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皇家团宠:我坑殿下的那些年 > 第三百九十四章麻烦不断

  “那这些灾民以后是否就归属京城了呢?”
  江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薛大人再次开口,“如果就此归属京城,那恐怕就行不通了。”
  薛大人说完,朝堂上的人都开始小声议论。
  江祠紧锁眉头,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可这也不在姜软言的管理范围之内。
  她现在就是想办一个学堂,仅此而已,哪有这么严重,但这些人偏偏要将问题复杂化。
  他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只是办学堂,那些有钱人顶多也就只是担心,之后这些从农家学堂里出来的孩子,和他们拥有一样,甚至更多的知识,会对他们造成威胁。
  然而这些都还只是极少数的贵族才会担心的问题,大多数人根本就不会想。
  可是若是牵扯到户籍问题,那就麻烦了。
  虽然说大家都是天伦的百姓,可是这些百姓当中也有鄙视链,而在最顶端的就是位于京城的百姓。
  觉得自己在天子脚下,自然高人一等,虽说也热情好客,不过这“客”,也只针对于那些暂时来旅游观光的游客。
  而对于要长期落脚于此地的外乡人,大家多少还是会有一些不满,更别说是这么一大帮灾民了。
  这不仅百姓们心里会不满,就连一些贵族都开始不满,他们会觉得自己住的,原本高贵典雅的城市,会被这些人给玷污了。
  “在下也知道济世堂办学,那自然是出于考量,想为百姓们做一些事情,可是这样是不是有些欠妥呀?”
  薛大人没有明说,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皇上都心知肚明,京城因为诸多因素,变成了很多年轻人寻求机会的地方。
  但是为了限制人口过多,想要在京城落户也非常难。
  这要是因为灾民们突然涌入京城,受到援助之后,户口就由此改变,那对许多人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虽知情况如此,江祠知道,此时若不在说些什么,别人也会觉得姜软言这是故意的。
  他上前恭敬的对皇上说道,“禀皇上,济世堂并无此意,我们只是单纯的想办学,至于灾民们的户口,至今,工地上从未有人提出过要入京城户籍。”
  江祠停顿了一会才说道,“我想,灾民们,可能也更愿意保留他们原有的身份吧。”
  他说这话时心里有些愤怒。
  这并不是吹嘘,工地上的确从来没有人,向他提过这件事情,也没有灾民说过要主动入京城的户籍。
  也是现在在朝堂上讨论去办学的事情,薛大人这样一提,大家才想到这个问题罢了。
  但薛大人言语里的嘲讽,大家都能听的出来,只不过现在,更多的大臣是在关注有没有伤害到他们的利益,所以都忽略了此事。
  江祠不得不提醒各位,他们也许顾忌这顾忌那,可是,人家灾民就从未想过要占便宜。
  而且若不是受此天灾,谁愿意背离自己的家乡,千里迢迢跑到这来?
  话虽这么说,这眼下事实却并非如此,薛大人听了江祠的话,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过了一会儿,薛大人才转身。
  “江大人说的也是,也许这一切都是我们在这里杞人忧天,或许那些灾民根本,对京城的户籍不屑,这也是有可能的。”
  话虽这样说,可是朝堂上的人却并不这样认为,至少他们这些人,对京城的户籍,可是当做宝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的。
  他们又怎么会去相信,那些一无所有的灾民会,对这宝贝不屑一顾呢。
  “不过我还有担忧,就是这突然而来那么多灾民,对于京城之后的财力物力是很大的问题,我们是否能够支撑他们?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
  薛大人的问题无关国库资源,大家顺着他之前所说的,如果这些灾民在京城当中,扎根下来那么,就算不给他们进城的户籍,他们也是在城中生活的人。
  那么京城,就比原来需要更多的住房、征地、食物、纺织物等等,所有的资源都必须要比原来多才行。
  而与此同时,国库也需要储存物资,以备不时之需,在这种情况下,京城的运转又能保持正常吗?
