里说了,随朕进宫中一聚。”
  “好好好,那这些东西?”
  “辞儿,这东西你看着安排吧!还有通知宫女太监们给他们收拾房间。”
  庆帝在说完此话后,便转身向着皇宫走了过去。
  “是,父皇。”
  听见李承辞的声音,詔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李承辞。
  眼神中闪过一丝恨意,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可哪怕仅仅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李承辞以及庆帝给捕获了。
  “呵,老东西我倒是想看看你想干嘛?”
  李承辞心中十分不屑,随后便带着林婉儿和范若若走到了南詔国的马车前。
  “你们把这些东西拉送到内库,一些该留下的留下,不该留下的统统反给他们。”
  李承辞转身对着身后的庆国士兵说道。
  “是!”
  领命之后,其中一位士兵走上前牵住了马匹离开了。
  而李承辞又吩咐了几名宫女和太监让他们带着南詔此次前来的皇室成员离开了。
  他们去的方向是宫中招待客人的后院,此地便是这些人休息的地方。
  做完了一切之后,李承辞便与林婉儿与范若若两人分开。
  他现在要进皇宫大殿,林婉儿和范若若是女子是不得入内的。
  所以林婉儿和范若若只能在皇宫内的御花园闲逛。
  来到皇宫大殿,李承辞一眼便看到正在哈哈大笑的詔帝。
  而詔帝自然也看到了李承辞,同时目光也放在他的身上,打量了起来。
  “庆帝陛下,若是吾没有猜错的话,此子应该便是庆国的五皇子李承辞吧?”
  言听此话,庆帝并没有立马回答,而刚刚入殿的李承辞自然也明白自己父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