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18章 后手!

  “吨吨吨……”
  咚!
  酒杯砸在桌子上,叶子衿脸色微红,面带醉意地看向张延:“老哥,你真的是……我老哥!”
  张延同样是面色红润:“你也真的是……我老弟……”
  “哈哈哈哈……”
  默默围观的佣兵:“……”
  雇主大爷,你真就这么喝上了?
  “嗝~张老哥啊……”叶子衿再次给张延倒满一杯酒,摇头晃脑地问道:“最后一杯,不能再喝了。我们得……走了……”
  张延眼睛一瞪:“不行!你得再陪我……多喝几杯!”
  “不行不行不行。”叶子衿连连摇头:“这次……我们可是要去……嗝,古遗迹探险,不能醉酒……误事……”
  “哦?这真是……巧了啊!”张延惊讶地说道:“我们也是要去古遗迹,正好……顺路啊!”
  叶子衿眼神微动,而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故作惊讶地道:“是吗?难道老哥你……也是为了……那个?”
  说到“那个”的时候,叶子衿刻意稍稍压低了声音。
  张延嘿嘿一笑,猥琐地道:“嘿嘿……那当然了,仙灵学院的女学生……那滋味肯定是……极为美妙……嗝,谁不喜欢啊……”
  叶子衿眼皮一跳。
  仙灵学院的女学生?!
  “哼!”
  身后的全叔忽然冷哼一声。
  这一声直击灵魂,直接让张延浑身一震,眼中瞬间变得清醒。
  等等,自己这是怎么了?
  自己居然把计划全给抖出来了?!
  张延霍然抬头,却是对上了叶子衿明亮的眸子。
  “你……”张延指着叶子衿,良久才反应过来:“你在酒里下了药!”
  “呵呵,张兄弟不也是吗?”叶子衿嘴角微微扬起。
  “不,不可能!”张延皱眉:“我的解毒丹怎么会没有效果!”
  “因为我下的是微量的镇静剂,只是让你放松警惕而已。”叶子衿乐呵呵地道:“跟你的毒药不同,我这只是普通的药剂,自然不算在解毒丹的解毒范围内。”
  “你!”
  “张公子,这酒你就慢慢喝吧。临时有事,我们就先撤了哈。”叶子衿站起身,笑眯眯地说道。
  叶子衿并不是毫无理由地就开始套话的。
  毕竟他都不知道张家是个什么家族,哪能知道他们其实是有着秘密行动而来?
  只不过当初张璐和孙凯还在浮空飞舟上时,这个碎嘴的张璐大小姐经常提起“极北冰原的古遗迹”。
  这让叶子衿得出结论,传说中北寒洲出现的古遗迹,就在极北冰原,也就是自己此次的目的地!
  那么,既然张家和仙灵学院的目的都是古遗迹,那自己完全可以试着套套情报。比如张家此行的人员配置,张家与谁有同盟关系之类的。
  如果没有套到,那也不亏。但如果套到了,把这些情报顺路交给小九学姐,说不定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反正都是喝酒,不如套套试试。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与张延喝酒时,叶子衿顺口开始了套路。
  而在药物的帮助下,张延二公子的警惕心逐渐麻醉。顺着叶子衿提出的话题,就说出了自己等人的目的!
  “站住!你们不能走!”
  张延对着身后的护卫命令道:“把他们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准放走!”
  护卫:“……”
  二少爷,您好好看看场上形势再说吧!
  现在是咱们处于劣势啊!
  “张延公子。”叶子衿转过头,重新看向张延:“原本我留在这,确实是有着其他目的。”
  “但是现在,我对仙灵学院的女学生们更感兴趣,所以今天就放你一马。识相的,别挡了小爷的路。”
  “你!大胆!”
  张延气急败坏,但是想到对方确实比自己强大,身上的气势又不由得弱了几分。
  在通玄老祖到来之前,他还是不敢彻底激怒对方。
  “哼。”
  叶子衿哼了一声,加快脚步就往山下赶去。
  但就在此时,惊人的威压忽然从天而降,重重地压在他的肩膀上。
  在这等巨大的威压下,叶子衿直接单膝跪地,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一旁的鬼怨伥团长同样是被压迫得直不起腰。感受着肩膀上的气势,他的脸色顿时大变:“这等威压……这是通玄境大能!”
