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50章 就凭你,也配自称叶子衿?

  叶子衿是一个普通人。在穿越之前,他就是地球上的一个随处可见的平凡少年。
  只不过普通人,也有着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就比如他。
  大部分人,都是从三岁左右开始记事。虽然幼年的记忆比较模糊,但总归还是有些许的记忆片段存在于脑海。
  但叶子衿的记忆,最早只能追溯到六岁。
  六岁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完完全全没有半点印象。每一次回想,就仿佛有一团黑雾,严严实实地将那段经历彻底隐藏起来。
  若是再细细回想,叶子衿还会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头痛。
  他也曾看访过医生。而医生给出的答案是,六岁那年,叶子衿很可能经历过某些极度刺激情绪的事情。
  过度的刺激,导致记忆紊乱,情绪失控。因此大脑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主动封存了那段记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那段记忆都无法恢复了。
  叶子衿倒也不太在意。毕竟那是六岁的事情,就算再刺激,也只是针对六岁儿童的心理年龄来讲的。
  他估摸着,那时候的自己应该就是亲眼目睹了杀人现场,车祸现场,跳楼现场什么的,然后被大量散落在地的红色马赛克吓得失了智,最后失去这一段的记忆。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长大之后,他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可是现在,看自己的心魔所说,这件事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知道我六岁那年发生了什么?”叶子衿微微皱起了眉。
  心魔说道:“当然。而且只要你点点头,我就会将这段记忆,原原本本地还给你。”
  “只不过,这段记忆,或许并不是那么的……和谐,美好。”
  心魔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刻意延长的尾调,还有故意留下的暗示……无不让叶子衿对这段记忆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六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究竟受到了何种强大的刺激,迫使自己的大脑主动封存了那段记忆?
  叶子衿深吸一口气。
  就在心魔逐渐扬起得逞笑容的时候,他……
  开始做起了第二套全国小学生广播体操——初升的太阳!
  “预备节!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心魔:“???”
  看着眼前又唱又跳的叶子衿,心魔迷了。
  这说得好好的,咋还忽然跳开了?
  “你什么意思?”心魔的情绪有些不连贯了。
  叶子衿笑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伸手抬脚,螺旋打转,原地蹦跳。但,就是不会点头!”
  诚然,叶子衿对自己那段消失的记忆很感兴趣。
  但,如果恢复自己记忆的那个人,明显就是一个反派角色,那叶子衿宁可不要这段记忆!
  这种套路,同样已经被各大电视剧小说玩烂了。
  反派出现,给失忆的某角色释放善意,假装助其恢复记忆。
  但实际上,反派恢复的往往是片面的、残缺的一小部分记忆,而且这些记忆一般都是残忍冷血的片段。
  而通过这段迷惑性十足的记忆,这个被盯上的苦逼角色就开始不断崩溃,然后黑化。
  最后的结局,也差不多就是那么几种。要么死个老婆或者死个兄弟,最后自己大彻大悟;要么自己不断发狂,然后被真正的主角杀死,死前才恢复真正的记忆。
  对于这种剧情,叶子衿只有一种态度——坚定拒绝!
  心魔不甘心地说道:“你难道不想恢复记忆吗?你难道不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子衿点了点头:“想。但如果帮我恢复记忆的是你这种一看就是反派的角色,那我宁可不恢复这段记忆!”
  一边说着,叶子衿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心魔咬牙切齿:“我是真心帮你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咱们都是叶子衿……等等,你脱裤子干什么?!”
  叶子衿嘿嘿一笑:“你不是说你就是我吗?呵呵,那就跟我来一起快活啊?”
  话音未落,叶子衿彻底脱掉裤子,开始不断前后耸动腰肢。
  一边耸动,一边嘴角扬起,露出了哲学无比的笑容。
  心魔:“???”
  心魔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但叶子衿此时却是更加兴奋。他甚至脱下了自己的长袍,把上半身也彻底漏出。
  然后他看向心魔,眼中露出了兴趣十足的神色:“既然你是我的心魔,那应该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吧?”
  “快,脱衣服。我想以外人视角看看,我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
  心魔面色一变:“不要闹了!我在说正经事!”
  叶子衿嘿嘿一笑,主动走上前:“没闹啊,我也在说正事呢。”
  忽然叶子衿一个飞扑,直接将心魔扑在了地上。而后手臂一用力,直接将心魔的黑色长袍撕出一个破洞。
  心魔吓得脸色发白,瞳孔骤缩,就连声音都变了样:“叶子衿!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叶子衿只是维持着笑脸,继续将手伸向心魔的裤腰带。
  蓬!
  气雾炸开。
  心魔忽然彻底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心魔,竟然被叶子衿吓得狼狈逃窜,自我毁灭!
  而空中古老苍凉的声音,也再次响起:“你已成功战胜敌人。”
  “恭喜你,成功通关地榜挑战。”
  “切。”
  看着空空如也的身下,叶子衿不屑地撇了撇嘴。
  就凭你,也配称作叶子衿?
  ……
  仙灵学院,地榜附近,人声鼎沸。
  “亲爱的,这就是你们学院的地榜吗?”
  一个女孩搂着一个男学员,娇声说道。
  男学员扬起下巴,哈哈大笑:“没错!这就是地榜,记载着我们二年级最强百人的排行榜!”
  “而我,就是地榜第一百名的超级狠人路仁甲!即便在整个学院,我都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女孩眼冒金光,双腿颤抖:“哇!亲爱的好棒!我要给你生猴子!”
  路仁甲鼻孔朝天,一边啃手指头,一边哈哈狂笑:“低调,低调!”
  “咦,可是亲爱的,第一百名不是你啊。”
  女孩看了看排行榜,忽然疑惑地说道:“你是不是被人顶下去了?”
  路仁甲脸色狂变:“什么?”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排行榜,发现不仅是自己,就连排在自己前面的几人,也都纷纷下降了一名。
  视线不断上移,最终定格在地榜的榜首。路仁甲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猛地咬断了自己的长指甲。
  而他,也嘶声吼出了他在本书中的最后一句台词:“竟然是榜首易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