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75章 异象,天书第四卷!

  法相笑道:“看来小凡师弟已经发现了,那无字玉壁就在你我脚下,咱们现在就下去吧!”
  慕白点点头,和小凡一点点飘下!
  就在两人往下飘落过程中,小凡体内大梵般若功陡然自行运转,同时一道道淡金色光芒从体内透射而出,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引动了无字玉壁!
  另一边,慕白体内也有了变故,当慕白运转起三卷天书的时候,无字玉壁之上也出现了一些跳跃的字符,似乎就要从里面飞出来一般。
  见到这种景象,天音寺的僧人们顿时又惊又喜,只道小凡就是他们天音寺的有缘人。
  无字玉壁下方是一个个石凳,慕白和小凡降落到地面之后,很快就被众僧人请到了最中间的石凳之上。
  与此同时,周围的天音寺僧人们一起合十颂佛,一点一滴的淡金色光芒从他们体内泛起,不断汇聚向无字玉壁,隐约梵唱声音,似从天际传来。
  “师兄,咱们接下来干啥?”小凡看着周围的僧人,愣愣道。
  “当然是修炼!”说完,慕白眼睛一闭,已经开始全力引动三卷天书!
  “……”小凡顿时无奈,也学着师兄,开始全力运转大梵般若功!
  很快,无字玉壁上的异象越来越明显,淡金色的光芒汇聚得越来越多,佛光淡淡,金辉闪动,说不出的庄严之意。
  足足一天时间后,淡金色的光芒终于凝结出第一个烫金大字,如同镌刻在无字玉壁之上!随后,越来越多的金色字符开始汇聚,字体古拙难懂,如沸腾一般在玉壁之上闪烁跃动,令人眼花缭乱。
  而最顶端的一行大字,却是清楚分明,赫然就是——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见此场景,慕白就是一喜,毫无疑问,这特么就是天书第四卷啊!
  果然,随着慕白看向这些难以理解的文字,体内原本时断时续的三卷天书文字开始渐渐补全,那些平日修炼过程中缺漏之处也渐渐圆满!
  终于,小半天之后,天书第四卷内容全部被慕白所领悟。
  当是时,慕白太极玄清道功法以及四卷天书开始快速运转,如同饕餮一般,将方圆数里内的大部分灵气全部牵引而来,转瞬即被纳入体内!
  顿时间,须弥山深处的这里就仿佛形成了一个灵气黑洞,整个须弥山的灵气似乎都被引动,聚集而来!一时间,原本就雾气弥漫的无字玉壁深谷,更加不可见,如有实质的灵气更是凝结成了纯白之雾,弥漫整个山谷。
  这等变故,让天音寺的众多僧人惊喜不已,只觉是难得的机缘,不知让多少僧人修为突破,领悟佛法。
  一天之后,慕白体内的四卷天书终于平静下来,山谷内的灵气也逐渐恢复正常。
  就在这时,慕白旁边一阵灵力波动,赫然是小凡凭借着这两日,成功突破到了玉清境第九层!(PS:上一层写错了,小凡已经是玉清八层。/尴尬.jpg)
  半晌之后,小凡带着欣喜之色睁开眼睛,欢喜叫道:“师兄,我突破到第九层了!”
  慕白淡淡点头:“还算不错,如果这都不能突破,那我就要看轻你了!”
  张小凡:“……”
  另一边,天音寺的僧人们对于无字玉壁异象的消失怅然若失,怀念不已,并且对于出现的那些天书第四卷文字耿耿于怀,直到近日他们才发现,无字玉壁之中似乎还有着秘密!
  普泓上人目光幽深,那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让他想起了久远尘封的记载……
  三天后,慕白和小凡辞别普泓上人和一众天音寺僧人。
  “啊,这位小哥,你乌云盖顶,印堂发黑,近日恐有血光之灾啊!”
  这一日,慕白和小凡途径一座小镇正解决着腹中之饥,身旁忽然出现一个老头,须发皆白,面容清庸,看去竟有几分鹤骨仙风,得道高人的模样。
  在他身侧,还有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冲天辫子,端的是活泼可爱。
  这两个人,这个组合,慕白看了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正是原著中大名鼎鼎、坑钱算卦的周一仙小环爷孙俩么!
  果然,当慕白复制天赋打开,看到了爷孙俩的天赋信息,竟是异常出色!
  【人族】周一仙
  【修炼天赋】:中级(可复制)
  【遁术天赋】:高级(可复制)
  【相术天赋】:中级(可复制)
  【人族】小环
  【修炼天赋】:高级(可复制)
  【鬼道天赋】:高级(可复制)
  两人的天赋出乎慕白的意料,周一仙老头竟然拥有三项天赋,其中两项还是非常罕见的遁术和相术天赋,顿时就让慕白来了兴趣。
  顿时,慕白看向周一仙老头的有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至于小环的高级鬼道天赋,慕白反倒比较淡定,他对于鬼道并不感兴趣,能复制到天赋最好,复制不到也觉得无所谓。
  说起这周一仙,前世网络上还有一番争辩,有人将他列为诛仙十大谜团之首,也有人认为他还是青叶祖师的转世,猜测极多!
  不过,慕白认为,周一仙更大的可能是青云门初创时期,青云子十大弟子中失踪的那一脉传人,也只有这样才更符合周一仙的前后表现。
  “这位老先生,你在给我算命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给自己算一算,会不会也有血光之灾呢?!”慕白看向老头周一仙,似笑非笑道。
  周一仙看了慕白一眼,心下一跳,终于认出来,眼前这年轻人灵气冲天,气息沉渊如海,气运深藏,哪里会是有血光之灾的模样,顿时对自己猪油蒙了心去忽悠慕白的行径感到懊悔。
  “咳咳,小伙子,老头子头晕眼花,居然看错了!”周一仙连忙叫道,颇有些尴尬。
  慕白笑了笑:“周一仙老先生,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相当荣幸呢!”
  “你……你认识……我?!”眼见自己被一口叫破了名字,周一仙顿时吓了一跳,差点就施展出了土遁术,远离眼前这个家伙。身旁的小环更是小脸吓得煞白,直以为是爷爷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当然,周老先生不正是号称才高九斗、学富六车,天下事没有你不知道的仙人指路周一仙么?!”慕白笑道:“在下慕白,青云门弟子,这是我师弟小凡,在下不才,有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特请周老先生为我解惑!”
  “哦?好说好说,什么问题!”周一仙顿时来了兴趣。
  “我想知道,天书究竟有几卷!”慕白凝视着周一仙,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