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师兄太弱了 > 第六十八章 气血丹的散出

  “红英,你怎么会被罚在这里?”
  司春雁悄悄来到丹洞,此时,她即怕荼白知道她来了药丸峰,又想见到荼白。
  怕当然是因为担心荼白不让她见闻人红英,撵她走。
  想见荼白,自然是因为贪恋荼白的盛世美颜,毕竟有机会跟师兄花前月下的话,朋友还算个什么,直接抛在脑后就好。
  岂不知,若没有荼白的准许,她哪有机会上得了药丸峰。
  荼白虽罚了小师妹闭关思过,但总不忍她一个人百无聊赖,见司春雁偷偷爬上药丸峰陪伴小师妹,索性就睁一眼闭一眼罢了。
  闻人红英也很郁闷,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师兄居然想罚就罚她,简直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可是,她又不想惹师兄生气,只好乖乖领罚。
  最最关键的是,师父那个没义气的家伙,居然扔下她独自承受师兄的怒气,自己跑了,简直半点义气都没有。
  “估计是师兄心情不好,然后我还误会他要自杀,所以惹毛了师兄吧……”闻人红英猜测道。
  “心情不好?自杀?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没打听打听吗?”司春雁听到这些,眼睛都亮了起来。
  “没来得及……”闻人红英叹息。
  她哪里想到师兄的怒火如狂风暴雨一样来得万分突然,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她就被关在了这里。
  虽然丹洞放置的都是药丸峰丹道的各种典籍,可以任由她翻找学习,不妨碍她一心研究丹药,但被关禁闭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连师兄都看不到,当真让人心绪烦乱。
  “这样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看来你只能等师兄消气了才能出来。”司春雁也跟着惆怅起来。
  闻人红英被关禁闭,司春雁自然找不到每天来药丸峰的借口,看不到师兄的盛世美颜,她的心情也低落了几分。
  不过……
  “我跟你说,望海宗的大小姐喜欢……”
  “何泛?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还有,首席弟子选拔……”
  “那我们药丸峰太吃亏了……”
  ……
  一通八卦之后,闻人红英终于知道了宗内最新流行的消息。
  她万万想不到,何泛居然被望海宗的大小姐追着跑,这新闻简直可以当选隐贤宗今年八卦之首!
  不过惊讶感叹之余,她也感受到了万分压力,他们药丸峰只有她和荼白两名弟子,那岂不是意味着她要进入他们这一届弟子的前十名?
  这任务也太难了吧!
  貌似她没有那么优秀,面对宗门内的众多精英弟子,很有压力好吧!
  还有师兄,师兄虽然用符篆攻势打败了甄灿,可那毕竟不是他本身的实力。
  而且师兄比甄灿早入门一百二十年,师兄那一届的弟子,要么已经晋级长老,要么已经达到化神初期,师兄那么弱,就算是凭借符篆攻势,也打不过啊!
  而且,人家入门那么多年,就是再穷也比他们有钱,就算砸灵石他们也砸不过啊,真的好惆怅!
  要是他们两个都晋级失败,那药丸峰的福利就没有了,师父药丸峰峰主的职位也没有了,那他们还能保得住药丸峰吗?!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闻人红英再次坚定了努力修行、炼制丹药、勤修毒术的决心。
  之前遭遇绑架之时,她的毒药居然不管用,看来是她炼毒的方法太常规。
  现在,她要打破禁忌,尝试全新的炼毒之法,争取早日做到毒药一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红英,我不太舒服,听说你炼制了气血丹,送我两瓶呗?”司春雁做了个捂肚子的动作,其用意不言而喻。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毛病,但红英师妹这里有可以让她舒服的丹药,那她为什么不拿点儿去用呢?
  “这个,我师兄不让我把气血丹送人……”闻人红英犹豫道。
  “什么?你师兄连你那个都管?!”
  司春雁满眼震惊,难道荼白师兄和红英师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打破了世俗的禁忌?
  “你想什么呢!”闻人红英满脸通红,这个春雁师姐就是思维太过跳跃,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师兄担心我炼制的丹药有副作用,对,就是这样,不让我随便送人。”
  闻人红英搞不明白荼白为什么不让她售卖气血丹,也不让她送人,但师兄说的话总有道理,她听话照做,顺便再帮师兄想个理由就好。
  “额,我记得你吃过,有副作用吗?”
  这么一说的话,司春雁也有些犹豫,她还记得她之前中招的事情,不由确认起这丹药的药效来。
  “没有,而且吃了以后气血旺盛,肚子也不疼。”闻人红英十分肯定。
  这么好用的丹药师兄说封就给封了,当真奇怪。
  “那还怕什么,送我几瓶,反正师兄也不知道。”
  闻人红英犹豫了一下,偷偷拿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应该没问题吧?
  “那这样,你就说你抢了我的丹药,然后不小心遗落了灵石在我这里,被我捡到了。”闻人红英笑得像头小狐狸,十分狡黠。
  她觉得这样的话,理由就充分了。
  司春雁抢她丹药,她又打不过,丹药被抢走,不算她的错吧!
  最关键的是还有灵石拿,嘿嘿嘿!
  “什么?我抢的?还要灵石?你也太不够义气,怎么跟你师傅一模一样!”
  “这些东西都是有成本的啊,还是我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最多给你打九五折。”
  “八折,我来五瓶!”
  “你要这么多干什么?”闻人红英满眼好奇。
  “我跟你说,我师娘一直想要个女儿,她都已经好几百岁了,气血不足,不知道还行不行,我把这个送给她……”
  “啊,这么大年纪还想要孩子,真够辛苦的,你说那么大年纪,还能生吗?”
  “应该可以吧,毕竟是修仙之人……”
  ……
  齐冠岩揉了揉自己被打破的头,最近他娘子的火气越来越旺盛了。
  他也想要一个女儿啊,可现实是,他们暂时还做不到嘛!
  做人,简直太难了!
  听说荼白罚了闻人红英闭关,他自己也闭门不出,整个药丸峰清冷的连老鼠都见不到,卜芥都在外面四处游荡。
  想必他现在去药丸峰找荼白要草木回春丹也得吃闭门羹,索性这段时间,先委屈委屈自己好了。
  头上的血还在流,虽然他这样子已经被众人所习惯,但,他总是还想要脸面的嘛!
  “吃一些益气补血的丹药,明天就能恢复。”
  齐冠岩翻了翻她娘子的药匣,随手找出来一瓶气血丹,服下。
  那一夜,据说,春光明媚,福缘峰的猫叫得十分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