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72章 陆子展的邀请

  “另一个世界也有类似的古遗迹?!”叶子衿惊了。
  陆子展点了点头:“只不过奇怪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古遗迹中,里面的壁画内容却是有所不同。”
  “前面的壁画,跟上一个世界的古遗迹中,所展示的壁画基本类似。都是描述了灭世的灾祸即将降临,天空与大地都被吞噬。”
  “只是,第二个古遗迹中,多出了几幅不太一样的壁画。”
  “在这些多出来的壁画上,同样刻画了一个类似于救世主的人物。只不过这一次的救世主,手里拿的却不是九个雕塑,而是四个奇怪的立方体。”
  “拿着四个立方体,救世主愁容满面,似乎是在懊悔着什么。只不过下一幅壁画上,四个立方体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九个熟悉的小雕塑。”
  “最后一张壁画,就又与前一幅壁画类似了。救世主用九个小雕塑,摆放了同样的大阵。”
  “大阵启动,邪恶退散。救世主的脸上,布满了笑容。”
  陆子展顿了顿,看向了叶子衿:“两个世界出现同样的古遗迹,我想,这应该就不会是区区玩笑这么简单了。”
  叶子衿皱着眉头:“您刚才说的小雕塑……难道就是假王手里的古遗物?”
  “没错。”
  陆子展点了点头:“数年前,我偶然得到了第一个小雕塑。从此之后,小雕塑频频出世。”
  “还有北寒洲古遗迹的出现。这些征兆,都跟前几张壁画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而按照壁画上后来的发展,就是……灾难降临,世界濒临灭亡。”
  叶子衿点了点头:“所以您就派出小九学姐他们,四处寻找小雕塑,以备将来遇到同样的问题时,可以效仿先人,用小雕塑拯救世界?”
  陆子展叹了口气:“这只是原因之一。因为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咱们修仙大世界也会遇到同样的状况。”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神秘组织的出现。”
  “神秘组织?”叶子衿有点迷了。
  “对。”
  陆子展说道:“几乎是与我同时动手。就在我派出自己的亲信搜寻小雕塑的信息时,他们也派出了人手,与我们抢夺这些小雕塑。”
  “不仅如此,这些神秘组织的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暴虐无比。除了抢夺小雕塑之外,他们还在世界各地引发骚乱,甚至明目张胆与咱们仙灵学院为敌。”
  “就你知道的,那次沉睡森林真假兽王事件,就是神秘组织的人搞的鬼。”
  叶子衿奇怪地问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想要促进世界的毁灭吗?”
  “可如果世界都毁灭了,那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陆子展摇了摇头:“这一点我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神秘组织的人绝对是敌非友。他们抢夺小雕塑,绝对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叶子衿微微垂首,脑海中不断地消化着刚刚获得的这些信息。
  简单来说就是,陆子展判断小雕塑有可能拯救世界,于是开始收集它们。
  但是神秘组织横空出世,不仅抢夺小雕塑,还到处滥杀无辜,兴风作浪,并且对仙灵学院有很明显的敌意。
  于是,虽然并不能确定小雕塑的具体作用,但陆子展却是铁了心与神秘组织对抗到底。
  毕竟这种组织实在是太过神秘。若是放任他们完成自己的目标,那对仙灵学院会造成什么后果,简直不可估量。
  “还有一个问题。”
  叶子衿问道:“以咱们学院的底蕴,还斗不过那个神秘组织吗?”
  陆子展叹了一口气:“这就又要提到学校的校董团了。”
  “仙灵学院,是由很久以前的一位超级大能主导,联合数名大能共同建立。”
  “这些顶尖大能组成了最初的校董团。他们推举出一个人成为校长,表面上校长能够统御全局,但实际上,每一次重大决策,都是由校董团共同商议所决定的。”
  “学院的强者调动权和经济财产权,也都归校董团所有。”
  “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一些大能葬入了学院的祖地,陷入几乎无休止的沉睡,以此延长自己的寿命。”
  “也有一部分大能,突破瓶颈,实力大涨,最终云游世界,不知所踪。”
  “而校董团和校长的人选,也一代代地传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只不过,修仙界长达数万年的和平,让大家都放松了警惕。而校董团的这些人,也不再是单纯地进行决策。”
  “他们开始产生私心,独占修炼资源,把控实际权力。他们沐浴在先祖们的荣光之下,逐渐骄傲自满,认为当今的修仙界,已经无人能撼动学院的地位。”
  “所谓的神秘组织,小雕塑,灭世之灾,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的玩笑而已。”
  叶子衿惊了:“校董团的人都这么没脑子吗?”
  陆子展摇了摇头:“不是他们没脑子,是学院制度的弊端。”
  “校董团的这些老家伙,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已经足足上千年了。”
  “他们自知无法突破桎梏,便打算利用校董团的权力,给自己的族人亲友谋取私利。”
  “持续上千年的腐败,足以让任何一个心境笃实的修炼者堕落。”
  “虽然当真正的灾难来临时,校董团依旧会齐心协力,共同对敌。但是那个时候,恐怕就已经为时已晚了。”
  叶子衿了然地点了点头:“所以,您现在就是在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以便将来灾难来临时,能够力挽狂澜?”
  陆子展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校董团的老头子,大部分都是学院老祖们的后代。他们对自家先祖的实力实在太自信了。他们总认为,有了什么困难,只要唤出老祖就能解决。”
  “所以他们完全没有担心什么神秘组织的问题。反而因为我调用人手,他们担心我会趁机夺权,分走他们的利益。”
  “所以,他们用校董团的决策权,禁止了我大量召集人手的行为。”
  “但是我还是很担心。所以,我偷偷召集了少部分人手,秘密地派遣他们继续进行古遗物,也就是小雕塑的搜索。”
  陆子展抿了一口桌子上的水,看向叶子衿:“小九和若雨,都是我的手下。”
  “这,就是事件的全部经过。”
  叶子衿沉默片刻后,看着陆子展的眼睛说道:“陆校长,那您找我来是为了……”
  陆子展一字一顿地道:“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一起寻找剩余的古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