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14章 我,慕白,青云子传人

  做下决定,慕白继续深入洞穴深处,依靠着融入黑暗的高级黑暗天赋,竟然在不惊动暗卫的情况下,很快就来到了洞穴的尽头,原著中描述的那个不可思议的巨大空间,同时也看到了那块立着的、散发着强烈光芒的巨石,照亮了整个空间!
  而在那巨石背后,光亮深处,确实有一道豁然而开的巨大深渊,毫无疑问,那就是传说中的死灵渊了。
  果然,慕白看见了那块奇异发光巨石上以古篆龙飞凤舞刻着三个大字:
  死灵渊!
  然而没等慕白惊叹,一道暴喝之声从发光巨石下传来,“什么人?!”
  慕白脸色顿时一变,这时才发现,因为发光巨石的缘故,自己不知不觉之间显露出了形体,被炼血堂的高手……发现了!
  见此,慕白手一伸雷汲剑出现在手中,道出了自身名号:“青云门弟子,慕白!”
  “什么,青云门的崽子,竟然让他闯到了这里?!”
  “抓住他,抓住他!”
  “杀了青云门的伪君子!”
  比炼血堂帮众们的怒吼声还要快的是年老大的攻击,刚刚就是他发现了慕白的身形,听了慕白的自报名号之后,二话不说就对慕白展开了攻击!
  倏然间,一道血色光影朝着慕白直射而来!
  慕白脸色微变,认出了这血色光影应该就是原著中出现过的赤魔眼的攻击,紧急闪避开来!
  这赤魔眼,原著中可是交代得清清楚楚,专门污秽正道法宝的灵性,一般法宝被射中几次,很快就会灵性全无了。
  闪过这道赤魔眼光线的同时,慕白也是丝毫不犹豫的御使雷汲剑,朝着年老大就是一斩!
  刹那间,就见雷汲剑雷光闪烁,紫光缭绕,所过之处,群魔辟易!
  见到这一幕,年老大瞳孔中露出一抹骇然之色,为慕白这一剑所震惊,他观慕白模样,似乎才刚刚成年呢!
  “哄——”得一声,雷汲剑这一斩被年老大闪过,斩在旁边的通道上,竟然直接轰出一个大坑,让在场炼血堂中人大吃了一惊。
  “哼,一名小小的青云门弟子,竟然就敢闯入我炼血堂总部,今日我就让你有来无回!”年老大冷笑一声,再一次使出了赤魔眼!
  慕白御使雷汲剑灵巧闪过,他看了看四周,果然在他和年老大的激斗过程中,已然有其他魔教中人围了过来,赫然是准备将他围杀在此。
  慕白脸色不变,再次躲避掉几道赤魔眼光线之后,瞅准一个机会,果断使出了自己所掌握的最强剑招!
  霎时间,一道庞大的龙头虚影猛然从虚空中降临,向着下方的年老大以及周围几人,一口吞下!
  正是【剑引苍龙真诀】第二式·剑吞天地!
  随即,慕白看也不看身后众人,朝着洞穴入口处冲了出去!
  “他想跑!”
  “围住他,杀了他!杀了他!”
  “他的血味道肯定很好,把他留下!”
  众多炼血堂帮众都沸腾了,一个个都使出了各自的拿手绝招,就准备将慕白永远的留在这古老洞穴中!
  然而,拥有高级黑暗天赋的慕白,在飞快退出奇异发光巨石的照耀之后,很快就再次融入了黑暗之中,炼血堂帮众哪里还能寻找得到?!
  甚至于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还不断有炼血堂帮众被慕白于黑暗之中一剑了结,最终扬长而去!
  离开万蝠古窟之后,慕白就赶紧找了个比较安全的山谷降落,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疗伤丹药服用,刚刚最后关头,他即便有高级黑暗天赋,但在无差别攻击下,还是被一部分攻击打中了,尽管并不致命。
  好一会儿后,慕白才感觉体内灵力恢复,伤势逐渐减缓,轻轻舒了一口气,看向万蝠古窟的方向轻轻皱眉:“看来,想要通过炼血堂下死灵渊的难度并不低!”
  通过刚刚一番探索,他也大致探明白了炼血堂的整体实力,年老大等人并没有达到原著中的巅峰实力,如果他有他玉清八层或九层境界,绝对可以横扫对方,清空这个魔道门派!
  不过现在嘛,慕白觉得自己还需要继续增强修为。
  “那么,我接下来去哪里呢?”慕白沉思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哈哈,怎么把它们给忘了!”
  说完,慕白重新驾驭起剑光,向着小池镇飞向而去……
  小池镇,黑石古洞最深处,六尾灵狐小六和三尾妖狐小三轻轻相拥着,半个月来,小六服用完地灵石乳,伤势痊愈大半,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好,更让他开心的是,往日被消磨的道行,也在一点点的恢复着,美好的日子正在向着他招手。
  就在这时,小六似乎发现了什么,十分警觉的看向通道入口,眼神中充满了警惕。
  “大哥,怎么了,难道又有人来了?!”三尾妖狐忐忑道,现在的他们,可没有玄火鉴这样的上古神器御敌了。
  下一刻,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狐?)面前:“别紧张,自己人!”
  小六瞳孔一愣:“是你?青云门的少年?!”
  慕白露出身影,微笑着点头:“是我!”
  三尾妖狐探出毛茸茸的脑袋:“你还来干嘛,那些地灵石乳可是全被我大哥服用了,你不用想着拿回去了!”
  慕白好笑着摇头:“谁说我要拿回地灵石乳了!”慕白看着两狐狸淡淡说道:“日前,我与万蝠古窟内的魔教帮众斗了一场,没讨到好处,故想在这黑石洞地底洞窟修炼一番!放心,我没有恶意!”
  小六愣愣的看着慕白,忽然拍了拍三尾妖狐的脑袋:“小三,放宽心些,这青云门的少年应该不是坏人,如果他想对我们不利,早就对我们动手了……”
  “还是小六哥看得明白!”慕白笑笑。
  小六看向慕白,忽然问道:“少年郎,你似乎对我们的情况很清楚,不管是我的伤势,还是我们手中的玄火鉴。”
  慕白心中,淡笑道:“你们的情况,自然是我算出来的!”
  “你可知我们青云门的青云子祖师,在未修道前,乃是一门江湖相师?”
  “在下不才,侥幸获得青云子祖师的些许传承,能推算某些信息!你们手中的玄火鉴便是我推算出来的!”慕白为自己的机智点了36个赞,有了这个说辞,自己完全可以剧透很多东西而合情合理了呀。
  没错,我,慕白,青云子祖师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