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三章:初始一战,序幕拉开

  时间总是过得非常的快,转眼一炷香的时间便过去了。
  此时峡谷之中躺满了尸体,不过这些尸体身上都没玩整的皮肤。
  因为大火,这些尸体身上的衣服全被燃烧了起来。
  这也导致他们被火燃烧至死,整个空气中都飘着一层臭味。
  “好戏已经看完了,我们应该撤了,若风是时候和疯子他们集合了。”
  李承辞笑了笑,转身便和王若风离开了。
  此次这八千南詔士兵包括他们的首领张生已经全部歼灭。
  现在幽州城的威胁已经尽数十消灭,不过自己报仇的路还没有彻底结束。
  暗影刺客组织,他们的首领天,南詔国的太子!
  就是他策划的刺客暴乱,还有街上刺杀,这家伙两次想要置他于死地,他是绝对不会原谅徐阳的。
  回到幽州城之后,大军稍作修整,随后隔日第二天带着十多个幽州城的百姓,李承辞带领着上万人的军队向着骆周城赶了过去。
  大约四五天的时间,众人来到了骆周城。
  在骆周城全体的官员的迎接下,李承辞进入了骆周城。
  “殿下!”
  骆周城的守城将军,也是骆周城内官职最高的官员王峰对着李承辞抱拳行礼。
  他本就是李承辞门下,而且李承辞是庆国的皇子,所以这一礼是必须的。
  “起身吧!王峰,将这几天的战况说一下吧。”
  李承辞站在骆周城的城墙上,手中拿着从系统那里兑换的望远镜看着几千米之外的南詔大营。
  骆周城和幽州城一样都属于边疆之城,这千米之外的地方证是南詔国的领土。
  这骆周城和幽州城有一个共同的特殊之处。
  幽州城虽然也能通往洛洲中心,但是这一路上关卡众多,到了洛州边界就会有大批的庆国士兵检查。
  但是骆周城不同,此处可以直达洛州中心,而且一路上没有太多的阻碍。
  所以这徐阳把攻克洛州第一站放到了幽州城上。
  这幽州城被拿下之后,特别立马转移到了这骆周城。
  站在这骆周城的城墙之上,李承辞发现在骆周城外围有大量攻城的痕迹,显然徐阳在这几天已经发动了攻击。
  “回禀殿下,这两天敌国的攻击十分猛烈,不过幸好有山河兄,不觉兄两人的帮助,我们的损失很小。”
  言听此话,李承辞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损失是肯定有的。
  不过竟然损失很小的话,那她肯定是要高兴的。
  “有没有具体的损失?”
  “我方损失了约两千人,对方大约损失了四千多人。”
  这战场之上,是有人专门负责清点伤员的。
  这军中一共有多少人他们是都知道的,这大战之后军中还剩多少人,他们清点一下便知死亡多少人。
  四千……两千……对方的损失是我们的一半,还算不错。
  李承辞心中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敌方损失比自己要惨重一倍,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有了这一个开局,今后自己与徐洋对战,那也是自己处于上风。
  “翁……”
  就在此时,一声号角突然响起,随即只见狼烟升起!
  “这是敌国冲锋之前发起的信号,殿下对面又要进攻了!”
  王峰话音一落,只见一阵灰尘四起,对方的先锋部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定眼一看,对方的先锋部队竟然只有上千人……
  这有些不对劲呀?这两天对方前来进攻的先锋部队,最少也有五千人打底,为何今天不过才区区一千多人?
  王峰是有些懵了,不过转眼一想他就反应了过来。
  对方这一次并不是想要发动攻击,而是想要探测殿下的实力。
  看着这上千人的军队,李承辞嘴角依然保持着笑容。
  “徐阳想探查我的能力,那我便让你自食其果,李忠义何在?”
  对于徐阳此次攻击的目的,李承辞心中自然明白。
  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交锋,徐阳想用这一千多人试一试他的底,那他就要让徐阳知道,自己并非随意就可以探查的。
  “属下在!”
  “李忠义,本殿下名你带领五百白袍军前去迎战,记住只可完胜,赢也要赢的漂亮!”
  “属下领命!”
  李宗义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之后,便从城墙之上退了下去。
  其实不用李承辞说,他也会自己告诉自己这是自己主人与敌国第一次交锋,他要完胜对方!
  这样才能给自己的主人李承辞争脸,同样也会提升大军的士气。
  这一战可以说是两方对战之前的开场幕,虽然表面是厮杀,但是内在却包含了很多。
  若是李承辞这方赢了,那么庆国大军的士气将会提升。
  而且也会让徐阳知道,他李承辞手下的并可以以一敌二!
  同样反过来也是一样,若李承辞这方输了,那么南詔大军的士气就会提升。
  “杀!”
  城门大开,五百零一位白袍将如同鬼面煞神一样冲了出去!
  “当当当……”
  刀剑相交的声音,响彻在战场之下,庆国与南詔意义上的第一次交战拉出序幕。
  “输了……”
  南詔大营中一位面色阴狠的中年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此人便是徐阳,他看着战场之中的火拼。
  知道自己这方输了,自己派出的这一千多人已经损失过半,可是那群身穿白色铠甲的士兵竟然无一人陨落。
  不过只是有些人受伤了罢了,已经不用看了……
  “胜负已分!”
  骆周城墙之上的李承辞依然是保持着微笑。
  白袍军没有让自己失望,最多不过十五分钟,对方将会被全部歼灭。
  果不其然,还没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李忠义长刀挥下,南詔国派出的先锋部队最后一人的头颅被砍了下来。
  只见李忠义扬天大笑的起来,随后直接拎着此人的头颅,与众位白袍军骑着战马回到了幽州城。
  “干的不错。”
  看着单膝跪在地上,一脸笑意的李忠义,李承辞夸奖了起来。
  他并非那种严肃之人,该鼓励的他自然会鼓励,该奖赏的自然奖赏,该处罚自然会处罚。
  此次李忠义也算是立了一功,今夜便是所有士兵大口吃肉,大口饮酒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