  张延微微一愣,而后猛然浮现出了惊喜的笑容:“通玄老祖驾到!”
  大雪纷飞,在茫茫的空中,一名身着布衣的老者凌空站立。
  他白发苍苍,面容阴翳,一看就不是好相处之人。
  而他周围的气势更是惊人!所有的雪花在降落到他的周围时,全都被无意中的气息彻底湮灭!
  气定神闲地凌空站立,仅凭威压就让鬼怨伥这个真灵境九重的高手直不起腰!
  这,就是真正的——通玄境大能!
  “战天老祖!”看清楚来人后,张延急忙向前两步,跪在地上:“张家嫡子张延,拜见战天老祖!”
  “老祖!这些佣兵侮蔑家族尊严,盗取家族机密,还欲杀人灭口!请老祖为孩儿做主啊!”
  “哦?还有这等事?”
  空中那名为“战天老祖”的人哼了一声。
  仅仅是这一声,便让所有佣兵倒退数步,大脑被震得发涨。
  实力弱的,甚至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战天老祖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自家后辈肯定是夸大其词。
  眼前这些佣兵或许冒犯到了他。但若说什么侮蔑家族,那肯定都是扯淡。
  但是……
  战天老祖的眼睛扫过了叶子衿队伍里的几位女性。
  “都是完美的修炼炉鼎啊……”战天老祖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而且居然还有一只精灵。哼哼,这精灵的滋味,老夫可还是没尝过的。”
  “正好,老夫刚刚晋级通玄,便拿这些女子的元阴,稳固老夫的修为!”
  一念至此,战天老祖对着叶子衿,伸出了自己的手。
  仅仅是普通的一伸手,但在叶子衿等人的眼中,这只手却犹如天帝之手一般,变得无比巨大!
  在通玄境强者的面前,所有人,都毫无反抗之力!
  巨大的手掌飞快地落下,它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缩在最后方的夏莹。
  看着巨大的手掌快速逼近,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夏莹,忽然抿了抿嘴唇,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她的手心中,隐约有着光芒亮起。
  同一时刻,被强行镇压的温良也是面色焦急。眼看大手逼近,他紧紧地咬着牙关,想要冲破这股强力的镇压之力。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晦暗的光芒。
  旁边的沐小语同样是皱起了眉头。她掐动法决,喃喃自语。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小腹处,一个玄妙的符号忽然亮起。
  叶子衿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伙伴们的异常举动。
  他单膝跪地,脸上仅仅是浮现出了明显的遗憾之色。
  没错,遗憾!
  “太可惜了。”叶子衿摇了摇头:“呵呵,居然只有一位通玄老祖降临,害得我白留了这么多后手了。”
  “张家的战天老祖是吧。可怜你在这黄泉路上,没有其他老祖给你作伴了。”
  战天老祖冷哼一声。这连真灵境都不到的毛头小子,已经被自己压迫得失心疯了吗?
  张延也在那里哈哈狂笑:“装,你接着装!我看你还能装到几时!”
  “你的靠山不就是那个佣兵吗?哼,可惜你还是太莽撞了!”
  “在我战天老祖面前,真灵境,就是渣渣!”
  面对张延的冷嘲热讽,叶子衿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
  巨大的手掌继续伸出。然而,就在他即将触碰到夏莹之时——
  一只血红的手掌,忽然从旁边伸出,狠狠地与战天老祖的巨型掌印轰在一起。
  明明是很小的一只手,却直接将这巨型掌印彻底轰散!
  与此同时,一道血红的身影忽然出现,犹如嗜血的野兽般,恶狠狠地扑向了凌立高空的战天老祖。
  战天老祖脸色微变,急忙运起步法灵技,与这红衣人影拉开了距离。
  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战天老祖凝声说道:“半步通玄?阁下是谁?”
  红衣人影咧嘴一笑,但他发出的声音,却让战天老祖脸色狂变。
  “本座,血手仓图!”
  ————
  有幸见到2020.02.0220:20的夜晚
  不知2121.12.1221:21那一刻,会是何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