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三十九章:朝廷之上,三大影帝飙戏

  此话说完,李承辞转身直接打开门离开了。
  “陛下……”
  侯公公看着敞开的大门,又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面色严肃又掺杂着微笑的庆帝不知如何是好。
  刚才的气氛实在是太严肃了,他一个做太监的感觉自己背后都升起了一丝冷汗。
  五殿下李承辞如此年纪,便给人如此强大的压迫感,真的不愧是陛下最看重的皇子。
  “十年之约呵呵,朕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望着敞开的大门,庆帝面色严肃中掺杂着满意。
  李承辞真的非常像他年轻的时候,非常像他没有遇见叶轻眉的时候。
  不对,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李承辞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强上三分。
  …………
  离开御书房,李承辞走在回辞疑宫的路上。
  “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这么晚了,这天色竟然都黑了。”
  夜色当空,四周蝉声如耳,空中刚起微微的寒风,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的安静。
  不过直到李承辞开口:“出来吧!”
  李承辞话音一落,只见走栏上的屋顶跳下了一位青年男子。
  “臣参见五殿下,五殿下长公主请您一聚,还请五殿下赏脸。”
  来人是皇室的护卫统领燕小乙,他的境界乃九品初期。
  也是皇宫内一大高手,不过他跟错了人。
  “燕小乙回去通知李云睿,这三更半夜的我就不去了,明日一早,父皇会亲自通知文武百官上早朝,到时候她想得到的消息会得到的。”
  李承辞没有理会身后的燕小乙,话音落下之后,便接着向宫外走去。
  而燕小乙自然也是不敢拦李承辞,他虽然忠心于李云睿,但是他还是不傻的。
  他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得罪李承辞,这一点也同样是李云睿愿意看见的。
  李云睿虽然和李承辞不对付,但是她也不愿意彻底得罪李承辞。
  “臣,领命!”
  话音一落,燕小乙双脚一蹬直接消失在了黑暗中。
  …………
  时间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李承辞回到了皇家别院。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但是皇家别院里面的灯笼依然亮着。
  推开了皇家别院的大门,李承辞径直的走了进去。
  来到后院,李承辞便看到凉亭下林婉儿还有小叶子正在等他。
  “承辞哥哥怎么会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林婉儿再见到李承辞孤身一人走了过来后,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担忧。
  毕竟在离开的时候李承辞身旁还有两个护卫,现在只有他一人回来,难道是遇到了什么不测?
  “婉儿没事,只不过是与父皇,皇祖母他们多聊了一会。”
  李承辞微微笑了笑,看着林婉儿那张担忧的脸庞,忍不住用手在她的头上揉了两下。
  摸头杀!
  这种东西对林婉儿这种小女孩来说简直就是暴击。
  感受着李承辞的抚摸,林婉儿的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随后直接拉着小叶子的手慌忙跑回了房间。
  李承辞看着落荒而逃的林婉儿只是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他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疯不觉和狱山河走了进来。
  “殿下!”
  “大晚上的,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据可靠消息,大约明日午时的时间,北齐的使团便会押送着四十多名暗影刺客组织的人进入京都。”
  听到此话,原本微微眯着双眼的李承辞睁开了双眼。
  眼神中透露出了冰冷的寒意和杀意!
  三天,北齐那边还真的会掐着时间啊!
  李承辞心中不屑地笑了笑,四十多名的替死鬼终于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李承辞挥了挥手,经过一天的心理战,他真的是有些乏了。
  原本那打算今日上午便解决婉儿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用了整整一日。
  “若若那边的事情,恐怕只有后天才能解决了……”
  李承辞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没有洗漱,直接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这一夜很快便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李承辞便穿好了衣裳,吃过了早饭,向皇宫内赶了过去。
  随后便是在和一群大臣们客套之后,开始进入朝廷早朝。
  开始早朝之后,又是一阵无聊的禀告。
  直到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之后,庆帝才开口宣布。
  “林相,婉儿的病不知可好?”
  一旁的林若浦在听到庆帝的话后,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庆帝此话一出,他就已经确定李承辞成功了。
  “回禀陛下,多谢陛下关心,婉儿得病经过五殿下的调理,已经开始好转,不过病情已经危急,随时都有可能……哎。”
  说到此处,林若浦的演技直接爆发了起来。
  一口心酸之气完全不能控制的从他的口中呼出。
  “哦,婉儿的病竟如此严重,辞儿你是怎么看病的!”
  庆帝也是故作发怒的看向了李承辞,就仿佛在兴师问罪一样。
  李承辞自然也是有所领会,连忙装作一副冤枉的表情开始解释了起来。
  “父皇……这不怪儿臣啊……只是林相之女的病实在是太严重了,儿臣虽然能够医治,但是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行啊!”
  “真是如此?”
  “父皇真的就是这样啊,林婉儿患的病乃是绝症,虽然可以医治但是最少也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才可彻底治疗,只是……”
  欲言又止,李承辞还是懂得使用套路的。
  断断续续的,直接让一旁仔细听着的文武百官着急了起来。
  “只是什么?”
  庆帝看着自己儿子的操作,心中也是微微想要大笑。
  这小子实在是太能坑人了,把文武百官看戏的心控制到了极点。
  时常开口,时常停止,这让一旁的文武百官心中非常的刺挠。
  “唉,只是儿臣没有时间呀……我想在场上的各位大臣们应该都知道,林婉儿是居住在皇家别院的而我……”
  又来这一套,这是想要急死人呀,文武百官的心里此时只有这么一句话。
  “有话直说。”
  庆帝也是忍不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别说是在场上的文武百官,哪怕是他心中都有些刺挠了。
  “只是儿臣居住在皇宫外的辞疑宫,那里和皇家别院有些距离,儿臣是真的没有时间,天天来皇家别院啊!”
  “哦,那你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