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诛仙开始复制诸天 > 第145章 虚空画符·神通到手

  “仙人遗蜕的气息在减弱!”
  当看到这种情况,慕白顿时长叹一声,使用仙人遗蜕的力量,果然会让仙人遗蜕的力量在消散!
  “看来,不能再继续使用遗蜕的力量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慕白暗道一声,暗暗做了决定。
  随后,慕白将天符子身上复制到的玄级符道天赋融合了,过程不再细述,那是不堪回首的惨重回忆。
  不过,正所谓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获,融合玄级符道天赋,让慕白竟然获得了罕见的符道衍生能力——符箓威能增强五成!
  如果等半个月后,将天符子身上的虚空画符神通也复制到手,说他不是符道的绝世天才都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慕白来到了监牢,找到了天符子:“我想要天符真君的符道知识!”
  经脉被废,丹田气海残破,天符子的模样更加衰老了,他听到慕白的话后顿时哈哈笑了:“你觉得可能吗?”
  慕白认真点头:“我想你应该会,你应该也不想让天符真君的符道知识就此断绝!”
  天符子顿时沉默了,他盯着慕白看了好几秒中,突然涩声道:“你不是昆仑派弟子吗,要符道知识何用?”
  慕白笑了笑:“我虽然是一名剑修,但并不是一名纯粹的剑修!剑对我而言,只是一种对敌手段,一种杀人武器!”稍稍沉默了一下,慕白继续道:“而且剑修受限于手中的剑,没有合适的剑,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
  这一点慕白感受最深,没有他熟悉的雷汲剑,他感觉自己最多只发挥出了八成战力。
  最主要的是,像他这样的玩家,降临游戏世界,不一定每次都会获得趁手的兵器,这个时候就需要符道来作为前期对敌手段了。
  天符子听完又沉默了一会,突然道:“我的符道传承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发誓,必须重建天符门,将我天符真君的符道知识传承下去!”
  慕白微微点头,“我答应你,等我获得符道知识后,重建天符门!”
  天符子面无表情,“天符真君的符道知识,就在我脑子里,给我一些纸笔,我全部写给你!记住你的承诺!”
  慕白点点头,带着满意离去,很快就拿来了一大堆纸笔。
  接下来,慕白在花仙界中呆了半个月时间,从头开始学习符道知识,在玄级符道天赋加持下,短短半个月时间,竟然就让慕白从符箓之道一窍不通达到了登堂入室的程度,让天符子直呼天才妖孽!
  “慕白,你也别做剑修了,直接走符道吧,我敢保证百年之内你必能够登临天人绝巅!”监牢里,天符子激动说道。
  慕白笑了笑,没有接过话茬,他不仅是符道天赋高,其他天赋也是极高的,而且随着时间和经历增多,他的天赋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单独专修一道绝对是一种浪费。
  “接下来我会离开一段时间,你自便就好!”慕白说话的时候,忽然把住了天符子的手腕,装出一副对天符子不放心探查对方体内真实情况的模样,趁机复制了天符子的虚空画符神通天赋!
  天符子混不在意的说道:“如果经脉尽断丹田被毁还能够修复,我就不只是天人四重天了!”
  慕白神秘一笑,自然不可能解释这个举动的真正目的,转而岔开了话题:“我可能会去京都参加水陆法会,普渡慈航这个人你知道吗?”
  “当朝国师普渡慈航?”天符子摇摇头,面无表情道:“我并不认识,我也是十年前才苏醒的,那时候,普渡慈航就已经是国师了!”
  “好吧!”慕白点头,不再询问。
  当天夜里,慕白就迫不及待的将虚空画符神通天赋融合,成功获得了虚空画符这种能力!
  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虚空画符神通果然是符箓之道上的顶级技能,拥有这种神通之后,符修(符箓之道修炼者的简称)开始摆脱符箓的困扰,开始变得异常强大,对敌手段变幻莫测!
  这个时候,符修的战斗力,只取决于所掌握的符箓,如果一名符修懂得足够多的符箓,他将无所不能!
  “符道更加侧重于对自然法则、天地法理的钻研,初期还不明显,越到后期反而越强大,看来这符道我要更加重视了,可以作为我的主修大道之一!”
  第二天清晨,慕白在晨光中离开了花仙界……
  “师弟,徒儿,你们快走,将这普渡慈航的情况告知各大门派!”官道上,燕赤霞捂着胸口,虚弱道。
  燕赤霞的身旁,是宁采臣和知秋一叶,只是此时此刻,两人都面露悲切,充满了绝望!
  为何会如此,还要从他们从金华府离开说起。
  当初他们离开金华府北上京都,进入山东境内后,竟然遇到了被押解回京的兵部尚书傅天仇一伙,宁采臣这段时间通过师父燕赤霞吞噬了不少鬼怪,实力大涨。
  正所谓酒壮男人心,钱壮男人胆!宁采臣当即就想到了傅天仇的两个双胞胎女儿,果断做出了解救傅天仇的决定。
  结果嘛自然是喜闻乐见,宁采臣救下了傅天仇,杀了一些护国寺的妖僧,还一通花言巧语将傅天仇的两个漂亮女儿泡到了手,堪称走上了人生巅峰啊!然后,他就乐极生悲了,假国师蜈蚣精普渡慈航亲自来了……
  “不,师父,我不走!”宁采臣哭泣道,万分后悔,这剧情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谁能告诉他普渡慈航为毛这么厉害,电影中普渡慈航不是很快就扑街的嘛?!
  “咳咳——”燕赤霞又咳出一口鲜血,叹息道:“乖徒儿,为师这次真的护不住你了!那普渡慈航绝不可能放过为师的!你赶紧走吧……”
  “师父……”
  “师兄!”知秋一叶也是神色哀伤,面含不舍。
  燕赤霞摆摆手,正要开口,忽然,脸上一白,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猛然从远方传来,隐约间更是有一道佛门梵音,摄人心魄!
  宁采臣和知秋一叶全都是面带绝望,这道佛门梵音,他们实在太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