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20章 血染的道路

  面对这尊连通玄境修士都能斩杀的大能,这些四散溃逃的佣兵根本没有半点存活的机会。
  血手仓图身形连闪,每一次身影闪过,都有一个生命彻底消失!
  惨叫声不断响起,血花肆意飞溅。
  很快,这些溃逃的护卫,便全都死在了血手仓图的手下!
  “那么,到你了,张少爷。”叶子衿背负双手,面无表情地走到张延的面前。
  视线所及,犹如血腥地狱一般,令人作呕反胃。
  但叶子衿并不能表示出丝毫不适,所以他只得强行绷起了脸。
  “你……你……”张延已经被吓得两腿发软,无法站立:“放过我……放过我……”
  “不然……我们张家其余两位老祖……会为我……”
  “为你报仇?”叶子衿幽幽说道:“那你倒是让他们来啊。”
  “本来今天,我可是做好了团灭你们张家老祖的准备的。可惜,只来了这一位战天老祖。”
  早在浮空飞舟上,得知张家与仙灵学院很可能发生冲突后,叶子衿就做好了与张家作战的准备。
  他询问了佣兵队伍里最博学的心尘副团长,得知张家本部位于东玄洲,有三位通玄老祖坐镇。
  本次古遗迹之行,张家很可能派出至少一名老祖前来。
  叶子衿听到张家一共有三位老祖时,就彻底放心了。
  因为即便是三位老祖集体脑抽,倾巢出动,以他的底牌,同样也能让三位老祖陨落当场!
  ——血手仓图至少可以与一名老祖战而不败。
  ——还有之前得到的神秘召唤卡。既然是系统姐姐口中的“超级大佬”,肯定至少也有着斩杀通玄境的实力。
  ——最后一张底牌,则是……
  叶子衿瞄了一眼躲在自己身侧,浑身被黑色斗篷裹住的夏莹小姑娘。
  “说吧,你们家族关于这次古遗迹的全部计划。”
  叶子衿重新看向了张延。
  张延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呵呵,那就好办了。”
  叶子衿挥了挥手。
  血手仓图抓起张延的胳膊,展开了他的手指。
  狞笑一声后,血手仓图的手中浮现一枚锋利的红色钉刺,狠狠地刺入了张延的指头。
  “啊————”
  十指连心,强烈的痛感直接让张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喊。
  血手仓图却是动作不停,再次拿出一枚钉刺,刺入了他的另一根指头。
  “啊————我说,我说!住手!!”
  叶子衿眼睛微眯:“现在想说?晚了。仓图,继续。”
  “唰!”
  “啊————”
  ……
  当最后一枚钉刺刺入手指时,张延的嗓子已经嘶哑了。
  甚至因为剧烈的疼痛,他的大小便都已经失禁。
  “杀……杀了我吧……”张延有气无力地道:“给我个……痛快……”
  “痛快?”叶子衿拿出一瓶全治疗药剂,掰开张延的嘴,往里面灌了下去:“放心,你不会死的。”
  全治疗药剂入肚,强大的恢复效果很快治愈了张延指尖上的那些拔出钉刺而留下的血洞。
  他那因为失血过多而逐渐模糊的神志,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你……你……”
  张延恐惧地看着自己几乎痊愈的伤势,再看着血手仓图手中重新浮现的血色钉刺。
  他终于崩溃了:“你是魔鬼,是魔鬼!”
  “呵呵,随你怎么说。”叶子衿冷笑道:“现在,我给你说话的权利。把家族本次关于古代遗迹的计划,全给我说出来。”
  “注意哦,如果有了任何疑惑,我不会询问你,而是会直接开始重复刚才的行为。所以,你最好详详细细地给我解释清楚。”
  “对了,等你说完以后,我会用同样的方法再询问一遍那个全叔。如果他说出来的情报比你多……呵呵……”
  叶子衿手腕一翻,在张延惊恐的目光中,拿出来了十几瓶全治疗药剂。
  “我想,这些药剂,足够你撑个十几轮了吧?”
  “我说,我说!我全说!”张延涕泪横流,急忙将自己家族的计划全都说了出来。
  ……
  身后,温良看着涕泪横流的张延,以及面无表情,双手沾满鲜血的叶子衿,微微皱起了眉头:“子衿他……太残忍了吧……”
  “这可不是残忍。”
  三秋副团长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边,摇了摇头:“涉及到重要之人的消息,就一定要特别谨慎,不能有丝毫马虎。”
  “如果叶先生采用别的手段去询问,那个张延可能会隐瞒,欺骗,甚至是供出假消息。这样的话,咱们所有人都将陷入特别危险的境地。”
  “只有动用重典,彻底粉碎张延的小心思,才能得到真正有价值的情报。”
  “要知道,越是对敌人残忍,就越能证明身边朋友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温良抿了抿嘴,没有接话。
  ……
  “我……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张延颤抖着,将自己知道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叶子衿嗯了一声,让几名佣兵看好张延,而后朝全叔走了过去。
  不过这全叔倒还真是个硬骨头。经过了足足两轮酷刑,依旧没有吐出半个字。
  叶子衿沉吟片刻后,制止了血手仓图准备开始第三轮酷刑的打算,然后走到了张延的身边。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叶子衿寒声道:“你应该清楚,自己隐瞒了什么。”
  张延浑身颤抖:“我没有隐瞒,没有隐瞒啊!真的没有!”
  “那个老东西他告诉你什么了?那肯定都是胡编的啊!我才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已经把所有信息都说出来了啊!”
  眼看着叶子衿再次拿起一颗钉刺,张延彻底崩溃了。他跪在地上,捣头如蒜:“求求你,相信我,相信我啊!!”
  叶子衿眯着眼睛,沉默地盯着地上的张延。
  这个人已经彻底崩溃了。看来,自己掌握的这些消息,应该就是张家的全部计划了。
  “唉。”叶子衿摇了摇头:“好了,我信你了。”
  “真的?!”张延惊喜抬头:“那是不是可以放我……”
  他那死里逃生般的笑容,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一瞬。
  叶子衿一甩手,剑锋上的血液飞溅到了白色的雪地上。
  他对着血手仓图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朝着自己的伙伴们走去。
  “温良小语夏莹!”
  叶子衿朝着他们走去,但是离他最近的温良,却是忽然后退了一步。
  叶子衿的表情僵住了。
  自己刚才的表现,是吓到他们了吗?
  他看了看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忽然感觉一阵反胃。
  整片天地,似乎也开始了不规则的旋转。
  眼前的伙伴们,似乎也朝着远离自己的方向走去。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手帕忽然被甩出。
  温良眯着眼睛,捂着鼻子说道:“去去去,离我们远点。把手上清理干净了再过来,难闻死了!”
  叶子衿接过温良的手帕。看着如同往日吐槽自己的温良,以及目光平和的沐小语和并没有躲起来的夏莹,忽然感觉心中一阵舒畅。
  盘旋在脑海中的血腥场面,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冲淡了一些。
  “诶,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