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07章 你似乎很得意?!

  “七师兄,你下次一定要带我下山啊!对了还要给我带礼物回来——”大竹峰悬崖边,田灵儿泪眼汪汪的看向慕白叫喊道,看起来十分可怜,没错,田灵儿虽然忽悠住了老娘,但被田不易一口给否决了。
  开什么玩笑,如果让慕白和宝贝女儿一起下山,女儿的清誉还要不要的啦?再说慕白可是下山历练,又不是去旅游,带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算什么?!
  “哈哈,灵儿乖,礼物我会带回来的!师父、师娘、几位师兄,师弟这就出发了……”慕白带着些许伤感,朝众人挥手告别。
  田不易倒是还能够忍得住,点点头:“去吧,在山下不比门中,万事多留一个心眼!”
  “嗯,弟子去了……”
  话落,慕白已然驾驭起云青剑,向着青云门山门而去……
  距离七脉会武大概还有三年时间,慕白准备争取这一次七脉会武的第一名,毕竟第一名可以执掌奇珍法宝六合镜,顺便还可以改变剧情,一举两得!
  所以此次下山历练,慕白的目的十分明确,第一个目标就是死灵渊滴血洞内的天书第一卷,他很想试试如果自己从滴血洞内的密道离开,剧情还会不会和原来一样!
  而第二目标,就是小池镇外的黑石洞,那里隐藏着两只妖狐,以及天狐一族从焚香谷抢出来的上古神器玄火鉴。
  按照原著中介绍,玄火鉴还是上古法阵八荒玄火阵的枢纽,慕白其实更觉得,这玩意拿来作为炼器更加合适,说不定神兵都能够量产了。
  只是该怎么从六尾妖狐手中忽悠到玄火鉴是个难题。
  “离开三年,没想到这河阳城几乎没什么变化。”慕白远远看着河阳城,轻叹着朝地面落去,踏入城中。
  看着城里忙忙碌碌的普通人,慕白只感觉世事无常,曾几何时,他还如同这河阳城里的芸芸众生一样,为生计而奔波,一次穿越,一个天赋,让他的命运彻底改变。
  “呵,什么时候这么喜欢无病呻吟了?”慕白摇摇头,将所有杂念都排除干净,混入人群的同时,复制天赋悄然开启,查看这河阳大城中是否存在着令他心动的天赋。
  修为进阶到玉清第五层,让他的精神力也上涨了不少,已然可以连续使用二十五分钟。可惜,着河阳城中,绝大多数都是无天赋,就算少数拥有天赋的也是普通修炼天赋,不值得慕白去复制。
  就在这时慕白偶然经过一处摆摊之地,眼前猛然浮现出一个不一样的信息:
  “
  【人族】:张万风
  【修炼天赋】:初级(可复制)
  【辨材天赋】:初级(可复制)
  ”
  “初级辨材天赋?”慕白愣了一下,这是一个比较少见的鉴宝类天赋,有可能在某种场合下用得上,比如装逼打脸拍卖会?慕白恶趣味的想到。
  “应该可以复制一下,技多不压身嘛!”想到此,慕白便蹲在路边,观察这位名叫张万风的摊贩摆出来的东西,一边暗自瞅准机会进行接触。
  很快,慕白就找到了机会,拿起一块亮银色的金属块询问的机会,不经意间碰到了摊主,让慕白复制到了初级辨材天赋。
  “这位兄台,这是一块软银铁,质地偏软,给我十两银子就够了!”摊主张万风笑呵呵道,丝毫不知道就在刚刚接触之间,他的拿手天赋已然被慕白复制走。
  “便宜,钱给你!”慕白呵呵一笑,十分爽快的付钱走人,都没有讲价。即便走出老远,脸上的笑容都还残留。
  这一幕,让摊主张万风莫名其妙,他记得那就是一块软银铁而已啊,难道我这十几年的感觉都退化了?!
  收获一个全新天赋,慕白自然不会急着赶路,当晚就在这河阳城最大的酒楼山海苑里住了下来。
  当修炼到深夜,万籁寂静之际,慕白变迫不及待融合了从那位摊主张万风复制过来的辨材天赋,几乎是刹那间,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从慕白脑海中涌出,随后有深入到骨髓深处,在这个过程中,熟悉的疼痛让慕白冷汗淋漓,不能自已。
  他发现,融合这种初级辨材天赋,竟比融合高级修炼天赋还要夸张,还要难以忍受!
  所幸慕白已经经历过多次融合,对于这种剧烈痛楚早就有了应对之策,很快,在他的坚持下,融合成功了!也就是此时,慕白知道了这初级辨材天赋的清晰情况,却是一种能够清晰辨别灵材灵物的特殊天赋。
  有道是神物自晦,可能空有宝山而不自知。而辨材天赋就是能够看人知道这件物品珍贵与否,如果再学习各种宝物识别、辨别知识,或许可以成就一代鉴宝大师!
  “这个天赋,可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慕白顿时满意笑道。
  第二天一早,慕白退房朝着河阳城东方而去,最终目的地,赫然就是那空桑山!
  空桑山位于河阳城以东三千里,一路需要经过多座大城,最终进入崇山峻岭之中。传说,空桑山之下便是八百年前魔教巨擘炼血堂总舵,只是时至今日,风云变幻,炼血堂早已经没落。
  这一日,慕白刚进入庆安地界下的小河镇,就发现了异常,慕白更是远远闻到了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气,令人作呕。
  慕白脸色一变,急忙架起剑光向着远处探查,很快,他就发现了极其血腥残忍一幕,一群看起来像是强盗模样的匪徒,正在小河镇里肆无忌惮的肆虐着,他们在小镇里劫掠,见东西就抢,甚是嚣张!
  而在镇口处,赫然有一名黑衣人一脸兴奋,仰天狂笑!
  此情此情,慕白哪里还忍得住,怒喝一声,瞬间降落在小河镇口,面色冰冷的看向那名黑衣人:“你似乎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