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九章:后宫召见,姨娘宜贵嫔

  “五殿下……我……我想娘娘有请殿下宜嫔宫中一聚……”
  宫女见到如此阵仗,自然是吓得跪了起来。
  不过她也是挺聪明,直接报出了自家娘娘的名号
  李承辞在听到宜贵嫔的时候,这时候才想起眼前这位宫女是谁。
  自己姨娘身边的贴身护卫,宣贵嫔是当今三皇子之母。
  (影视剧中太子独立皇子之外)
  这个宜贵嫔是自己母后的堂妹,两人是一同进宫的。
  又加上两人是亲戚关系,所以在这后宫属于一党,抵抗其他娘娘的压迫。
  “竟然是姨娘想要见我,那带路吧。”
  李承辞点了点头,这个宜贵嫔自从自己母后去世以后,对自己还算可以。
  也并没有对自己落井下石,视而不见。
  自己也好长时间没有去拜见她了,既然如此,刚好趁着今天有时间,那便去见上一见。
  “是,殿下!”
  宫女唯唯诺诺的起身后,便带着李承辞向着宜嫔宫而去。
  当然,李承辞身旁的护卫并没有跟上去,后宫重地,其实什么人都可以踏入的。
  …………
  “咚咚咚!”
  李承辞来到宜贵嫔居住之所,发现房门紧锁。
  出于礼貌便敲了几下门,很快房间内便传来的回应。
  “谁呀?不知道,我家娘娘正在午睡吗?”
  “姨娘,辞儿来给您请安!”李承辞说道。
  听到李承辞自报名号,房间内那道声音的主人,显然也是没有想到。
  随后,只见一名宫女脸带畏惧的走上前打开了门。
  李承辞也只是轻描淡写的瞟了一眼这名宫女。
  可是,这名宫女却被吓得不轻慌忙解释道:“五……五殿下……小的不知道是您,还请殿下恕罪!”
  “好了,辞儿你就别跟一个宫女生气了。”
  “来,赶快进来,让姨娘好好看看你。”
  房内传出了一道女子声音,随后只见宜贵嫔在宫女的扶持下,慢慢从内房走了出来。
  “儿臣拜见姨娘,给姨娘请安了,多日不见姨娘,可曾安好?”
  宜贵嫔虽然是李承辞的姨娘,但同样是庆帝的妃子。
  李承辞作为庆帝之子,所以自称儿臣也不为过。
  “好好好,赶快起来,来,让姨娘好好看看你。”
  宜贵嫔见到李承辞心中也甚是欢喜,同时走了,上前扶起了李承辞。
  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时不时摸下李承辞的脸蛋,时不时抱一下李承辞。
  对此,李承辞也是非常无奈,不过他也喜欢这样。
  自己母后因为自己难产而死,在这后宫他唯一能感到亲情的地方便是这宜嫔宫了。
  宜贵嫔也是真心待他,这也难怪,宜贵嫔之子今年十四岁,平常无事,总喜欢吃喝玩乐。
  自从十二岁搬出去之后,已经整整两年未曾回过宜嫔宫了。
  宜贵嫔性格又是喜欢和家人呆在一起,不喜孤独,所以对待自己堂姐之子,自然是真心相待。
  “姨娘,辞儿这些天因为有要事处理,所以未曾到姨娘这里请安,还请姨娘勿怪。”李承辞说道。
  “无妨,本宫也曾听闻你这些天的所作所为,真给我们柳家争脸。”
  “姨娘不提柳家,我都曾忘了柳姨,今天来拜见了姨娘,也该去拜见一下柳姨了。”
  “是啊,本宫也好长时间为见柳夫人了,今日你若去范府,也替我带声好。”
  没错,李承辞口中的柳姨正是当今户部侍郎范建的二夫人。
  这位范家二夫人是自己母后的亲妹妹,两人同属于柳家。
  按辈分来说,范家二夫人也算是自己的姨母。
  只不过因为,自己这个姨母嫁给了户部侍郎,又加上她本身是大富柳家。
  所以,如同原著中所说的一般,范家二夫人很难与宫中的宣贵嫔相见。
  同样,身为皇子的李承辞也很难与范家二夫人相聚。
  倒不是怕庆帝所说,而是怕朝堂文武百官议论。
  这群文武百官表面上不会议论自己,但是作为范家家主的户部侍郎范建就再所难免了。
  到时候恐怕会传言,户部侍郎与五皇子勾结。
  所以,整整十年时间,李承辞前往范府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已经得到了父皇允许,哪怕是真正的吧范建拉入自己一堂,那也没事。
  顶多是朝堂之上,其他皇子的堂羽上报不公而已。
  “姨娘,我们不聊这个了,来聊一聊姨娘的事吧。”
  李承辞已下定决定,回府之后便备马,亲自登门拜见。
  也好测一测范建的心思,看他是否有加入自己门下的意思。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范建可是一心为了范闲的。
  一念至此,李承辞便扯开了话题,闲聊了起来。
  随后又在宜嫔宫中吃了个午饭,随后便拜别了宜贵嫔。
  随后一路畅通无阻,回到了府中,这倒是让李承辞意外。
  这一路,太子竟然没派人来阻拦自己,属实是让他意外。
  想当初他每当进宫的时候,太子都会派人在路上,以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拖延他的时间。
  这一次,太子竟然没有派人拖延时间,显然心中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回到府中,李承辞首先拿出了自己任务完成获得的红楼梦。
  因为自己的存在,红楼这本书并没有流传。
  这一次,便是自己将红楼发布出去的好时机。
  同时也是自己见一见自己心中一直想见的范若若。
  庆余年,这部影视剧中,唯一让他喜欢的两位女角色,便是林婉儿和范若若。
  同样她们两位在李承辞的心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当然,两人排名不分先后。
  “殿下,马匹已经备好,不知何时出发?”
  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李承辞手下的护卫便准备好了马匹。
  现在就等着李承辞上马轿,随时出发范府。
  “现在就走。”
  李承辞随便收拾了几下,随后便上了轿子。
  马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再加上京都的各条街上都是人满为患。
  所以,李承辞这一路也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轿中的李承辞睁开的双眼,因为他感受到了两股强横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