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五十三章:南詔意图,男儿应当征战沙场

  “哼,简直是放肆!”
  庆帝怒气冲冲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着实是把文武百官吓了一跳。
  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为什么会让陛下如此盛怒?
  “辞儿,你拿过去看看吧。”
  庆帝大手一挥,候公公便领会了意思拿起信封走到了李承辞的身前。
  接过信,李承辞也是认真的,看了起来,同样知道了,是谁三番两次暗杀自己。
  南詔太子!
  这一个三番两次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
  “呵呵呵,哈哈哈!”
  看了将近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李承辞把手中的信扔给了候公公。
  与此同时口中还在扬天大笑,只不过这笑声听起来却让人寒毛四起。
  这笑声中饱含着杀意,饱含着痛心,饱含着幽州城子民的绝望。
  “男儿应当征战沙场,父皇,儿臣请命让儿臣率军出征!”
  李承辞此话让朝堂子上的文武百官瞬间就震惊了。
  他们并不知道那信里面写的是什么,但是他们能猜到定然是挑衅李承辞的话。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李承辞才看到这封信后,竟然要率兵出征。
  这信上面到底写了什么?竟然能让温柔儒雅的五皇子如此生气?
  “陛下,五皇子年幼,不能派他去幽州城啊!”
  丞相林若浦也是有些急了,在这种时候,皇子应该避其左右,怎么李承辞还要站出来出风头。
  “丞相此言差矣,这封信上,南詔国的太子出言挑衅我庆国,而且指名道姓的点名我来与他一战,他们南詔国的太子都敢亲自率兵,我又能对此视而不见?”
  李承辞终于知道昨天晚上父皇为什么把自己几人叫了过去?
  原来他说的事就是这件事,要去的地方就是幽州城。
  怪不得自己的父皇说了,这件事很有可能会丢了性命。
  两国开战,南詔皇子亲自率兵出征,定然会士气大增,而且定然是铁了心想要和庆国开战。
  对方在信上出言挑衅地道:“我南詔出动了我这位太子,你南庆又是哪位皇子来应战?”
  这前往幽州城应战的必须是皇子,因为南詔国亲自指挥大军的是他们国家的皇太子。
  若是庆国只派出将领的话,定然会被南詔国说闲话。
  打仗胜利赚取的不仅仅是一座座城池,同样还有一国的脸面。
  若是尚未开战就丢了一国脸面,那可就真的是丢人了。
  所以,这一次出兵南詔庆帝打算派自己的几个儿子去。
  至于是谁嘛,他心中已经有了人选,这人自然就是李承辞。
  先不说李承辞的优点,就是他的心态也比太子和二皇子好。
  昨天晚上庆帝已经测验了他们三人的心态,李承辞是唯一让他满意的。
  而且这封信上还指名点姓的说道,李承辞必须去。
  若是他不来的话,在幽州城最后的二千名百姓就要被他们活活的活埋了。
  “幽州城百姓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现在幽州城仅剩的两千名百姓也在敌国之手,敌国太子说了,只要辞儿一同前往沙场的话,他们可以无条件的放了这二千名百姓。”
  什么?
  幽州城还有两千百姓在敌国之手?
  大臣们的心今天算是波涛起伏了,原本听到幽州城百姓被屠杀殆尽已经让他们震惊了。
  可是没想到对方手段竟然如此狠毒,不仅祸害了百姓,还用这两千百姓来威胁庆国。
  “陛下……两千百姓固然重要,可是五殿下的命更加重要啊!”
  李承辞门下的一名大臣苦口婆言的说道。
  “南詔国太子徐阳,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都认识,此人天赋极佳,特别是对兵法的领悟,而且此人城府极深……”
  “他在信上明说了,若是我国不出动皇子的话,那从此庆国便是懦夫,庆国的子民永远抬不起头……”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本殿下作为庆国五皇子,应当为幽州城的百姓复仇,应当守护我庆国任何一片领土,应当为我庆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此言终了,李承辞体内升起了一丝热血。
  可能这就是男儿的血性,沙场是每一个男人向往的地方。
  征战沙场,保家卫国这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同样李承辞这么一席话,让很多的大臣们心中都是升起了一丝热血。
  五殿下说的对,作为庆国子民,就应当为庆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父皇,儿臣再次请命,恳求父皇让儿臣领兵出征,夺回我庆国领土幽州城!”
  李承辞扑通一声,双漆跪在了地上,面色十分的严肃。
  “臣等恳求陛下让五殿下领兵出征!”
  “臣等恳求陛下让五殿下领兵出征!”
  “臣等恳求陛下让五殿下临兵出征!”
  “老臣附议!”
  “老臣附议!”
  一时间满朝文武皆是跪了下来,哪怕那些不是李承辞门下的大臣们也同样如此。
  “好,辞儿朕允了!”
  庆帝本来就打算派李承辞前往边疆收复幽州城的。
  所以这发生了眼前这一幕后,自然是答应了李承辞的请求。
  同时心中也是十分满意,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刚才的一幕可算是拉拢人心拉拢到极点了。
  恐怕至此之后,太子和二皇子在人心人脉上再也比不过辞儿了。
  “儿臣谢过父皇!”
  “臣等谢过陛下!”
  拜谢庆帝之后,众人缓缓地站了起来,心中热血浩然而成。
  “辞儿,现在驻扎在幽州城的南話士兵足足有两万,剩下的八万士兵现在正跟随着南詔太子徐阳向着骆周城进发,这便是他们的路线。”
  “骆周城?他们只是想要一举拿下洛洲啊。”
  仅仅只是听了对方的路线,李承辞就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想法。
  这并不是他瞎猜,而是他在脑海中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得到的消息。
  两年前他就在系统那里兑换了孙子兵法,所以凭着路线他就猜出了对方的想法。
  骆周城在幽州城的左方,是一个非常大的城池,只要通过骆周城便可一举突袭洛州中心。
  到那时整个洛洲可以算是被敌国拿下了。
  但是骆周城并非幽州城,骆周城是洛洲最大的城池,虽然不是洛洲中心处,但是人口也是排在第二位。
  而且此地易守难攻,想要突破十分的困难。
  而且众人都知这骆周城的守城大将正是李承辞手中的一名得力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