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29章 散场

  “小谭啊,你可真的是年少有为啊。”
  姑父赵平安一边夹菜,一边说道:“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公司高管,年入五十万了。我看啊,等再过两年,别说年入百万了,两百万都是有可能的!”
  王阿姨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我家这孩子啊,从小成绩就好。班里的女同学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白马王子呢!”
  叶子衿内心:“口区。”
  林晓梦内心:“口丕。”
  谭舟满脸谦逊地说道:“都是同学谬赞,谬赞。其实虽然我成绩比较好,考上了呵佛大学。毕业之后又进入了公司高层,年入五十万。”
  “但我还是有一个很大的缺点的。子衿老弟,你知道是什么吗?”
  叶子衿:“???”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有招你惹你吗?
  叶子衿沉吟片刻,忽然笑着说道:“看出来了。谭哥你的酒量一定很差。”
  “嗯?”谭舟疑惑:“为什么这么说?”
  叶子衿呵呵一笑:“你看你,刚喝了两小杯,就开始说醉话了。”
  “来来来,别光喝酒,多吃点菜。”
  谭舟:“……”
  林晓梦:ಥ_ಥ(憋笑)
  “咳咳咳。”谭舟咳嗽了几下,干笑着说道:“子衿老弟说笑了。你老哥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了啊。”
  “同学都在说,我看见女孩子,从来不主动搭讪,从来不跟女生有过多接触,导致我现在还是单身。”
  “唉,没办法。虽然我从呵佛大学毕业,年入五十万,但这一点一直是我的硬伤啊。”
  叶子衿:“……”
  你特么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哈哈哈,来来来,吃菜吃菜。”
  “喝酒喝酒。”
  ……
  接下来的时间里,姑姑叶海萍和姑父赵平安,没有一次主动搭理过叶子衿。
  而虽然邻家少年谭舟经常把话题带到叶子衿身上,但他更多的都是用叶子衿来衬托自己,自卖自夸。
  林晓梦又悄悄瞄了一眼叶子衿。
  怪不得他不想在这种环境待下去。
  换做是她,她也想离开这个家了。
  不,这甚至都不能算是家了吧,只能算是一个能暂时落脚的地方。
  酒足饭饱后,在一片相互恭维的声音中,邻居家的王阿姨带着谭舟走了。
  临走时,谭舟还刻意给林晓梦留了他的维信号,说只要有困难,随时跟他说。
  当邻居两人全都离开时,姑父赵平安摇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说道:“去,帮忙收拾一下碗筷吧。”
  “嗯。”
  叶子衿嗯了一声,刚准备走,姑父却又把他叫住了:“等等,先问你个问题。这次回来,你打算住几天?”
  叶子衿抿了抿嘴:“住不了多久。我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见婷婷一面,然后就走了。”
  “你自己的东西?”姑姑叶海萍在旁边插嘴道:“住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你还……”
  “咳咳。”
  姑父赵平安轻咳两声。姑姑叶海萍这才想起,林晓梦这个外人还在场。
  于是她只是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婷婷还在上学,晚上才回家。”
  赵平安叼着烟,走向了客厅:“她今年高二,还有很多功课要做,而且我看你也挺忙的。你们聊两句就行了,不要互相耽误了。”
  叶子衿点头:“好。”
  “洗碗去吧。”
  “嗯。”
  叶子衿走到厨房开始洗碗。林晓梦左看右看,最终也跟着叶子衿来到了厨房,帮他收拾了起来。
  当所有东西收拾完毕后,叶子衿说了一句“我们先回房间了”,然后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晓梦急忙跟了上去。
  ……
  咔嚓。
  房间门被锁上,叶子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林晓梦一挥手,一片无色透明的光幕笼罩了整个房间。
  这是隔音结界。从现在起,这个房子里传出的任何声音,都无法传递到外界。
  “子衿,这一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布置好隔音结界后,林晓梦立刻就开始了疯狂吐槽:“一个一个装得跟谁似的,真就把你当成仆役来使唤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哪位大帝仙王呢!”
  “还有邻居家那个二比青年,一口一个呵佛大学,张嘴闭嘴年薪五十万。本小姐真想把他捆到火箭上,给他来个原地爆炸,螺旋升天,送他去太空玩旋转火箭!”
  “我现在算是理解你了,为什么这么不想回到地球。要是换做我,我拳头早就抡上去了!”
  “要是再换个脾气更暴躁的,朝着他那张驴脸打一套仙法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叶子衿抖了抖嘴角:“咳咳,打住打住,注意风度。”
  “风度个锤锤!”林晓梦气呼呼地说道:“人家都那么贬低你了,动不动就cue你一下。我都在旁边替你生气呢。”
  叶子衿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个谭舟的人品确实不咋样。不过我姑姑和姑父,就还是不要瞎吐槽了。”
  “为什么?”林晓梦皱眉:“因为他们把你养大吗?”
  “不止是这样。”
  叶子衿叹了口气:“严格来说,是我亲手断送了他们亲生女儿——赵婷婷的梦想。所以他们对我冷漠,厌恶,也都是应该的。”
  “咦?”
  林晓梦疑惑道:“为什么这么说?”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叶子衿缓缓说道:“自九岁那一年,父母相继离世后,我就被姑姑和姑父收养。”
  “起初,他们对我真的很不错,吃穿用度丝毫不输给别人家的孩子。虽然其实他们的根本目的,只是觊觎我父母留给我的财产。但毕竟流淌着同一家族的血脉,他们对我也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姑姑和姑父有一个女儿,名字叫赵婷婷,是我的表妹,比我小两岁。小时候我们经常黏在一起,关系感情非常深。”
  “全家人都知道,她有一个梦想,就是想成为一名舞蹈家。为了她的梦想,姑姑和姑父花费了很大代价,给她报了培训班。而她也每天都在坚持训练,从未喊累放弃。”
  “她的天赋本就不错,再加上刻苦的努力,自然成就不小。从市级比赛到省级比赛,她都拿到了很不错的成绩。”
  “但就在这种时候,意外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