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元光纪 > 第三十一章 金陵好

  五月的金陵,早已热煞人也。守门的并卒不愧是羽林精锐,这热天都梦站得精神抖擞。
  虽为京师要害,金陵的门禁却不严,进出的行人也不会被搜查的过于严厉,虽然早有礼部高官提议在这个多事之秋,应当提高门禁以确保京师安全。但是兵部尚书大人轻飘飘一句“怎滴,咱大华已经到了连京师都要惊惧的地步了?”
  礼部高官被噎得说不出话,一脸悻悻然。
  最后还是国师萧圣者一句话盖棺定论:“金陵城内,有老夫在。”
  皇帝陛下龙颜大悦,特意下旨宣布今年给京师官员和百姓的避暑钱翻倍。
  金陵百姓人人称送陛下圣明。
  这金陵城可以说是当世第一雄城。
  外围有广陵水师镇守水路,大江两岸又有数百元晶炮台,岸上还有正江总兵的六万兵马,江左四卫的雄兵更是享誉天下。
  金陵城周边驻扎着京师十三卫兵马,城内更是有羽林精锐。
  但是,金陵城最强大的力量,是城内的上三境修行者。摆在明面上的七境圣者就有三位,国师萧玄,国子监山主李希然,还有那位隐居皇城的皇室老供奉。
  五境六境强者如云,纵使李太白亲至也未必讨得了便宜。
  这因为如此的实力,金陵城的门禁才会如此之松,但实际上也是外送内紧,城内的潜龙卫可不是摆设。早年间有一伙前朝余孽,想要在金陵生事,结果人马才刚集结好,潜龙卫就杀了上来当真恐怖如斯。
  萧隐牵着马独自在金陵城游逛,他倒是不忙去国子监报道,来了金陵之后,他反倒悠哉悠哉了下来。
  萧隐路过了一家光景惨淡的旧书铺子,说来也是奇怪,这铺子的地段虽然不是城内最繁华的地段,但也是人群来往频繁的地方,怎地如此凄凉,连个进去逛逛的人都没有,要知道金陵除了修行者多,文人士子也不少,其中喜欢淘旧书的也不在少数,开在这地方上的旧书铺子,按理说应该能有不少人气。
  萧隐走进了铺子,铺子内干净整洁,还有淡淡清香,如果有富贵人家的子弟在此,一定能问出来这是紫心香,非常名贵,是宫内的贡品,市面上大多也有价无市。
  萧隐拿起一本名为《平心集》的旧书翻看了起来,
  这本集子颇为有趣,里面记载不少光怪陆离的奇闻异事,笔调荒诞不经,但却有一种别样的真实感。萧隐看着竟入了迷。
  “后生,这书怎样”一个苍老的声音把萧隐惊醒,萧隐转头一看,是一个黑衫老者,面容普通,一股书卷气。看样子是个读书人。
  萧隐觉得这老者估计就是这铺子的东家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书有趣的紧,看的入神,没注意到店家。”
  老者摆摆手笑道:“无妨无妨,读书人读书,天经地义。”
  “店家,这书多少钱?”萧隐动了买书的心思。
  “我这铺子里的书,只买有缘之人,没有缘分的,千金不买。”老者抚须说道。
  “那是晚生叨扰了。”萧隐有些失望,转身便要离去。
  老者突然急道:“你这后生,怎如此心急,老夫话还没说完,你怎知自己不是那有缘之人。”
  “晚生一向有自知之明。”萧隐一脸谦虚的模样。
  “像,太像了”老者突跑来了这么一句,让萧隐疑惑不解。
  不等萧隐发问,老者便说道:“这本《平心集》与你有缘,便赠与你了,好好珍惜,日后有大用。”
  萧隐连忙道谢,但是心里却更加疑惑,这本旧书,日后会有什么用处?
  李雪一到金陵,便像是有了什么心事了一般,把自己关在客房内,不知道是什么心事,连薛舞阳喊她去买些女子的小物件,她也只是打发盈儿去。薛舞样向来是个没心没肺的,也不管李雪,自己就带着盈儿去逛街了。
  李雪望着窗外,突然轻叹一声
  “还是回来了”
  皇宫内,年轻的天子和国师萧玄漫步御花园,二者没有说啥天下大事,而是在唠家常,这让身后的起居郎眉头紧皱,他本以为皇上在散朝留住国师,是有什么大事要奏对,结果二人真的就只是在唠家常。
  起居郎很受伤。
  年轻的皇帝陛下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先生觉得这金陵怎样。”
  老国师淡淡一笑道:“金陵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