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眷族才不会这么强 > 第六十四章 好像还有隐藏彩蛋 七

  说是小木屋,但其实也只是一个,类似“房车”似的东西。
  由一个年迈的骆魔兽,作为脚力,在骆魔兽宽大厚实地背上,是一个差不多有十平米左右的木头屋子。
  虽然屋顶一类的,看起来都是用的干草作为顶棚...
  可相比,周围那些破烂帐篷来说,这间由魔兽驮着的小木屋,在人类聚集地里,已经算是非常“豪华”了。
  听到少年的喊叫声,最先有反应的,是趴在木屋门前的,另一头犬类魔兽,
  它就像是在为屋内的主人,守着门般。
  这头中型魔犬在发现了,怒气冲冲地少年洛特接近后,立刻直起了身子,黑暗中,嘴角处锋利獠牙隐隐露出。
  “可恶!”
  这一幕下的少年,嘴低再次碎骂着。
  至于脚底下,也只好停下了想要夺门而入的打算。
  洛特有点气急败坏地又喊道:
  “卡尔,你有本事,就别靠着你这头魔兽,给我出来啊!”
  吱呀...
  终于,在洛特的大喊大叫中,似乎是受不了般,木屋的门,缓缓打开了。
  一位黑头发的少年,站在了门口。
  “你大晚上的,鬼叫什么?”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血族做交易,为什么要把娜娜的族长位置,这么拱手相让给别人!”
  呼呼地风声从密林中传来。
  少年洛特,指着木屋前卡尔的鼻子,脸上表情中,充满了质问的感觉。
  不过,反观对面的黑发少年,卡尔的表情,却像是不屑一顾。
  “你要是有本事,就给我拿出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来。”
  “没有血族的援救,我问你,那场倾盆暴雨过后,我们这么多人住在哪里,吃什么,又穿什么?”
  卡尔伸手又指了指环绕在周围的一圈帐篷。
  “你以为,现在的这些帐篷,也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你...”
  一时冲动的洛特。根本就没想过这么多。
  他被卡尔说得有点哑口无言了。
  确实...
  现在他们吃的,用的,穿的,甚至就连住的,也都是来自那位血族大小姐,昨天从学院带来的物资。
  可是...
  不甘...
  深深的不甘与憋屈。
  指甲深入进肉里,洛特还是颇为愤怒地喊道:
  “难道,难道这就是你连一点脸面都不要,只会跪下去,讨好那些其他种族的理由吗!”
  “我告诉你卡尔!”
  “就算你再怎么能讨它们欢心,可别忘了,你也终究还是个人类,这一点永远也改不了!”
  骆魔兽上,木屋门前的黑发少年,居高临下,冷冷地俯视着下方满脸怒容的洛特。
  他没有因为少年的话,而也跟着生气。
  因为对方说的...
  也都的确全部是事实没错。
  然而,正当他打算不做理会,转身回到自己的木屋里时...
  “够了!洛特!”
  追赶着少年而来的年长女孩,娜娜也送算是来到了现场。
  她刚好听到了,洛特大骂黑发少年的那番话。
  女孩愤怒了起来。
  “洛特,这件事不是卡尔一人能决定的,我作为原族长,也同意了他的做法,你要是想骂,也就连同我,一起骂上吧!”
  “娜...娜娜,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得出来相比于黑发少年卡尔,对面的这位年长女孩,娜娜在洛特的心底,还是有极大分量的。
  “我...”
  “可恶!”
  被娜娜这么一番话后,洛特最后地狠狠瞪了一眼,在骆魔兽上的卡尔后,生着闷气地转身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了。
  岛屿上的夜晚又安静了下来...
  当然除了密林中“哗哗”地风声。
  星夜之下,少年洛特的离开,现场剩下的,也就只有卡尔和娜娜两人了。
  两人的目光隔空接触,年长女孩始终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
  叹了口气。
  卡尔冲着地面上的女孩轻声说道:
  “外面冷,进来说吧。”
  “好...”
  这位人类的族长,娜娜默然地点了点头,随后女孩顺着对方抬下的梯子,爬上了木屋。
  木屋内的环境非常简单,除了床以外,就只有一个类似工作台一样的木桌。
  黑发少年,卡尔先是为娜娜倒了一杯烧开的热水。
  之后的他重新回到了工作台前,拿起一根羽毛笔在不停书写着什么。
  就像是,为了不让气氛就陷入这般沉默的安静,卡尔随口问道:
  “小艾玛的病怎么样了?”
  “你给的药方,很有效,艾玛的脸色好很多了已经...”
  因寒冷而冻得苍白地小手紧紧攥着水杯,娜娜说着说着就又底下了头。
  “谢...谢谢你为...我们的付出。”
  “洛特他不是故意的,他...他只是...”
  “好了,放心吧,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都,这种事情我也还是清楚的。”
  工作台前的卡尔,挥手打断了女孩。
  可似乎,正是对方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又一下使得娜娜,被刺激到了一样。
  “卡尔,为什么...为什么不把你做的这些事情,全部都告诉给大家?”
  “明明所有的一切,都...都是你在我的背后...”
  女孩激动地语气,让工作台的卡尔,也终于放下了手头的事情。
  黑发少年转过身去,漆黑的双眸,与娜娜对视着。
  “这个道理,我应该早就告诉过你了吧。”
  “我们人类没有尖牙,没有利爪,也没有什么强大的血脉传承,没有蕴含恐怖力量的躯体,就是这般脆弱的我们,想要在魔族群岛上活下去...”
  “你知道吗,绝境之中,最能让大家激发潜力的,不是什么热血的口号,也不是什么温馨的感动,而是...”
  “一个共同的敌人。”
  嘭!
  女孩愤怒地把水杯扔到了地上。
  娜娜带着些哭腔地,用不理解地语气在喊着。
  “所以...所以这就是你要让自己背上骂名的原因吗!”
  “...”
  起身走到木屋的窗户前,卡尔眺望着,在深夜大风下,人类聚集地中那一个个破烂不堪的帐篷。
  黑发少年的声音,在女孩耳边响起。
  “总要...”
  “有人这么做。”
  仿佛是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卡尔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他话音一转,带上了点轻松的语气,有点感叹般地说道:
  “说起来,我还真是有点期待明天呢。”
  “真没想到堂堂血族大小姐,居然能召唤出一个...人类眷族?”
  “娜娜...”
  说道这里的黑发少年,轻声叫着屋内女孩的名字。
  “所有人类中,我能信任托付的,除了你,也就只有洛特那个笨蛋了,但可惜他实在脑子不太好使,所以接下来...”
  “与那位血族的人类眷族,如何接触,就全要靠你了。”
  “嗯...”
  娜娜乖巧地点了点头。
  女孩脸上露出了坚毅的神色。
  “我会努力的,因为卡尔你说过,这个人类眷族,很有可能,是我们人类在魔族群岛上,能就此崛起的关键转折点!”
  “所以...”
  “无论是他要求什么,我也...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满足他的!”
  烛光下,黑发少年在女孩看不见的地方,攥紧了些手掌。
  他刚要开口安慰似地说些什么:
  “娜娜,我也不是这个意...”
  “别说了卡尔!”
  年长女孩,娜娜一口就将其打断。
  声音中带着颤抖,女孩仿佛陷入了喃喃自语的状态。
  “只允许你为人类付出,就不允许我,为我们人类牺牲了吗?”
  “你之前明明才说过的...”
  “我们人类这个族群...”
  “总要有人,能够站出来!”