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28章 其乐融融?

  “去去去,在这瞎炫耀啥。”
  王阿姨“恰到好处”地拍了拍谭舟的肩膀:“在呵佛大学读个书,拿了点奖学金,就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了?”
  “我告诉你,你也就比国内那些烂大学毕业的学生要好一点。不能骄傲,懂吗?”
  叶子衿:“……”
  好气哦。
  想给你来一发万剑归宗。
  林晓梦悄悄拍了拍叶子衿的大腿。
  忍住,忍住。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来来来,吃饭吃饭。”
  姑姑叶海萍将一道菜端了上来。
  谭舟立马站起身,举起双手:“叶阿姨,我来帮您?”
  虽然话是这么说着,但他丝毫没有离开座位的意思。
  姑父赵平安急忙说道:“诶别别别,快坐下,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
  “子衿啊,学着点人家谭舟。去,帮你姑姑端菜去。”
  叶子衿:“……”
  站起身,叶子衿走到厨房,开始帮姑姑叶海萍端菜。
  等叶子衿将菜品端到桌子上时,那边的谭舟居然主动跟林晓梦搭起了话。
  “林晓……梦,你是叶子衿的女朋友?”
  “对啊。”林晓梦点了点头。
  “嗨呀,这年头,叶子衿这样的都能找见女朋友了。我们这些从呵佛毕业的留学生,反而是要担心一辈子打光棍咯。”
  林晓梦眨了眨眼睛:“听你的意思……叶子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那可不?”
  谭舟屁股一挪,直接坐在了叶子衿的位置上,凑到了林晓梦的身边:“我给你说啊,虽然我搬来不到半年。但是叶子衿的事情,赵叔叔还是有讲过的。”
  “听说他学习不好,性格孤僻,又不爱交朋友……啊,这也只是我听说啊,可不是以貌取人。”
  “毕竟我们呵佛大学的教授曾经讲过,绝对不能以貌取人。不过作为朋友,我还是想提醒一句……”
  “咳咳。”
  叶子衿开口道:“谭舟同学,麻烦让一让,谢谢。”
  “哦哦,好好好。”
  谭舟恋恋不舍地让开了座位。
  “来,大家举杯。”
  姑父赵平安说道:“今天呢,没有别的意思。主要是庆祝咱们的谭舟,小谭,从呵佛大学正式毕业,学成归来。”
  “同时也祝小谭日后工作顺利,一帆风顺!”
  王阿姨满脸笑容:“谢谢谢谢,以后啊,咱们两家也要多多往来。来,干杯!”
  “干杯!”
  喝完酒,姑父赵平安招呼着大家:“来来来,吃菜吃菜。”
  “小谭啊,来,叔叔给你夹个红烧狮子头。希望你今后,在事业上红红火火,在生活上开运吉祥!”
  谭舟急忙站起来,感慨地说道:“太谢谢叔叔了。确实,在我们呵佛大学,国内的红烧狮子头非常罕见呐。”
  “即便我能穿得起限量AJ,买得起五位数的手表。但是这家乡的红烧狮子头,却实实在在没办法尝到啊!”
  说着,他夹着狮子头,又看向了叶子衿:“子衿老弟啊,我在呵佛大学上课的时候,经常会羡慕你的生活啊。”
  “虽然你读的大学不太好,但是却能时刻品尝到实惠而又美味的家乡菜肴。哪像我,远在呵佛大学,每天只能吃看上去很昂贵的牛排,根本无法纾解心中思乡的愁绪。”
  叶子衿:“……”
  这个人好欠啊!
  我忍不住啦!
  万剑归宗已经消除不了我心中的火气了,至少要炎灵爆才行!
  林晓梦轻咳两声。
  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
  就当磨练自己的心境了!
  “对了,子衿啊,你这半年都到哪去了?”
  王阿姨忽然开口问道。
  叶子衿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原本打算去南方打工,路上却不小心丢了手机。远在南方也没什么亲人,身上也没零钱,就只能一边打工,一边暂住在桥洞里。”
  “总之这半年没有联系大家,真的很抱歉。”
  听到这,谭舟又开口了:“子衿老弟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离家在外,哪怕再忙,再落魄,也要向家里报个平安才是。”
  “你看谭哥我。虽然远在呵佛大学读书,但是经常还是会跟家人联络的。哪怕生活再忙,也不能忽视了家人啊。”
  “不过子衿老弟,我看你身上穿的这一身,应该是cos服装吧?虽然这种衣服不算太贵,但是能买得起这种衣服,我想你应该也混得不错了吧。”
  谭舟热情地拍了拍叶子衿的肩膀。
  叶子衿干笑道:“一般般,一般般,勉强糊口而已。”
  “子衿老弟,你放心。既然谭哥我回来了,有麻烦的话,就直接找我。”
  谭舟直接亮出自己的维信二维码:“来来来,子衿老弟,晓梦妹妹,你们两个都加一下我的维信吧。”
  “以后遇到了困难,直接维信给我留言。虽然我刚从呵佛大学回来,年薪五十万,不算太多。但是一般的小忙还是能帮的起的!”
  林晓梦:“……”
  直接就开始叫妹妹了吗?好欠扁哦!
  叶子衿抖了抖嘴角:“不好意思,我们俩都没手机。”
  谭舟还想再说什么,姑父赵平安忽然举起酒杯说道:“诶,不聊这些话题了。”
  “今天主要是给小谭庆祝。虽然我们家子衿刚刚回来,但是事情要有主次之别。来,大家再碰一个。”
  “来,干杯!”
  借助仰头抿酒的功夫,林晓梦微微瞥了一眼叶子衿。
  向来自信满满,处理事情游刃有余的叶子衿,此时却满是尴尬和窘迫之色。
  细眉微皱,林晓梦愈发觉得,这一家人的关系实在是怪异无比。
  虽然是侄子,但好歹也抚养了这么多年。现在自己的侄子失踪半年忽然回归,这对夫妻却并没有露出正常人应有的喜悦之色。
  甚至一个刚搬来半年的邻居,似乎都要比叶子衿这个养育多年的亲侄儿重要。
  这一家子,到底有着什么奇怪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