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界第一毒瘤 > 第49章 地榜挑战:我,是你的心魔

  “流云剑诀——飞鹤式!”
  “仙法——万剑归宗!”
  十几道长剑飞快射出,直接将圣战天使的翅膀钉在了地面上。
  圣战天使厉声说道:“你这是在渎神!你的灵魂会堕入地狱,无时无刻遭受折磨!”
  叶子衿撇了撇嘴:“退场台词一个比一个拉风。有这打嘴炮的功夫,你还不如想办法多反抗两下呢。”
  一剑斩下,圣战天使美目圆睁,命丧九泉。
  ……
  第八层,万年尸王。
  这一战,是叶子衿进入地榜挑战以来,最艰难的一战。
  前面的那些楼层镇守者,每人都有着各自的长处和缺陷。
  只要洞察对方的缺陷,再加上自己修为境界上的优势,迅速解决掉敌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这第八层的镇守者万年尸王,纯粹就是在考验学员的持久力。
  万年尸王,修为真灵境二重,比叶子衿还高了那么一重。
  没有特别畏惧的灵根属性,可用利爪近战攻击,也可喷涂唾液或者利用长舌头进行远程攻击。
  身上皮肤犹如铁壁一般,难以切割。移动速度虽然不快,但也绝对算不上慢。
  在这一层,叶子衿用了拳法,用了剑诀,又用了仙法。
  除此之外,他还耗费了两瓶全治疗药剂,可依旧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
  “哈……哈……”
  灵力即将耗尽,叶子衿无奈地看着仍旧生龙活虎的万年尸王。
  “仅仅是第八层的镇守者,就有如此变态的实力了么……”
  喘着气,叶子衿再次避开了万年尸王灵巧的舌头。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
  “没想到,仅仅是第八层,就已经逼得我需要使用这个压箱底的招式了啊。”
  叶子衿伸出右手。手心处,赤红色的灵力迅速凝聚。
  而他体内,本就不多的灵力更是在飞速减少。
  万年尸王低吼一声,伸出利爪,再一次恶狠狠地朝叶子衿扑来。
  只不过这一次,叶子衿并未后撤。
  他,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左手掌心,竟也有着不俗的灵力的波动!
  “唉,本来不想依赖这一招的。”
  “毕竟,这可是我打算一直隐藏起来的底牌啊。”
  因为灵力损耗过度,叶子衿的脸色十分苍白。但他的嘴角,却是微微扬起。
  ……
  “你已击败敌人:万年尸王。”
  “第八层,通过。”
  叶子衿长舒一口气,就欲立刻原地坐下,打坐调息。
  只不过,天空中的声音并未有丝毫停顿,而是继续说道:“欢迎来到——地榜挑战第九层。”
  “敌人已经苏醒。请做好准备。”
  叶子衿:“???”
  没有调息时间了?
  这还打个毛线?自己这一身灵力已经被万年尸王榨干了啊!
  但是输人不输阵。即便这场战斗很可能会输,然而就算是退场,也要用最豪迈的姿态退场!
  抱着这样的想法,叶子衿撑起虚弱的身子。他昂首挺胸,背负双手,眼神微眯,目光漠然地注视着前方的黑暗。
  只不过,从黑暗中传出来的声音,却是让叶子衿瞪大了双眼。
  “呵呵……即便已经耗尽了灵力,但依旧强撑着不倒下吗?”
  “真不愧是你呢,叶子衿。”
  浓郁的黑暗中,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叶子衿瞪圆了眼睛:“竟然是你?”
  来人淡然一笑:“没错,是我。”
  叶子衿惊呼出声:“你竟然是——”
  来人轻哼一声:“我就是——”
  叶子衿:“……是谁啊?”
  来人:“???”
  “你不认识我还瞎叫唤个屁啊!”
  叶子衿嘿嘿一笑:“周围太黑了,一点光线都没有,完全看不清你的脸啊。”
  “哼。”
  啪!
  来人打了一个响指。
  犹如灯光的开关忽然被打开,整片世界,忽然充满了光亮。
  而叶子衿,也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来人。
  “你?!”叶子衿真的惊了:“你怎么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站在对面的人,跟叶子衿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身材!
  唯一不同的,就是叶子衿穿着蓝白色学员制服。而对面这人,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袍。
  “呵呵,这回终于看清了吗。”
  对面的人笑了笑:“不仅长得一样,就连咱们的记忆,都是一模一样的。”
  “因为我,就是你的心魔啊。”
  心魔露出一丝邪魅的笑,缓缓凑到了叶子衿的身边:“所以说,你会狠下心,杀死你自……”
  噗呲!
  心魔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肚子就已经被雪月魂扎了个窟窿。
  心魔:“……”
  心魔的表情僵住了。他脸色苍白,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而突然发动袭击的叶子衿也不好受。他也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可置信地低下了头。
  两个叶子衿的肚子,竟同时溢出了汩汩鲜血。
  “居然是传说中的伤害同步吗?”叶子衿拿出全治疗药剂,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肚子上的伤势很快恢复。但是对面的心魔叶子衿,他的伤口也莫名消失。
  叶子衿皱了皱眉。居然连恢复伤势都是同步的。
  “咳咳,杀伐果断,毫不犹豫,该说真不愧是你呢。”
  心魔重新站起,强行维持起自己的风度气质:“不过,你真的忍心……”
  噗呲!
  长剑斩下,叶子衿自己的胸前,多出了一道伤口。
  心魔的话被生生打断。因为他的胸前,也多出了一道伤口。
  “嗯……砍自己的话,对面也会受伤。看来无论谁受伤,伤口都会同时出现在另一个人的同一个位置上。”
  又灌下几口全治疗药剂,叶子衿摇头晃脑。
  心魔大声咆哮:“喂,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啊!”
  叶子衿收回长剑,点了点头:“好的好的,你继续。”
  心魔深吸一口气,似是在平息自己的怒意。
  而后他重新扬起嘴角,缓缓地说道:“我,是你的心魔,是你内心中最黑暗的一面。”
  “现在的你,已经被无尽的黑暗所束缚。你的心,也即将……彻底沉沦。”
  叶子衿面色慌张:“什么?我要被一直束缚在这里了吗?”
  心魔邪魅一笑:“没错,你要被一直束缚在这里了。”
  叶子衿面色一变:“可恶,那我只好乖乖被绑起来了。”
  心魔哈哈狂笑:“没错,那你只好乖乖……等等你说什么?”
  叶子衿解下自己的腰带,递给了对面的心魔:“快,把我给绑起来吧,要绑得漂亮一些哦。”
  心魔一巴掌打掉腰带,怒声说道:“你给我正经一点啊!”
  “呼……”
  忽然,心魔笑了:“叶子衿,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暗自恢复灵力,然后通过炎灵爆将我秒杀。”
  “在你看来,同归于尽的话,应该勉强也算得上通关地榜挑战了,对吧?”
  眼看计划被识破,叶子衿也不装了,乐乐呵呵地说道:“聪明,不愧是我的心魔。”
  心魔摇了摇头:“这么干脆地毁灭我,当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我刚才说过。我是你的心魔,我有着和你一样的记忆。并且我的记忆,从一开始,就完完整整地存在着。”
  心魔再次缓缓靠近叶子衿。他的声音,就如同来自九幽的恶魔,充满了诱惑:“你,难道就不想知道……”
  “自己六岁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子衿的笑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