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17章 笑里藏刀

  叶子衿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看到这种熟悉的剧情了。
  反派被主角的女人吸引,派出小弟想要强抢。
  主角奋起反抗,打退敌人,与反派对峙。
  反派假意讨好,私下里偷偷使绊子,耍阴招,把主角虐得欲仙欲死。最终主角终于明悟,这才手刃反派,结束当前的剧情。
  不过当自己亲自面对这种剧情时,叶子衿可不打算按照传统的套路走。
  他很明白,对于这种道德完全没有下限的浪荡公子来说,他必定是有仇必报,绝不停息。
  夏莹小姑娘当然不可能交给对方。所以双方必然会结下仇怨。
  既然反正都是有仇,与其等以后对方召集人手围杀自己,不如现在直接剁了对方!
  ……
  张延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鬼怨伥的身影就已经闪现到他的面前。
  一拳轰出,强大的威压直接把张延吓得脸色苍白!
  只不过那全叔身体一侧,同样是轰出一拳,挡在了张延的面前。
  “砰!”
  两名真灵境九重的高手各退数步,对峙起来。
  “大胆!”
  张延怪叫一声,大喝道:“竟敢袭击我张家的人!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子衿冷笑一声:“我李泽晨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你一个小小的张家?”
  全叔目光一凝,寒声说道:“年轻人,你们确实很有实力。但是动手之前,最好先打听清楚,你们面对的敌人是谁!”
  “就是!”张延心中的惊吓逐渐平息:“我们张家的通玄老祖即将赶来。杀了我们,通玄老祖不会放过你们的!”
  鬼怨伥团长呼吸一滞。
  通玄老祖?!
  这群人,竟然还有通玄境的大能撑腰!
  诺大的修仙界,人数最多的就是入道境修士。
  而想要晋级真灵境,往往只有少数的天才,或者是拥有强大毅力的修士才能做到。
  至于说更加强大的通玄境,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通过天赋或者努力能够达到的境界了。
  超越常人的先天资质,刻苦坚韧的后天努力,再加上庞大的修炼资源。
  想要晋级通玄境,这三样条件,缺一不可!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纯靠运气的因素!
  可以说,通玄境就如同一尊大山,阻挡了无数真灵境九重的修士。
  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跨越大山,晋级通玄!
  叶子衿的目光也是微微眯起。
  看来这张家,并不是这么容易吃掉的!
  ……
  大雪纷飞,双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嗨,你看看,这不就闹误会了么。”叶子衿眼珠一转,忽然哈哈大笑:“小小地开一场玩笑,居然就把通玄老祖都搬出来了。”
  “张兄弟,你这幽默细胞可不行啊!”
  一边说着,叶子衿摊开双手,毫无防备地走向张延。
  “谁是你张兄弟!”
  张延眼珠一瞪,却见旁边的全叔给他传音道:“少爷,不可轻易激怒对方。”
  “对方若是拼死反扑,咱们活下来的几率很低。毕竟老祖还在路上,离此地还有一段距离。”
  张延一顿,生生把后面挑衅的话憋了回去。
  “少爷,对方明显是被老祖的名头吓到,想要巴结讨好你。听老奴一句劝,暂且先假意跟他交好。”
  “等老祖驾到,不光是那个小女孩,对方所有的女人,都将成为您的玩物!”
  所有的女人,都会成为自己的玩物?
  张延咽了口唾沫,脸色忽然堆起了笑容:“谁是你张兄弟?那当然是我啦!我就是你的张兄弟!哈哈哈哈!”
  一边说着,一边竟也主动走上前,亲切地握住了叶子衿的手:“兄弟啊,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相遇,本身就是一种缘分啊!”
  “那可不咋的。”叶子衿也是露出了热情的笑容:“我李泽晨跟张兄弟,可真是一见如故啊!”
  “没错,没错!”张延哈哈大笑:“李兄弟,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咱们就在这共同畅饮一杯,如何?”
  叶子衿同样哈哈大笑:“正合我意啊!”
  身后的众人,皆是满脸问号。
  在这荒山野岭,大雪覆盖的地方共同畅饮?
  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鬼怨伥团长偷偷给叶子衿传音道:“先生,咱们必须赶紧撤了。对方明显是想拖延时间,等待他们的通玄老祖!”
  叶子衿却是猛地一回头,佯装不快地对着鬼怨伥说道:“撤退?撤什么退啊?我跟张兄弟聊得正欢,怎么能撤退呢?”
  鬼怨伥:“???”
  身后的佣兵看着叶子衿的态度,心下实在是疑惑无比。
  雇主大爷,对方可是有传说中的通玄老祖坐镇啊!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先生……”
  “不必再说了。”叶子衿挥了挥手:“来啊,上酒。我要跟张大哥好好畅饮一翻!”
  听到叶子衿说撤退时,张延还惊慌了一阵。
  毕竟现在的他们,确实没有拦住这伙佣兵的实力。
  若是他们铁了心逃跑,自己绝对是一无所获。
  但是,对方那个名叫“李泽晨”的年轻人,听到自己的名头后,显然是想要巴结自己。
  自己提出的这么离谱的条件,他居然都接受了!
  想到这,张延的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哈哈哈,李老弟深知我心啊。来来来,咱们喝酒!”
  哼哼,先喝点小酒,拖延拖延时间。等老祖一到,你们这群佣兵都得完蛋!
  不过看在你如此巴结本少爷的份上,倒是可以把你留到最后。等本少爷玩完你的女人,再亲手砍了你!
  “全叔!上酒!”张延对着身后吩咐道:“让我李兄弟好好品尝品尝东玄洲的特产美酒!”
  叶子衿也对着身后喊道:“小姑娘,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让张兄弟好好品尝品尝咱们南炎洲的珍品!”
  夏莹:“……”
  张延手中空间戒指一闪,冰冷的雪地上,竟凭空出现了豪华的桌椅。
  而双方各自的“好酒”,也都被摆在了桌子上。
  “张兄!今日相逢便是有缘,小弟先干为敬!”
  叶子衿端着酒,豪爽一笑后,扬起脑袋,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你已中毒】
  叶子衿嘴角微微一抖:“……”
  张延也是摇头晃脑:“李兄弟海量!兄弟我也干了!”
  一轮过后,叶子衿摇头晃脑:“张兄弟的酒果真是好酒啊!”
  张延抖了抖眼角:“李兄弟的也不赖,也不赖!”
  靠,我的酒当然是好酒!
  但是你的酒完全就是路边摊卖的杂牌劣酒吧!
  一边想着,张延摸出一颗小药丸,吞进了自己的嘴里。
  叶子衿好奇地问道:“张兄,你在吃些什么?”
  “这个啊。嗨,这就是普通的糖豆。”张延摇了摇手,故作腼腆地道:“为兄有一个习惯。喝酒时,总想要嚼两颗糖豆。让兄弟见笑了!”
  叶子衿一边笑着说不介意,一边拿出了一瓶全治疗药剂,感慨地说道:“小弟也有个习惯啊。喝酒时,总想要掺点别的饮料喝。哈哈哈,咱们的兴趣倒是相似啊!”
  说完,抬起脑袋,猛地灌了几口全治疗药剂。
  张延挤出笑容:“都是性情中人啊。来,接着喝!”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