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70章 齐聚死泽,天帝宝库!

  “什么人!”这时,魔教一方有人暴喝道,一道碧绿色的法宝升起,挡在了最前方。
  “在下,慕白!”慕白驾驭剑光出现在自家门派弟子上空,淡淡说道。
  慕白话音刚落,魔教一方就发出惊呼声,为慕白的名头所惊恐。
  “什么,慕白?那个青云门的绝世天才?”
  “他怎么也来了?!”
  “咱们退吧,他会神剑御雷真诀,我可不想死!”
  “……”
  魔教上方,万毒门的代表秦无炎听着其他人的谈话,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这还没打呢,就怕了,接下来还怎么和正道一方对抗?!
  另一边,碧瑶神色复杂的看向慕白,才几年不见,对方居然就成了威震正魔两道的强大高手,真让人唏嘘。
  相对于魔教一方的惊恐,青云门这边却是顿时发出欢呼声,特别是小凡和田灵儿两人,非常激动的跑到了慕白身侧,开心道:“师兄,你能来,真的太好了!”
  “是呀师兄,你可是不知道,自从我们进入这死泽,就经常被这些魔教妖人袭扰,要不是我们小心谨慎,就见不到你了……”田灵儿道。
  慕白温和一笑:“所以我这不是来了么,对了师父他们没来吗?”
  田灵儿摇摇头道:“没来,爹说让我们自己历练历练。”
  慕白点点头,不去管门中的想法,转而对着对面魔教一方淡淡说道:“此次死泽异宝我们青云门要了,你们退去,我不对你们动手!”
  如此嚣张到极点的话说出口,整个魔教一方顿时愤怒了,只是想到说这话的人的身份,一盆冷水猛然浇下,让他们顿时迟疑起来。
  说是魔教一方,其实就是一秦无炎为主事的万毒门一方,以碧瑶和朱雀幽姬为首的鬼王宗一方,合欢派没参与进来,至于长生堂的人,哪里还敢露头,早就不知道躲在哪里苟延残喘了。
  碧瑶看了看慕白,又看了看秦无炎,忽然对朱雀幽姬道:“幽姨,咱们走!”
  “可是……”朱雀幽姬刚开口,就被碧瑶的眼神打断,最终点了点头:“好吧,我们退!”
  顿时,属于鬼王宗一方的魔教众人缓缓向着后方撤退,顷刻之间,就只剩下了秦无炎带领的万毒门一方。
  这一刻,被数十双眼睛盯着,秦无炎犹如芒刺在背,内心充满了焦灼!
  碧瑶可以说退,但他却不能退!因为,他如果退了,他的几个师兄绝对会抓住这个把柄攻击他!
  所以,秦无炎无法退!
  秦无炎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道:“什么时候青云门如此霸道了?!还有,刚刚慕白似乎说的是这死泽异宝你们青云门要了?!天音寺和焚香谷似乎还没同意吧……”
  “怎么,万毒门的毒公子也开始呈口舌之利了?可惜,今天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既然你不愿意走,那我只有亲自动手了!”慕白看着秦无炎,对方的高级毒系天赋让他稍稍有些惊讶,但……区区高级毒系天赋他已经看不上眼了!
  相比于对方的天赋,他更想杀了这个魔教精英弟子!瞬息间,慕白脚下雷汲剑猛然绽放出绚丽的紫色光华,凝聚成一把紫色雷霆巨剑,对着秦无炎直接砍了下去!
  见慕白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秦无炎真的是没办法说卧槽了,手中法宝直接激发出最大威能,企图抵抗慕白。
  作为魔教中修为最高的年轻弟子之一,秦无炎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上清境,自身战斗力更是隐隐突破了那一界限,如果普通上清境高手,可能还真没法搞定他。
  但,慕白并不是一般人!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上清境高手,而且还是上清境第三层,此刻全力出手,怎可能是秦无炎所能够抵抗!
  “砰——”的一声,紫色雷霆巨剑仅仅只是下压了那么一丢丢,秦无炎的法宝就瞬间暗淡,整个人如同被一千辆大卡车同时击中,直接被轰飞出去,还没落地,已经喷出了老大一口血,已然是受了重伤。
  秦无炎不可思议的看着慕白,原本他以为自己怎么说也可以抵挡一两招,结果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仅仅一击!
  仅仅一招!
  就把他打成了重伤!
  这一刻,什么面子,什么把柄通通都丢到了一变,秦无炎虚弱但焦急道:“撤,我们也撤——哇——”
  几分钟后,看着密林中只剩下正道一方的人,众多青云门弟子顿时就激动得大叫起来,看向慕白的眼神充满了崇拜,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目标呀!
  而在角落里,天音寺的和尚还好,低声念着自己的佛经,焚香谷的几人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青云门越强,他们焚香谷就越没法出头了。
  特别是李洵,更是有种嫉恨心,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够忍受一个同龄人达到如此程度,可是,巨大的修为差距,让他差点绝望。
  就在这时,李洵心中一寒,有种毛骨悚然之感,随后他就看见慕白冰冷的眼神!
  李洵额头顿时冒出一阵虚汗,硬着头皮道:“不知慕白师兄为何盯着在下?是在下有不妥之处么?”
  慕白淡淡说道:“刚刚我似乎看到你们焚香谷的弟子,与魔教众人对战时,特别敷衍,十来号人居然还拿不下几个人,不知李洵师弟有何解释?!”
  “我……”李洵顿时有些惊慌失措,口中结结巴巴道:“我们刚刚是因为……因为……”
  “因为你们在看我们青云门弟子和魔教一方两败俱伤对吗?”慕白毫不客气道。
  顿时,不只是李洵,就连燕虹和其他焚香谷弟子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寒意,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阿弥陀佛,是贫僧等人的不是,请慕师兄见谅……”这时,天音寺的和尚法相站了出来,低声说道:“此次死泽异变,我们天音寺也退出吧!”
  “法相师兄——”天音寺其他几个和尚顿时劝道。
  法相说道:“诸位师弟,刚刚是我们错了……错了,就要付出代价!”说完,竟是率先离开了。
  看着法相远去的身影,李洵面若死灰道:“慕……慕白师兄,我……我们焚香谷也愿意退出,请……请允许我们离开!”
  慕白深深的看了李洵一眼,忽然一笑:“死泽又不是我们青云门的,哪里会阻止李师弟离去呢!”
  “……”李洵看着慕白,无法想象这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