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144章 天符子的真正身份!

  “我是谁,我当然就是天符真君!”天符子哈哈大笑道。
  “你不是!”慕白笑了笑,果断揭穿了对方的谎言:“如果你是天符真君,早就将那越界天魔干掉了!哪里会躲在暗中操控属下炼制什么破界神行符,企图逃离!”
  “这不符合天符真君的性格和行事风格!”
  “哈哈哈,没错,我不是天符真君!我只是天符真君的一丝元神!”天符子悲愤道:“天符真君陨落千年后,我这一丝元神意外残留,诞生了独立意识,也就是我!”
  “所以,我拥有天符真君的大部分记忆,但却不是他!不是他!”
  慕白叹了口气,毫无疑问,这天符真君的一丝元神应该是想重新复活的,但显然遭遇了意外,反倒诞生了独立意识,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个体。
  “还是说说世界末日吧,那两名越界天魔还没离开?”慕白问道。
  “离开,他们怎么可能离开?!他们虽然杀死了所有人,但自身自然也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势!”天符子惨笑道:“为了恢复伤势,他们打起了我们世界本源的主意!”
  “你或许感受不到,我们世界的本源已经衰弱到了极限,很快就会被他们抽干世界本源,自行毁灭!”
  “那些不断涌出来的妖魔鬼怪,就是世界崩毁的征兆!”
  慕白点点头,忽然问道:“这些你是如何得知?”
  天符子陡然大笑:“当然是那些人临死前的画面告诉我的!你以为天符真君为什么会陨落,当然是因为控神符,那些人为了不被控神符操控,一起联手围攻了天符真君,最终导致了他陨落!”
  “那些人以为天符真君陨落,控神符就失效了!但他们不知道,还有我的存在!我虽然只是一丝元神,但依然拥有控神符的权限,那些人死在越界天魔下,却全都被我看到了!”
  “原来如此!”慕白叹道。
  天符子哈哈笑道:“怎么样,面对两名天人九重的越界天魔,是不是很绝望?!”
  慕白笑了笑:“是有些绝望,但你别忘了,我正好有仙人遗蜕,如果将仙人遗蜕引爆,击杀那两名越界天魔,绝非没有可能!”
  天符子呆了呆,忽然叫道:“那可是仙人遗蜕,仙人遗蜕啊,你居然想要引爆他!”
  慕白没有回答,仙人遗蜕对他来说用处虽大,但并非不可舍弃,特别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引爆!以仙人遗蜕的价值,想要将他带回现实世界,要付出的源点绝对是天价!
  没有理会的怪叫,慕白提着天符子正要离开,忽然就看见远处一道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竟然是何泰山!
  “快——杀——了——我!”何泰山看着慕白,艰难说道。
  慕白看向天符子:“控神符能不能解除?!”
  “解除?哈哈哈哈,这控神符是天符真君最得意的作品,直接作用灵魂,你说怎么解除!”天符子得意道:“想要解除,除非杀了我!”
  慕白轻哼了一声,杀天符子,有点早了,得将他的价值充分榨干后再杀还差不多!
  忽然,慕白想到了处理天符子的办法,抓着何泰山,又提起天符子,飞到了一处破旧的山庄之中,选取了一面还算完整的墙壁,伸手间,墙壁上就徐徐出现了一副活灵活现的壁画!
  随后,慕白带着震惊的何泰山和天符子,钻入了壁画中!
  花仙界,依旧充满了或浓或淡的香味,一道道俏丽的身影在花园苗圃中穿梭,照顾着各类鲜花。
  看着恢复到四五十名花妖的规模,慕白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这花仙界总算恢复了往昔的几分景象。
  “呀,道长,是您回来了!”忽然,远处传来一道惊呼声,就看见芍药妹子远远飞了过来,看见慕白充满了惊喜之色。
  “是啊,回来坐坐!”慕白笑着和芍药打招呼,带着何泰山、天符子回到自己的宫殿,“芍药,花仙界里还好吧?”
  听到慕白问起花仙界中的情况,芍药露出雀跃道:“道长,很好呢,我用那些花仙本源,陆续点化出了三十多位妹妹,现在正教她们修炼和照顾苗圃呢!您要不要见见?”
  慕白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不用了,你让她们安心照顾吧!对了,咱们花仙界的监牢在哪,我要把这两个人关进去!”
  芍药点点头道:“道长,监牢位于火山底部,我带您去吧!”
  慕白笑着点头,跟着芍药来到了位于地底火山熔岩洞窟的监牢,忽然他发现监牢中竟然还有人被关着,仔细一看竟然是朱孝廉和他的书童后夏!
  这时候慕白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忘记处置这两个人了。
  “道长,这两人您没有吩咐,芍药就将他们关在这里了!”芍药低声道。
  慕白笑道:“芍药你做的很对,就将这两人一直关在这里,不用管他们!”随后,慕白将天符子和何泰山分别关进了监牢,这两人都没有反对,倒是让慕白省了一番口舌。
  天符子看着慕白,忽然说道:“你竟然还是这神秘的花仙界之主,难怪年纪轻轻就达到了这等修为!”
  “你知道这花仙界?”慕白顿时好奇道。
  天符子道:“当然知道,一位花妖成仙时所遗留的福地世界嘛,一直以来都只闻其声不闻其人,甚是神秘!没想到你居然是它的主人!”
  慕白淡淡一笑:“机缘巧合成了界主,你们两就先呆在这里吧,过段时间我再来处理你们!”
  天符子毫不在意:“你随意吧,死在这满是花妖的花仙界,倒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芍药,我关禁区的这两个人都非常危险,无论如何你都不能靠近他们,更不能相信他们的任何话,知道吗?!”离开了监牢,慕白对芍药严肃道。
  天符子虽然修为被废,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暗地里的手段,保持一定距离是必要的!
  芍药对着慕白行了一礼:“道长放心,芍药省得!”
  “那就好!”
  回到自己宫殿,慕白想了想将仙人遗蜕取了出来,忽然,他瞳孔一缩,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