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25章 兄弟,我来啦!

  自囧之大陆事件之后,时间又经过了数日。
  这几天,仙灵学院进行了常规的考试。对于绝大多数同学来说,这期末考试,绝对是能要了老命的存在。
  为了不在理论考试上挂科重修,学生们纷纷停下最近的修炼活动,埋头于学习苦读之中。
  庞大的知识海洋里,已经有不少学生溺死在里面。但是为了考试及格,仍旧有很多人前仆后继地往里面跳。
  所以当最后一门理论课考试结束时,所有人都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下个学期,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好好读书,重新做人!”
  立下一个又一个flag后,同学们兴高采烈地离开考场,准备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按照惯例,期末考试结束后,全校学生会有大约两个月的假期。
  放假期间,大家可以选择留校,也可以离校回家。只要在两个月后开学报到的那一天返回教室就行。
  所以考试结束后的几天,校园的路上,经常可以见到往学校门口走去的学员。
  ……
  “所以,良哥,你也要离我而去了么!”
  叶子衿拽着温良的袖子,可怜巴巴地说道。
  温良拍了拍叶子衿的肩膀:“小伙汁,你就慢慢呆在学院里吧。良哥我回家啦,哈哈哈哈哈!”
  “良哥,一路走好。”叶子衿抓起温良的袖子,将其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擦了擦:“我会一直怀念你的。”
  “滚滚滚,不要把鼻涕蹭在我的衣服上!”
  就在叶子衿和温良打闹的时候,沐小语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的身上,穿着明黄色的便装。
  “子衿同学,好好看门哦。”沐小语伸出小拳头,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加油!”
  “等等?小语你也要走?”
  叶子衿欲哭无泪:“真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好孤独,好寂寞!”
  温良走到叶子衿身边,搂住他的肩膀,低声说道:“子衿,知道你一个人会很寂寞。所以我在沙发下面藏了几本好东西。”
  “很刺激的,记得一个人偷~偷~看哦。”
  叶子衿眼中精光一闪,紧紧地握住了温良的手:“好兄弟,好兄弟啊!”
  等温良和沐小语离开之后,叶子衿立马趴到地上,将藏在沙发底下的小册子拿了出来。
  在叶子衿猥琐而又期待的目光中,小册子的封皮,映入他的眼帘。
  《修仙界通用常识大全》
  《撼地妖熊的迁徙路程》
  《炼丹学基本原理》
  “靠!”叶子衿对着门口竖起中指:“小良子,你给爷等着!”
  ……
  假期正式开始。没有了舍友的陪伴,叶子衿的生活也变得无趣了很多。
  就连傲娇学姐陈小九,都离开了学校。
  好在夏莹小姑娘并未离校,而是一如既往地宅在药剂协会里。
  虽然她的话不多,性格也很内向,但好歹也是关系很好的伙伴。
  日常生活中有什么新鲜事的话,还是能互相说一说的。
  ……
  这天中午,叶子衿正在餐厅埋头吃午饭。
  忽然一个声音从对面传来:“嘿,兄弟,好久不见。”
  叶子衿一抬头。一名蓝衣女子,巧笑嫣然地站在她的对面。
  “林晓梦?诶哟,你怎么来了?”
  叶子衿吸溜一下,把嘴边的面条吸到肚子里,然后急忙说道:“来来来,坐坐坐。”
  林晓梦坐到叶子衿对面,笑着说道:“怎么,人家千里迢迢赶过来,都不请吃顿饭吗?”
  “那肯定不是啊。”
  叶子衿挥了挥手,大声说道:“老板,上两碗酒,再来一碟茴香豆。”
  林晓梦虚着眼睛,淡淡地说道:“宁这就是传说中的长颈鹿啃树叶?”
  “什么意思?”
  “各种老梗,张口就来啊。”
  叶子衿乐了:“嘿哟,还会玩歇后语呢?”
  “打住打住,费这么大功夫跑过来,可不是跟你互相打岔的。”
  林晓梦叹了口气。叶子衿发现,女孩向来欢快无忧的脸上,此时却是露出了淡淡的愁容。
  “怎么了这是?”
  叶子衿一边叫了一份大碗牛肉面,一边好奇地问道:“碰到什么麻烦了?”
  林晓梦说道:“兄弟,还记得那个秦凡不?”
  “记得啊。”叶子衿说道:“就是那个有着主角模板的狠人,手里的底牌都快赶上我了。”
  “他跑了。”
  “……哈?”叶子衿一口咬断了嘴边的面条。
  林晓梦也拿起筷子,趁着热,一边吸溜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一边说道:“前几天,我们仙羽宗的通玄境大能,在南炎洲的无名山脉发现了他的踪迹。”
  “但是,就在即将找到他的那一刻,他的所有气息,忽然全部消失。”
  叶子衿皱眉:“在通玄境大能的面前溜掉了?”
  “对的。”
  林晓梦说道:“在秦凡气息消失的地方,我们的人只找见了一枚残破的黑色戒指,以及已经启动过的残忍杀阵,噬魂阵。”
  叶子衿:“!!!”
  “明白了吧。”林晓梦叹了口气:“残破的戒指,启动过的噬魂阵,以及秦凡最近忽然暴涨的气息。”
  “那位一直依附在他身边的戒指老爷爷,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叶子衿心中震惊无比:“把戒指老爷爷彻底吞噬了吗?秦凡这小子,已经彻底黑化了啊。”
  “不仅如此。仙羽宗分布在五大洲的所有强者,都无法感知到任何一丝秦凡的气息。”
  “再联想到现场感知到的极其微弱的空间波动,大家都在猜测,秦凡可能运用某种手段,离开了修仙大世界。”
  林晓梦又吸溜一口碗中的面条。趁着她咀嚼的时候,叶子衿提出了心中的疑惑:“可是,能够进行位面传送的空间通道,不都是由四大势力共同掌管的吗?”
  “而且也只有四大势力的顶尖强者,才能维持空间通道的正常运行吧?”
  林晓梦咽下食物:“所以说,这件事已经引起了所有顶尖势力的注意。”
  “在他们眼中,秦凡本身只是一个真灵境魔修,不足为虑。但他那不借助空间通道,直接穿越世界的方法,却足以让老怪物们震惊。”
  “于是,各大势力的高层紧急联络各自在其他世界的负责人,令其搜查秦凡的气息。只是一连数日过去,大家仍旧一无所获。”
  “所以最终,宗门的长辈们得出了一个结论。”
  “秦凡传送的世界,很可能是所有势力都没有涉足的,隔离封闭的……弱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