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67章 陌生的回忆

  随着最后一场比赛的落幕,本次的修仙交流大会算是彻底结束了。
  按照惯例,两个势力的领导会最后站出来,为大家致辞。
  不过因为本次交流赛,仙灵学院的校长和仙羽宗宗主都亲自出席。所以致辞的领导也肯定就是这两位大佬无疑了。
  坐在高级看台区后方,看着仙羽宗宗主宫辰奕面带微笑地跟大家说着致辞,林晓梦有些不耐烦地搓了搓自己的手。
  然后,她戳了戳二长老的后背,悄声对他说道:“师父。”
  “怎么了?”
  “我想提前离开。”
  “去干什么?”
  “去尿尿。”
  二长老闻言,慈祥地笑了笑:“那就尿在裤子里吧。”
  林晓梦:“……”
  又过了一会,林晓梦又戳了戳二长老的后背:“师父。”
  “又怎么了?”
  “我尿完了,想去换一条裤子。”
  二长老:“……”
  额头青筋微现,但二长老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暴脾气:“滚滚滚。记住了,别在仙灵学院给老夫惹事。”
  “嘿嘿嘿,不会不会。师父再见!”
  林晓梦猫着腰,一溜烟从后面跑了出去。
  ……
  仙灵学院的小树林入口,人迹罕至。
  林晓梦快步跑到这里,很快就发现了一直在等她的叶子衿。
  “嘿,兄弟!”
  林晓梦挥了挥手,急忙跑到了叶子衿的身边:“呼,差点没跑出来,尿遁都不管用了。”
  叶子衿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有些无奈地说道:“所以为什么咱们要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见面?”
  “你不觉得很有意境吗?”
  林晓梦嘿嘿一笑:“阴暗的森林,罕有人烟的僻静之所。很像那种谍战大片特务接头啊有没有?”
  叶子衿拍了拍林晓梦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兄弟,中二是病,得治。”
  林晓梦:“……”
  “行了,不扯了。”叶子衿找了棵大树根坐了下来:“说说咱们以前认识的经过吧?给我描述一遍的话,说不定我就能想起来点什么了。”
  “行。”
  林晓梦靠在叶子衿边上,开始讲述起自己印象中的故事。
  轻风吹过,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
  周围的寂寥幽静,与远处依稀传来的热闹声音相互映衬,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
  “我记得,那好像是我五岁那一年吧。因为那时候实在是太小,很多细节都已经记不全了。”
  “只不过,令我印象最深的那几个片段,我依旧有着很深的印象。”
  林晓梦的眼中,流露出追忆之色:“那是一个晚上。忘记是什么原因,导致我跟妈妈暂时分开。总之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被两个男人捂住了嘴,强行抱走。”
  “一路上的记忆,也是断断续续,实在是想不起来。但是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在路边吃辣条的小男孩,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看到小男孩拿起了小手机——嗯,就是配给小学生的,按下按钮就能一键拨打电话,但是也只能拨打电话的落后小手机。”
  “只不过,我身边的一个男人发现了他的举动。男人踩碎了他的小手机,然后将小男孩也拖进了小巷。”
  叶子衿眨了眨眼睛:“那个小男孩就是我?”
  “对。”林晓梦说道:“想起来什么了吗?”
  叶子衿摇了摇头:“完全没有。你继续说吧。”
  林晓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中间的一大段记忆,随着慢慢长大,也逐渐变得模糊。”
  “我只记得你一直在安慰我,说你已经打通了爸爸的电话,马上就会有人来救咱们。”
  “又是一段模糊的记忆,之后咱们就被带到了废弃大楼的二楼。嗯,也可能是三楼?这个我也忘了。”
  “站在楼层边缘,前方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密密麻麻的警车。警笛声一直在响,听上去很刺耳,但当时确实让人很有安全感。”
  “毕竟小时候爸妈一直在教导我,只要警察叔叔来了,一切就都没事了。”
  顿了顿,林晓梦看了一眼叶子衿。
  见他仍旧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才继续说道:“接下来的场景,杂乱无序。”
  “男人把我挡在身前,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大声叫嚷。下面的警察拿着喇叭,似乎是在跟男人谈判。”
  “男人越说越激动,冰冷的刀也逐渐陷入我的脖子。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即便过了很久很久,我也依旧无法忘掉。”
  “场面僵持了好久。最终,巨大的声音响起,两个男人倒下了,我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林晓梦说道:“现在想想,应该就是警方的狙击手开枪了吧。幸运的是,因为天色太暗,我并没有清楚地看到两个男人的尸体。”
  “不然,可能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旁边的叶子衿紧皱着眉头。
  整个故事,都让他觉得陌生无比,就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
  但是林晓梦又说了,自己也是故事中的一人。
  自己真的经历过如此惊险的事情吗?
  “之后啊,我被送上了救护车。而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念叨着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林晓梦笑了,眼睛弯成了月牙:“明明只是普通划伤而已,又不是割到了大动脉。上救护车也只是走流程而已,倒是把你给吓得不轻。”
  叶子衿揉着脑袋。
  还是完全没有印象。
  嗯?等等……
  叶子衿忽然问道:“那时候我也才五六岁诶,就已经这么勇了吗?”
  “对啊,我也很惊奇。”林晓梦说道:“不过是你自己告诉我的。你爸是警察,你未来也要当勇敢的警察。”
  叶子衿愣住了。
  他紧皱眉头:“不,不对,我爸不是警察。”
  “……啊?”
  “我爸是无业游民,街头混混。在我八岁那年,跟人火拼,惨死街头。”
  林晓梦愣了愣:“可是那时候的你……就是这么说的啊?”
  “我还刻意记住了你的名字和身上的特征,不会认错人的。”
  “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十几年前,你亲口告诉过我,你的父亲是警察,你以你父亲为豪。”
  叶子衿沉默了。
  他缓缓闭上眼睛。耳边,一直回荡着林晓梦的声音。
  “你的父亲是警察……”
  “是警察……”
  “警察……”
  他的脑袋,也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刺痛感觉。
  ————
  大家能猜到叶子衿小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觉得应该是猜不出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