  要说前面那个问题,江祠还拿捏不准,对于这个问题,他简直嗤之以鼻。
  “薛大人大人多虑了,这些灾民之前都是劳动人民,要让他们自给自足完全不在话下,而且现在他们所在的那一片工地后面,就有大片荒地,完全可以用来耕种,这个我们济世堂已经考察过了。”
  江祠说话时,不经意间看了皇上一眼,皇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再者说来,他们当中多余的劳动力,还可以去做工,这样也能拉动京城的经济。”江祠说着,想不得意都难。
  “济世堂做过估算,到时候不仅物资丰富,还有可能有富裕,如果可能我们还会到外省去进行,城市之间的贸易,顺便还可以交流交流文化。”
  这主意是姜软言想出来的,她早就想借机会去外省看看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
  想到现在有这么多人力物力,姜软言就想了这么一招。
  “是吗?如果真如江大人所说的话,那看来,我们大家都不用担心了。”薛大人的脸上露出的笑容,透露出来的,却全是不相信的模样。
  “好了,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学堂就继续办下去,至于户籍问题,从今日起就派人下去统计。”
  皇上挥了挥手,“愿意回去的就让他们回去,若是想要留下来的,就单独给他们划分一个区域,至于政策,肯定会和袁原有的的居民区分开的。”
  对于这个问题,皇上早就已经想过了,其实在姜软言来之前,他就已经考虑过办学的问题了,只不过他不便于掺合太多。
  若是办学的事情由他先提出来,那么朝中必会又有更多的争论,而且会迟迟落实不下去。
  所以他一直在想,由底下的人来提出,最好是有姜软言,比较好管理。
  还好这姑娘虽说反应慢了些,不过也不算太傻。
  “今天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先这样吧。”随着皇上一声令下,众人跪拜,大家退下朝堂。
  大殿下的一班党羽全都慌了,迅速聚集在一起。
  “这要是办起了学堂?那还怎么得了?”
  “是啊,到时候这济世堂,不就越管越宽泛了吗?”
  “好在这户籍没能轻易给他们。”
  其中几人,着急的讨论着,而只有薛大人,一直注视着江祠,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回到济世堂,江祠虽不至于生气,但心里也有些着急。
  薛大人这个平常都不怎么说话的,家伙现在突然开口了,证明这件事情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么之后找上门来的麻烦,只会越来越多,而且是越来越难处理。
  她坐在自己的房间,一直在想对策,而这时候西泽,却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太好了江祠,你在这儿,我还以为你又出去了呢。”西泽看见他颇为高兴。
  “找我有什么事吗?”江祠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看西泽这样子,好像还挺着急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就是想来问问你,你平时接触的达官显贵比较多,你知不知道,哪里可以弄到上好的面料和棉絮啊?”
  西泽的问题把江祠都给问蒙了,他以为是工地,或者工具上有什么问题,需要他帮助的,没想到居然是要找他用面料和棉絮。
  “怎么了?是你要做被子吗?”
  “不是,你也别问我有什么用了,你就说你知不知道吧。”
  江祠偏着脑袋想了想,“我知道有一家店,是皇上特批,平时可以帮我们修官服的,不过他一般不对外接小单子。”江祠稍有一些犹豫。
  “没事,我这是大单子。”西泽自信满满,这让江祠更加琢磨不透。
  “不过她家没有棉花或者羊绒,这方面我也没有了解,只能咱们上街碰碰运气了。”
  “那行,那你带我去吧。”西泽听完巴不得现在就出门,江祠还没弄清楚情况,就被他拉着,走出了济世堂,之前的烦心事也来不及多想。
  而另外这边,姜软言刚从西泽的实验室里走出来。
  刚才一大早她就去找了西泽,昨天的事情笑的她肚子痛。
  不过该管理的还是要管理,西泽这脑子,没有人教教他,恐怕会一直陷入奇怪的想法当中,出不来了。
  姜软言进去了快半个时辰,一直在跟他洗脑,说女孩子喜欢贴心的东西。
  西泽说,他的感应灯就很贴心,突然被吓到,那完全都是白若观的错,奇奇怪怪的想法啊啊,居然先要要送一个大男生一只猫咪。
  争执不下,姜软言最终帮他决定好。
  说女生都喜欢毛茸茸的,软软的东西,不如让西泽给冰月做一个布偶。
  刚开始西泽说什么都不愿意说,布偶什么事情也不能干,就只能摆着看,简直就是个无用产品,他是根本不可能做那种东西的。
  姜软言再三保证说,女孩子一定会喜欢,只要做的够可爱,就连冰月这样的冰山女王,都会把持不住的。”
  到时候和西泽都说几句话也不是不可能的,冲着这一条,西泽终于心动了,这才跑过来问江祠。
  解决完了西泽,又再来看看奇葩的白若观,姜软言走出房间,正想着去花园,搓个小雪球,带去给白若观,让她清醒清。
  刚好就在园子里看到了白若观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