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9章 算计

  沐小语点了点头:“对啊。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降临到了一个猎户的身边。”
  “可是对方的语言……奇奇怪怪的,完全摸不到头脑。”
  “而且我说的话,他们也都听不懂……”
  沐小语一边吃东西,一边有些不满地抱怨起来。
  但是叶子衿却已经无心听她抱怨了。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一直萦绕在心头的违和感,究竟是从何而来。
  “淦,被摆了一道!”
  叶子衿皱起眉头,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诶诶?”沐小语疑惑地看向叶子衿。
  “啊,没,没事。”叶子衿急忙恢复笑容:“就是想到了一些愁人的事情而已。”
  “子衿同学,放心吧!”
  沐小语又拿起一只鸡腿:“你尽管安排计划就行。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
  叶子衿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涌上一抹苦涩。
  自己被算计了。
  不过,算计他的,并不是这囧之大陆里的人,而是仙灵学院里的某人。
  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
  “陆子展。”叶子衿微微眯起了眼睛。
  还是太大意了。
  这异于寻常的生存大挑战,本身就是一个针对叶子衿布下的套。
  首先就是异于寻常的考试方式。
  生存大挑战,既然考察的是学生们的生存能力,那在考试前起码应该让学生实践几次,并授予大家相应的实践经验。
  在完全没有任何实践经验的情况下,忽然让大家进行实践考试。大家的成绩,必然是糟糕无比。
  这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考试。但是现在,这场考试却真真正正地实行了。显然,这场考试,另有目的。
  其次,就是陆子展校长曾经跟叶子衿的谈话。
  叶子衿清楚地记得,陆子展当初告诉过自己。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对抗神秘组织,提前收集古遗物,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毁灭性灾难。
  那么,收集古遗物,需要去哪收集?
  很可能是异世界。
  毕竟那些远古壁画,还有第一件古遗物,都是在异世界出土的。若是想要集齐古遗物,前往异世界进行探寻,肯定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而众所周知,目前绝大多数的异世界,都已经跟修仙大世界统一了文明体系。
  比如温良所在的青尘大陆,他们的语言,货币和修炼体系,都跟大世界一模一样。
  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异世界,跟大世界的文明并不相同。比如地球。
  文明的不同,也就意味着语言的差异。所以对于想要探索异世界的陆子展来说,解决语言差异问题,着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而就在此时,叶子衿走进了陆子展的视线。
  刚刚从弱武位面降临,就掌握了修仙大世界的通用语言。并且北寒洲古遗迹中的部分奇怪的语言(汉字),叶子衿也都能理解。
  所以,陆子展就对叶子衿的语言掌握能力产生了兴趣。因为如果有叶子衿的话,那他在探索异世界时,很有可能完全不用再考虑语言方面的问题!
  于是,为了验证叶子衿的语言共通能力是否真实存在,具体效果如何,陆子展亲自改变了这场生存挑战的内容。
  他将囧之大陆的语言设置成了学院从未教过,甚至有可能是从未在大世界出现过的语言。
  借此机会,他想要看看,叶子衿是否仍旧能够与囧之大陆上的人进行交谈,从而判定叶子衿语言共通的能力强弱!
  当然,为了不让其他毫无经验的学生太早被淘汰,囧之大陆上的人们,也都被他设定成了二傻子。
  “也就是说,这位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校长大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对我的修炼天赋感兴趣。”
  叶子衿叹了口气:“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我的语言共通能力。”
  “然后,为了避免错过重要信息,自己一直让系统的新特权——语言共通处于开启状态。”
  “但是阴差阳错之下,却反而着了陆子展的道。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将这项能力彻底暴露了吧。”
  “不过陆子展也真够可以的。为了验证我一个人的能力,特意把全年级的学生都卷入进来。唉,防不胜防啊。”
  叶子衿摇了摇头,无奈地撇了撇嘴。
  以上这些,都只是他目前的推测。
  但是尽管只是推测,叶子衿却有八九成的把握,自己的推测都是真实的情况。
  毕竟能够临时改变全年级的考试项目。有这份权力,并且能随时监控整个世界的,除了跟自己毫无交集的校董团外,也就只剩下这个学院的校长大人了吧。
  “不过。如果真是陆子展在试探自己,那倒也不是糟糕透顶的事情。”
  叶子衿一边想着,一边也下意识地夹了一口菜。
  “毕竟他们跟自己,目前也算是友善的关系。”
  “嘛,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不要再纠结这个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完成系统姐姐给出的任务吧。”
  ……
  酒足饭饱后,叶子衿和沐小语立刻出发。
  财大气粗地再买下一匹马后,两人一起出了城,直奔四囧帝国的帝都。
  ……
  ……
  ……
  降临这个世界的第六天。
  四囧帝国帝都,皇宫大殿。
  “来者何人?”
  四囧帝国的皇帝端坐朝堂,头顶西瓜,厉声问道。
  喂,你的造型怎么也这么奇怪啊!
  还有你跟三囧帝国的皇帝是什么关系啊,一个榴莲一个西瓜,是商量好的吗?
  “咳咳。”
  叶子衿压下心中的吐槽欲:“在下乃是大囧帝国镇国大将军!”
  “哦?镇国大将军?!”
  “正是!”
  皇帝一脸喜色:“来人,把他拖下去,剁碎了喂骡子!”
  喂,怎么连台词都基本一样啊!
  而且骡子也是不吃肉的吧!
  叶子衿强忍令人蛋疼的吐槽欲,将他劝说三囧皇帝的那一套说辞,用来劝说起四囧皇帝。
  当他分析完毕后,皇帝还未说话,军师却站了出来:“慢着!这位将军,我从你的话语中,感受到了欺骗!”
  叶子衿心中一惊。难道这个军师是为数不多的聪明人?
  却见军师忽然伸出了手,将大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快速地搓了搓。
  叶子衿愣了愣,而后下意识地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军师的手上。
  军师麻溜地收起金子,正色说道:“这位将军,我从你的话语中,感受到了真诚!”
  叶子衿:“……”
  公开受贿?而且是当着皇帝的面受贿?
  目の前で犯.avi?!
  他看了一眼皇帝,发现皇帝大人仍旧在玩着头上的西瓜。
  啊,好吧。叶子衿终于知道为什么四个国家能微妙地保持平衡了。
  因为这四个国家的皇帝,全特么不是正经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