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64章 老!乡!啊!

  这一场战斗,持续时间并不算长。
  一开始,双方就互爆大招。
  陈小九身后,熟悉的凤凰虚影愈发凝实,一招一式都带有强烈的火属性灵力。
  而仙羽宗的梅明之也不甘示弱。他轮转着手里的大锤,一次次地抵挡着陈小九的进攻。
  只不过在火力全开的陈小九面前,即便他是仙羽宗的亲传弟子,也很快便落了下风。
  最终,陈小九一刀落下,重创梅明之,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赢了!又赢了!”
  “小九学姐牛逼!”
  “666666!”
  “……”
  叶子衿也跟着喊了两声。不过现在的他实在是虚弱无比,所以等陈小九下台后,他就没再继续呼喊,而是准备趁着中间的休息时间,闭目养神。
  不过就在他刚把眼睛闭上时,一块小石头忽然嗑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叶子衿疑惑地转过头,却看见不远处的观众区外,一名蓝衣少女高高举起双手,对着他挥舞着手臂。
  嗯?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眨了眨眼睛,再仔细盯着蓝衣少女瞅了一会后,叶子衿忽然想起来了。
  这不是前几天偶遇的那个仙羽宗王二丫吗?
  看着对方一直在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似乎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叶子衿愣了愣,心中生出几分疑惑。
  这姑娘找自己干嘛?
  站起身,叶子衿朝着观众区的外围走去。
  好在他坐的位置原本就比较靠外。没挤多久,他就挤出了人群密集的观众区。
  “王二丫道友?你这是……”
  “跟我来!”
  蓝衣少女没有多说,只是忽然向着旁边偏僻的小树林跑去。
  叶子衿心头疑惑,跟着追了上去。
  跑了一小会,两人的附近已经没有了外人。而周围的景象,也由热闹的比赛场地,变成了僻静阴暗的小树林。
  叶子衿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下一紧。
  这孤男寡女的,处在这种偏僻的地方,难道对方……对自己图谋不轨?!
  可恶啊,自己现在身体虚弱,灵力匮乏,根本无法反抗!
  看来自己只能乖乖地脱衣服了!
  “你的真名叫叶子衿,是吧?”
  蓝衣少女打断了叶子衿的臆想。她转过身,看向叶子衿,一字一顿地道:“天王盖地虎?”
  叶子衿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蓝衣少女。
  他动了动嘴唇,缓缓说道:“小鸡炖蘑菇?”
  蓝衣少女的眼中猛地发出惊喜的光芒:“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学挖掘机哪家强?!”
  “华夏山东找蓝翔!!”
  两人同时怔在原地。
  而后,同时冲向对方,大声感慨道:“老!乡!啊!”
  紧紧地抓着叶子衿的手,蓝衣少女的眼中满是激动之色:“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我终于又看到地球老乡了!”
  叶子衿同样是激动无比,死死地抓着蓝衣少女的手:“老乡见老乡——”
  蓝衣少女自然地接过话茬:“两眼泪汪汪啊!”
  越说越激动,蓝衣少女竟主动抱住了叶子衿,一上一下地蹦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
  “这到处都是危险flag的修仙世界,总算是不孤单了!”
  叶子衿也激动啊。
  虽然他只来了不到两个月,也结交了很多朋友。但是他们,终归都是异世界的伙伴。
  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仍旧是隐藏着一抹淡淡的孤独。
  没有人理解他玩的那些梗,没有人能听得懂他清奇的吐槽。只有他自己,虚着眼睛,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着这个画风崩坏的世界。
  但是现在,他忽然发现,居然有跟自己一样的地球人,同样来到了修仙世界!
  不管这蓝衣少女的身份如何,善恶如何。但起码在这一刻,叶子衿的内心,已经不再孤独!
  两人泪眼汪汪地搂在一起,又蹦又跳。激动了好久才缓缓分开。
  因为过于激动,蓝衣少女的小脸已经微微泛起了红润。但她的眼中,仍旧流露着喜悦之色。
  她伸出手,放在叶子衿的面前:“我叫林晓梦,仙羽宗亲传弟子。”
  “三年前,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怼了一下,然后就被带到这个修仙世界了。”
  叶子衿握住了蓝衣少女林晓梦的手:“我叫叶子衿,仙灵学院一年级学员。一个多月前,遇到了一个神秘的仙人老爷爷,然后主动传送到这里的。”
  “主动传送?”蓝衣少女林晓梦惊讶道:“厌俗嫉世的普通少年渴望不平凡的生活,然后主动来到了奇妙玄幻的异世界的桥段吗?”
  叶子衿咧开了嘴:“对啊,跟你的过马路被车撞然后重生到异世界的套路来比,已经算是比较新颖了吧?”
  林晓梦也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终于啊,终于有人能听得懂自己的吐槽,并且可以跟上自己的脑回路了!
  “不过我不算是重生哦。我是被路过的宗主搭救,服用了高阶丹药,重新复活。”
  林晓梦笑眯眯地解释道:“然后因为沾染上了什么仙道因果,就被宗主大佬带到这个修仙世界啦!”
  “机遇满满啊兄弟!”叶子衿感慨道:“放在女频小说里,妥妥的女主模板啊!”
  林晓梦嘿嘿一笑:“得了吧。自从来到修仙界,亲身经历了几个致命flag之后,我可就一直老老实实地苟着了。”
  “主动避开各种所谓的奇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离开宗门半步,老老实实宅着修炼……哪有我这么苟的女主角啊。”
  叶子衿竖起大拇指:“做的没错!在这种没有主角光环笼罩的情况下,只有苟着才是硬道理!”
  “猥琐发育——”
  “别浪!”
  两人对视着,会心一笑。
  这种有人懂的感觉,真好!
  ……
  “对了,你是哪个省份的?”
  林晓梦忽然想起了什么:“听你说话的口音,很可能咱们都是北方人哦!”
  “我就是北方的。”叶子衿说道:“S省,Y市!”
  “诶诶诶?”林晓梦睁大了眼睛:“Y市?!”
  叶子衿点了点头:“对啊。”
  林晓梦上下打量着叶子衿,忽然说道:“你今年是不是18岁,然后左胳膊上有两颗黑痣!”
  叶子衿惊了:“你怎么知道?”
  林晓梦愣住了。
  她盯着叶子衿的眼睛,良久,才用不确定的声音问道:“子衿……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