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40章:庆帝参加,妙不绝口

  皇宫。
  李承辞早早便来到了皇宫,其目的自然是为了庆帝。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邀请庆帝一起参加上元节。
  那自然是要亲自来到皇宫与自己父皇说明。
  早朝结束,庆帝在得到侯公公的消息之后也是近快赶回了书房。
  他倒是挺好奇的,自己这个辞儿平常无事基本不会前来皇宫。
  今日竟然主动来找自己,恐怕是有什么事要与自己商量。
  回到书房,庆帝便一眼看见了李承干正在看书。
  “辞儿你找朕何事?”庆帝开口问道。
  听见自己父皇的声音,李承辞也是连忙站了起来把手中的书放了下来。
  随后行了一礼开口说道:“回禀父皇,儿臣却是找您有事。”
  “所谓何事?”
  “这再过两天便是上元节了,儿臣斗胆请父皇前往辞疑宫共聚上元节!”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李承辞直奔主题。
  这倒是让庆帝也是一惊,同时心中升起一丝久违的感觉。
  这往年的上元节,都是自己与后宫佳丽共聚佳节。
  虽然表面热闹,但不过只是过眼云烟,节日一过又回到了往日。
  “为何?”
  庆帝心中波澜不停,但是依然没有直接答应。
  “因为我是你之子,你是我之父,父亲与儿子共聚佳节这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嘛。”
  李承辞此话也是颇为大胆,因为他的称呼错了。
  不过庆帝却没有为此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一丝暖流。
  子与父,本为家。
  奈何皇室无情,自己也都忘了亲情的感觉。
  “辞儿……你难道就不怕吗?”
  “我不懂我要怕什么?我来邀请我的父亲团聚,为何要怕?”
  李承辞也是豁出去了,他还真的不信自己的父皇真的绝情到一丝亲情都没有。
  虽说皇室无情但也并非绝对,就好比自己前世从古至今多少朝代多少皇帝?
  从古至今还是有不少皇室亲情存在的,虽然对比皇室无情是比较少。
  但所谓虎毒不食子,就好比自己的父皇庆帝。
  他确实是害死了叶轻眉,但是他不也是放了范闲?
  “好,朕答应你,今日黄昏之时朕会到的。”
  不知为何,庆帝也是感觉冥冥之中自己好像回到了从前。
  回到了自己母后还活着,自己还是少年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自己不也是如同辞儿一样?
  没有过多的心机,没有太多的残忍,只有对亲情的渴望。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自己终究还是成为了庆帝。
  成为了一国之君,成为了一切的掌控者。
  “儿臣谢过父皇!”
  李承辞也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种笑是发自内心的。
  自己父皇愿意答应自己,那说明自己确实影响了他。
  他也正在慢慢改变,慢慢的脱离了原著中那一个心狠手辣,为了自己什么都不顾的存在。
  庆帝与李承辞的对话,也着实是让一旁的侯公公心生佩服。
  同时也是无比的震惊,震惊的是庆帝竟然同意了,这可不是庆帝的作风。
  佩服的是李承辞,自己侍奉庆帝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敢这么和庆帝说话。
  曾经倒是有一位女子,不过她的走了……
  可以说李承辞是第二个敢和庆帝这么说话的人。
  …………
  从皇宫回的辞疑宫,李承辞在府内把所有人都召集了一起。
  所以该通知的都通知了,现在就静静等待着上元节的到来。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上元节当天。
  此时整个庆国就仿佛进入了春节一样。
  到处张灯结彩,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在上元节的白日并没有多少节目,就是一些百姓们会选择去神庙上香拜佛。
  不过到了晚上,那整个庆国就热闹了起来。
  漫天烟花响起,百姓们嬉笑的声音遍布在京都的角落。
  幼童嘻嘻哈哈,大人们喝酒玩乐,老人们闲聊。
  而辞疑宫内也是无比的热闹,本来辞疑宫的下人们就已经有几十人了。
  现在再加上上百个白袍军将士,可谓是十分的热闹。
  划手喝酒,赏花舞剑,还有一些将士亲手包的元宵,可谓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而此时的李承辞雨与林婉儿和范若若正在房间内。
  几人穿着华贵的衣服,正在讨论着未来的事。
  一切看起来十分和睦,而就在此时辞疑宫外停下了一辆马车。
  而李承辞也如同心有灵犀般的感受到了庆帝来了。
  带着府上大大小小所有的人,李承辞恭恭敬敬的来到了大门后。
  拉开大门,庆帝以及侯公公刚好走了过来。
  “参见陛下!”
  “儿臣拜见父皇!”
  “都起来吧。”
  庆帝笑了笑,随后在侯公公得服侍下走进了府中。
  看着府中的装饰,庆帝心中也是感觉一时新奇。
  “辞儿,你府内的装饰倒是挺喜庆的,看起来不错。”
  “父皇缪赞了,这些都是下人们忙活了两天才装饰出来的。”
  李承辞跟着庆帝的身后,心中也是颇为欣喜。
  因为此时的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为何这地方把前世的那些春联什么的装饰品带到庆国?
  那些都是流传千古的传统,而而且一看就是非常的喜庆,而庆国百姓的喜好也是红色。
  先不说把传统发展了下去,而且自己好像还可以利用这在赚上一笔。
  “父皇,距离晚膳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就让婉儿和若若来陪您吧,我要去看看下人们准备的如何?”
  “嗯,去吧。”
  庆帝也是颇为好奇的打量着辞疑宫中的假山假水。
  这些看起来倒是颇为真实,不比皇宫内的装饰差。
  李承辞退去之后,很快林婉儿和范若若便赶了过来。
  而李承辞确实是去通知了所有的下人。
  晚膳,晚上的节目,还有特色元宵这些都需要自己去检查一番。
  若是出错了的话,那可真的失算了,毕竟此次可非从小可。
  自己的父皇也在,不能像往日一样随随便便。
  大致检查了一番,发现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李承辞心中这才放心了很多,现在就默默的等着晚上。
  到了晚上等父皇用了膳,自己就带着若若和婉儿去参加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