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23章 用玄火鉴熔炼烧火棍

  慕白淡淡一笑,大方的承认道:“没错,噬血珠就是我拿走的!你应该能够感受到,噬血珠从藏在无穷无尽的凶煞之气,会让人不知不觉之间陷入发狂、引诱你杀人,你平时应该有种狂躁的感觉吧?!”
  小凡看着慕白,愣愣出神,点头道:“是的,七师兄,自从我带回这根烧火棍之后,我就经常有种狂躁的感觉,若非……恐怕已经发狂了!”
  慕白好笑了下,明白小凡说的若非是什么意思,若是没有普智禅师传授的【大梵般若功】,小凡早就变得嗜血嗜杀了。
  慕白目光重新转回烧火棍,感叹道:“小凡,不得不感叹你的运气不错呢!你知道这根黑色的棍子是什么吗?它其实也相当有名气呢,《异宝十篇》有载:‘天有奇铁,落于九幽,幽冥鬼火焚阴灵厉魄以炼之,千年方红,千年成形,千年聚鬼厉之气,千年成摄魂之能。’说的就是这千年摄魂铁!”
  “也只有这等天生奇物,才能和这魔道至宝噬血珠相抗衡,最终经过你血炼之法,变成这根烧火棍!”
  直到这时候,小凡才明白,原来当日的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大圈,对于地上的烧火棍更加恐惧了!
  此时此刻,慕白看着这根烧火棍也有些犯难了,“尽管噬血珠和摄魂铁结合在了一起,但两者其实都是至阴至邪至凶之物,你如果时时使用,终究还是会引入魔道呀……”
  这可不是慕白瞎几把忽悠,原著中后期张小凡入魔十分严重,就拜这烧火棍所赐。后来终究是靠着天书勉强驾驭住了这至凶法宝。
  “师兄……那怎么办,要不把这烧火棍扔了吧!”小凡听到自己有可能入魔,更是吓了一跳,连忙抓住慕白的手说道。
  “扔了也没用的,它现在已经是你的血炼之物,就算你扔了它仍然会影响你,除非……”
  “除非什么?!”小凡顿时问道。
  慕白想了想道:“除非,把这根烧火棍完全熔炼了,重新锻造一件属于你自己的法宝!”
  慕白想来想去,忽然发现想要解决这根烧火棍,竟然还得依靠自己带回来的玄火鉴,以玄火鉴发出的超级高温,或许还真有可能熔炼了这根烧火棍!
  但是,慕白发现光靠自己,似乎不可能发挥出玄火鉴真正的威能,来熔炼这根烧火棍。
  慕白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随即他对着小凡正色道:“小凡,想要熔炼这根烧火棍,光靠你我绝无可能,我准备将这件事情告诉师父,请求他帮忙!”
  “啊,告诉师父?可是我……”听说慕白想要告诉师父,小凡脸色狂变,仿佛已经看到田不易铺天盖地教训他的场景了!
  慕白淡淡一笑:“小凡,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唯有全力去解决才是正道!走吧,跟我去见师父师娘吧,放心,其他人我们不会告诉的!”
  小凡张嘴张了半天,却说不出半个不字,随即就被慕白拉着走向了守静堂……
  半个小时后,在田不易的房间里,田不易和苏茹,慕白和张小凡,看着桌上的这根黑色烧火棍,一脸懵逼!
  “老七,老八,你们该不会在说故事给我听吧?!”田不易胖胖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倒是他的媳妇苏茹,听完了慕白和小凡两个人的介绍,又看了看邪气凛然的烧火棍,依然相信了七八分。
  慕白苦笑道:“这种事情,弟子还会哄骗您吗?您如果不相信,完全可以拿您的仙剑和它对砍几番!当然,对于有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我可不负责!”
  田不易见此,也渐渐严肃起来,“老七,按照你所说,想要将这烧火棍重新熔炼进行炼制,但不管是噬血珠,还是这摄魂铁,都是至邪至阴之物,我们青云门似乎也没办法熔炼它们吧?”
  慕白自信一笑:“师父,如果没把握我就不会带着小师弟来找师父了,师父你看这是什么?”说话间,慕白将一碧绿玉环取出放在了桌上。
  见到这一物,田不易先是一阵迷茫,然后顿时露出惊骇之色:“这是……焚香谷的镇谷之宝,无上神器,玄火鉴?!”
  苏茹和张小凡两人一脸懵逼,焚香谷的镇谷之宝,无上神器玄火鉴,这东西怎么会在慕白手中呢?!
  慕白淡笑着点头道:“没错,这就是玄火鉴,弟子这一次下山历练,无意间救了一只狐狸,从它们手中换取了这个玄火鉴!玄火鉴可以召唤出强大的火龙,修为越高召唤出来的火龙也就越强,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玄火鉴来熔炼了这烧火棍!”
  听完慕白的整个计划,田不易沉默半天,憋出了一句话:“老七,你简直是个天才!”
  至于张小凡已经惊呆了,用神器来熔炼烧火棍,恐怕也就七师兄想得出来吧?!如果焚香谷的人知道的话,恐怕会气出血来吧?!
  最终,这个熔炼烧火棍的计划获得了田不易和苏茹的认可,于是,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慕白和田不易开始在青云门四周满地跑,寻找一个适合熔炼的场地!
  毕竟不管是玄火鉴,又或者烧火棍,一旦对垒所产生的的浩大场面,绝对是出人意料的,慕白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玄火鉴在他手中!
  至于师父田不易和师娘苏茹,慕白自然是信得过他们的人品!纵观原著,田不易夫妇品格都是非常值得认可的。
  过了大半个月,田不易在青云山以南一百多里处找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正适合他们用来熔炼烧火棍,而不会被其他修士们注意到。
  不过,找到荒谷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光靠玄火鉴的火焰很可能熔炼不了烧火棍,这一点从原著中七脉会武最后决赛中烧火棍硬抗神宵御雷真诀一击就可以看得出来,噬血珠和摄魂铁比想象中的还要坚硬。
  所以慕白还专门让师父田不易借来了落霞峰法宝炼丹炉,准备利用炼丹炉+玄火鉴+阵法产生极高温度来熔炼烧火棍。
  并且为了防止烧火棍汲取小凡的精血还专门布置了隔绝阵法。
  如此布置了许久后,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日子,慕白和师父田不易、师弟小凡一起来到了这个荒谷。
  “师父,开始吧!”慕白一脸期待道。
  “嗯!”田不易神色肃穆,一脸郑重,将体内源源不绝的真气输入到玄火鉴中,伴随着真气输入,玄火鉴中心的火龙陡然亮起来,下一刻,一头庞大无比的火龙被召唤了出来。
  “钻入炼丹炉中,攻击那根烧火棍,熔了他!”
  获得这个指令之后,充满灵性的火龙差点发狂,让我堂堂八荒火龙来帮你熔棍子,这是人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