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19章 战天陨落!

  “本座,血手仓图!”
  身穿红衣的汉子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而这笑容,直接将战天老祖骇得面色狂变。
  血手仓图!
  竟然是这个以越级战斗而闻名的狠人!
  传说他十年前就已经能斩杀通玄。现在十年过去,他的实力岂不是愈发恐怖!
  “呵呵,这就是你的底牌吗?”
  下方的张延依旧在冷嘲热讽:“区区一个半步通玄,也敢在战天老祖面前猖獗?李泽晨,没有用的!”
  “通玄境强者,可不是你们这种半吊子货能抗衡的!”
  张延有了通玄境老祖撑腰,骨子里对佣兵的蔑视,以及对叶子衿刚才算计自己的不爽,便再次爆发出来。
  只有旁边的全叔还算冷静,他敏锐地发现了老祖神态上的异常:“少爷,恐怕有些不对劲。”
  高空上,一身血衣的血手仓图,戏谑地盯着眼前的战天老祖。
  战天老祖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竟然是你!哼,这群小子还真舍得啊,我记得雇佣你可是需要花费天价仙灵币的吧。”
  “离开这里。三天后,我们张家出双倍的报酬!”
  血手仓图笑了:“这次的雇主可是诚意满满,直接是一次性全款支付。人家都这么对我了,我总不能临阵脱逃吧?”
  “而且这样做的话,可是会滋生心魔的啊。”
  战天老祖的眼皮抖了抖。
  眼看利诱不成,他直接一挥袖袍,甩出一大片浓雾。
  在这浓雾的遮掩下,他的身影仓皇后退,竟是想要逃跑!
  “啧,堂堂家族老祖,竟是如此胆小。”
  宛如鬼魅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战天老祖骇然回头,却已为时已晚!
  唰!
  血色的巨爪凭空生出,战天老祖身形狂退。即便如此,他的腹部依旧被抓得血肉模糊!
  血手仓图周围,浓郁的鲜血之力滂湃无比。趁着战天老祖受伤之时,连续不断地挥舞着自己的手爪。
  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有无数道手爪残影自战天老祖的身前闪过!
  “仙法——不灭金钟罩!!”
  战天老祖低喝一声,金色的光芒迅速凝聚,自他周围形成了一个全方位的坚固护罩。
  此护罩防御力极强,普通的通玄境以下的修士,在不使用强力仙法的前提下,绝对不可能将其攻破!
  但,血手仓图并不是普通的通玄境之下!
  “仙法——血影千刺!”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战天老祖还未缓过神,便见无数道血色残影自血手仓图身前幻化而出,肆意地切割着保护自己的金色护罩。
  在这等密集的攻击下,即便是仙法级别的护罩,也快速产生了一道道裂痕!
  下方,张延目瞪口呆地看着上空中的交战情况。
  怎么可能!
  自家的通玄老祖,竟然被一个半步通玄的佣兵压着打!
  这佣兵,到底是什么来头!
  “破!”
  啪!
  血手仓图怒喝一声。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金色护罩终于彻底破碎,化作了淡淡的金色光点。
  “受死!”
  万千血手归于一处,化作一只血色巨爪,狠狠地抓向战天老祖的头颅。
  战天老祖飞快后退,双手掐起一道玄妙的法决,厉声喝道:“血手仓图!莫要逼得老夫与你同归于尽!”
  “就凭你也配?”
  血红色巨爪陡然加速,战天老祖仓皇规避。
  巨爪狠狠地划过,大量鲜血喷射而出。这一抓,竟是直接断掉了战天老祖的左臂!
  “这是你逼我的!”
  战天老祖竭嘶底里地怒吼道:“神通——暗冥玄雷!”
  天空上,雪花狂乱地飞舞。
  陡然间,一道通体漆黑的玄雷,忽然从天而降,狠狠地向着血手仓图轰杀而来!
  血手仓图攻势一顿,反手一挥。巨大的血色护盾瞬间凝聚,挡在了自己的上方。
  轰——!!!
  看似细小的黑色玄雷,竟直接将血色护盾洞穿!若不是血手仓图反应快,在紧急关头避开要害,这一道细细的玄雷,直接就能洞穿他的脑袋!
  “这就是……神通!”
  尽管肩膀被轰得一片焦黑,但血手仓图的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之色。
  就算有着越级战斗的实力,但他终究只是个半步通玄。
  只有通玄境强者才能施展的神通术法,他还是施展不出来的!
  天空上,阴云快速凝聚,一道道黑色玄雷快速落下,朝着血手仓图轰杀而来。
  但血手仓图嘴角微扬,身影一晃,周围猛地爆发出了一大蓬血雾。
  暗冥玄雷不断落下,但血手仓图的身影在这片血雾中间,变得似真似幻,神鬼莫测!即便是杀伤力极为恐怖的神通,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可恶,可恶啊!噗——”
  战天老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气息逐渐变得萎靡下来。
  他刚刚晋级通玄,一身修为尚不稳固。强行使用消耗极大的神通,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荷!
  而血手仓图,则准确地抓住了这短短一瞬的机会!
  “唰!”
  身形忽现,血手仓图瞬间来到了战天老祖身前。他平举手掌,运足浑身气血,狠狠地对着战天老祖的喉咙斩去。
  战天老祖下意识地仰起脑袋,企图躲避这次的袭击。然而,血手仓图的嘴角忽然微微扬起。
  血色闪过,他的五根指头忽然毫无征兆地瞬间变长。指尖犹如尖锐的小刀,划过了战天老祖的脖子。
  战天老祖的视线忽然不断升高,不断旋转,最后落在了地上。
  自己居然……被枭首了?
  最后产生了这个念头后,战天老祖的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
  ……
  风,依旧在吹。
  雪,依旧在飞舞。
  张延呆呆地望着战场中央,那一袭血袍,凌立空中的身影。
  以及前一刻还威风凛凛,但现在却已经身首异处的战天老祖。
  他懵了。
  不仅是他,所有张氏家族的人,全都懵了。
  “老祖……老祖……陨落了?!”
  不知是谁呢喃了一声。这轻轻的声音,如同一杯冷水倒入翻滚的热油,场面瞬间失控了起来。
  “战天老祖陨落了!”
  “快跑,快跑啊!!”
  “不可能,不可能!战天老祖晋升通玄,怎么可能陨落!”
  张延身后的家族护卫们崩溃了。
  他们竭嘶底里地叫着,向着不同的方向溃散而去。只有全叔和少数几名护卫,依旧守护在张延的身边。
  但饶是如此,他们的脸色同样是苍白无比,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
  空中,血手仓图缓缓飘落,落在了叶子衿的面前。
  叶子衿扫了一眼四散溃逃的护卫,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轻声吩咐道:“交给你了,把他们清理干净吧。”
  血手仓图咧嘴一笑:“没问题。”
  他的笑容中,流露着嗜血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