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超凶大魔王 > 第014章 隐藏的底牌

  “风卷残云!”
  一声爆喝响彻天地,便见慕天痕双足点地,身躯嗖的一声拔地而起,顷刻上到三尺高度,且已长剑出鞘。
  咻咻咻……
  剑芒闪烁,剑花绽放,犹如风中飘雪,铺天盖地,迎向那些激射而来的利箭。
  铿铿铿……
  密集的金属撞击声中,利箭完全被格挡,纷纷掉落在地,无一近得了慕天痕的身,更别说对他造成伤害。
  “这是什么剑法?”
  院墙上,顾凌云被眼前一幕吓傻了眼,满脸惊骇,如若梦幻。
  他知道慕天痕很强,一直都很强,是他们四大天才之首。但他不曾想,慕天痕竟强到了这个程度。
  那些弓箭手更是心骇不已,拿弓的双手都在不由自主的发抖着,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飘落而下的慕天痕。
  他们手中的弓箭,是经过改良的强弓,可轻易射杀燃血境三重以下的武者。即便是燃血境五重的强者,亦难在密集的乱射中毫发无伤。
  若是在突然袭击下,哪怕是燃血境后三重的强者,也难免受伤倒地,就像慕子豪一样。
  可如今,慕天痕不仅没有受伤,反而很轻松的将所有利箭击落,这意味着什么?谁的心里都很清楚。
  只不过,顾凌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否救得了所有的人!给我准备,射杀其他……”
  咻咻咻……
  未等顾凌云将话说完,情况又发生了。
  院落暗处陡然射来无数利箭,将院墙上那些毫无准备的弓箭手全部射落而下,纷纷带伤奔逃。
  就连顾凌云本人,胳膊也中了一箭,负痛后撤,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的密林间。
  “穷寇莫追!”
  慕天痕摆了摆手,制止了己方的弓箭手外追,以免损兵折将。
  随后,他转头看向也已起身的慕天香,取出几颗解毒果,交代道:“碾成汁,和水给大家喝下,可很快解毒。”
  慕天香点头接过解毒果,而后又看了慕天痕一眼,才转身办事。
  这时,那些弓箭手已走到慕天痕身前,呈两排站立着,也全都是黑衣裹体,黑布蒙面,看不出是什么人。
  慕天痕看向站在最前面中间的那位蒙面人,并往前迈了一步,才道:“你终于回来了!”
  砰!
  那人急忙单膝跪地,低头道:“属下来迟,让主人受惊,请主人责罚!”
  “请主人责罚!”
  身后的蒙面人也纷纷跪地请罪。
  慕天痕挥了挥手道:“能回来就好,何罪之有?都起来吧。”
  说着,慕天痕亲手将领头人扶起,并将一个纸团塞入对方手中,紧了紧手掌,并无过多交代。
  那人握紧纸团,重重点头,而后转身,甩众离开。
  这一幕,均落入了家族众人的眼中,一个个皆心中疑惑,目光集中到慕天痕身上。
  谁都很想知道,这些突然出现的蒙面人到底是谁,为何会称慕天痕为主人。
  如果是慕天痕暗中培养的势力,那在过去的四年里,慕天痕遭到众多屈辱,甚至被割喉杀害,这些人为何没有出现?
  尤其是慕子豪父子,更是满心不解,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也明白,和慕天痕作对,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只可惜,他们现在就快要死了,连说话都没法实现。
  “呃……呃……”
  慕子豪拼着最后的力气,朝慕天痕张口出声,不停吐出鲜血,已然离死不远。
  唰!
  慕天痕眼中寒芒一闪,看着慕子豪父子两,冰冷话音自唇间飘出:“你们父子两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说着,他转头看向慕天佑的母亲杨翠,冷声道:“抬走吧,别脏了老祖的院落。从此刻起,你们也不再是慕家之人。”
  话中之意众人皆晓,已将慕子豪一脉赶出家族。
  杨翠含泪咬牙,给慕天痕下跪道:“天痕,求求你救救他们,求求你了!他们此前是鬼迷心窍,才做了诸多对不起你的事。”
  “但不管怎样,他们也是慕家的人,是慕家的人啊!”
  面对杨翠的求情,不少人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大家身上都留着慕氏的血液。
  但慕天痕不会这么想,他不会对敌人心软。三番五次的想弄死自己,把妹妹推向火坑,这样的人,岂能留着?
  没有直接斩杀,已算是仁至义尽了。
  故而,无论杨翠如何求情,慕天痕皆不予理会,徐徐走向恢复过来的慕天雪等人。
  这个时候,其他人无论心中是什么想法,也都不敢站出来说话。否则,要是惹怒了慕天痕,估计会一并被赶出家族。
  见求情无效,杨翠立即咆哮起来:“慕天痕!你就如此狠心,不顾血脉之情吗!”
  “血脉之情?”慕天痕冷声道:“现在你和我说血脉之情?你们在针对我和雪儿的时候,在置我于死地的时候,又可曾想过血脉之情!”
  “杨翠,你们一家有此结果,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现在,马上抬着他们从这里滚出去,别等我反悔!”
  “你……”杨翠咬牙切齿,不哭反笑,一边爬起来一边道:“好!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杨翠对天发誓,一定让你对此付出百倍代价!”
  语毕,他便让自家一脉的其他人过来,将慕子豪父子抬走,尽可能的医治,希望能保住他们的性命。
  可惜的是,这两父子受伤过重,已无力回天,于当天夜里奔赴黄泉,走完此生。
  另一边,族人们喝下了解毒水后,纷纷恢复过来,并很知趣的向慕天痕他们辞别,返回各自住处。
  很快,院落中就只剩下慕乾元、慕天痕、慕天雪、慕天香四人,并进入了房中,围坐在桌旁,慢慢饮茶。
  一时间,房中无比寂静,没人说话。
  其他人都将目光不时的投向慕天痕,很想问什么,但又不好开口。
  慕天痕知道大家心思,抿了口茶后笑道:“你们无需多问,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我明日就出门给老祖寻找药材,彻底驱除岁寒之毒。”
  慕乾元点了点头道:“小痕子,你是我们慕家最优秀的后生,就按你自己的计划去做吧,老夫支持你。”
  “不过……”
  慕乾元将话音故意拖了拖,才又道:“小痕子,你也得做好准备,杨翠绝对不会就此罢休,她一定会联合杨家,再召回大儿子慕天风,为慕子豪和慕天佑报仇,夺取家主之位。”
  一旁的慕天雪和慕天香皆连连点头,表示支持慕乾元的说法。
  慕天痕笑道:“多谢老祖提点,这些我已有考虑。”
  “还是考虑周全点好,”慕乾元又道:“慕天风是我们顺安城首个成为御天阁弟子的人,修为一直都不低。”
  “现在,就连我也不一定对付得了。”
  闻言,慕天雪满脸紧张,紧紧的拉着慕天痕的胳膊。
  慕天痕溺爱的轻轻拍了拍妹妹脑袋,继续笑道:“无需担忧,我会做好应对。时间也不早了,老祖早些休息。”
  “在我离开的时间里,家族之事就请老祖和天香姐多多费心了。”
  语毕,他便拉着妹妹离开。随后,慕天香也向慕乾元辞别。
  看着慕天痕离去的方向,慕乾元久久未收回目光,喃声道:“那些蒙面人,便是你的底牌吗?希望你能应对得了即将到来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